【蘋中人】等待將軍58年 秦桂英

出版時間:2019/04/18

作者╱陳德愉
攝影╱羅佳蓉

南國的春天,是一個剛剛從被子裡爬出來的睡人,暖烘烘地、迷迷糊糊地,看著陽光把景色鍍成各種金屬的彩光,像是一場斑斕的夢。

這是屏東縣的新住民市集,就辦在孫立人行館前的廣場上;白色洋樓上罩著三層樓高的大樹,風一吹,樹葉就晃動著把陽光碾碎灑到地上,給這個暖和的夢境上色。下面來來回回的人群講著各種腔調的國語:印尼腔、越南腔、廣東腔,還有許多母語嘰嘰喳喳。年輕的夫妻、小孩,成群結隊的新住民姊妹們,擺攤做生意的,來草地野餐的,熱鬧的不得了。
大樹下搭著一個舞台,4個穿著五顏六色東南亞服飾的少女,戴著一頭黃金飾品,拿著麥克風講著自己的移民故事。台上披肝瀝膽地說個沒完,台下不遠處,秦桂英坐在行館的台階上,靜靜望著台上的女孩們。
雖然沒有向主辦單位申請,秦桂英也有「自己的攤位」:孫立人將軍照片、放大的剪報、他自己的抗戰勳章、參加孫立人「新一軍」打中緬戰爭的路線圖……整齊地排在身旁。
97歲的秦桂英也曾是新住民,那時叫做「外省人」,這個新住民市集不過辦了3年,可是秦桂英看守老長官的家,已經整整58年了。

孫立人戰功彪炳,他領導的新一軍以寡擊眾打敗日軍,名垂戰史。
孫立人戰功彪炳,他領導的新一軍以寡擊眾打敗日軍,名垂戰史。

民國36年,孫立人在鳳山練兵,便住在這棟屋子,直到民國44年被移至台中軟禁。孫立人離開後,這裡曾經荒廢,然後又整修為空軍招待所,直到民國86年移交給縣政府,房子終於開放給民眾使用,目前一樓是書店,二樓是孫立人的紀念館。
現在,秦桂英有時還會搖搖晃晃地在書店的書架間走動,或是拄著拐杖督督督地爬上這棟木造洋房二樓,「伯伯是在檢查我們有沒有把房子弄壞了。」在書店工作的女孩小聲地告訴我。
我跟著他,雖然老了,但是秦桂英的背影還是壯碩的。他一步一頓地艱難爬上狹小的木梯,樓上以前是孫立人的臥室,現在家具都不在了,中間擺著一個真人大小坐在沙發上的蠟像,四周掛滿孫立人的照片與資料。
在這裡,真的能夠紀念孫立人的「展示品」,只有「秦伯伯」吧!我想著。
秦桂英巡了一圈,停在角落,漠然地看著窗外。
伯伯看著的那棟大樓,是什麼地方呢?我問。
旁邊的導覽義工熱心地回答我:
「對面是藍家大宅的舊址,藍家是屏東最有名的家族(藍高川曾任台灣總督府評議員,世代豪富,其子藍家精曾擔任汪精衛政府中將武官,其女藍敏曾為戴笠系統特務),張美英原在藍敏家幫忙家務,孫夫人(二房張晶英)不孕,因此主動為孫將軍納妾張美英。」(元配龔夕濤留在中國未跟來台灣)
「張美英為孫將軍生了二男二女,孫將軍被軟禁時拔除薪俸,孫夫人(張美英)到市場賣菜、賣雞、賣玫瑰花補貼家用,她賣的花被稱為『將軍玫瑰』。」

秦桂英在屏東落地生根,開麵條店營生。
秦桂英在屏東落地生根,開麵條店營生。

為將軍生根台灣 心中最美好時光

這個小女孩,從台南麻豆來到屏東幫傭時,一定想不到命運給她做了這樣的安排吧!經歷戰爭與失敗的男人,在權力的血腥鬥爭裡,偶爾佔個上風,但是很快地又敗下陣來,最終異鄉漂泊。是小女孩像土地一樣地牽住了蒲公英,讓它在這裡開枝散葉綻放花朵。
我看著旁邊的秦桂英,他在屏東已經整整58年,孫子都要考大學了,跟隨孫立人,他也落在這片土地上──。
「我出生於山東陽穀,家中原來是地主,七七事變後,日本人打中國,戰事更激烈,學校沒有了,也沒有老師了,所以我16歲就去當兵。」
「黃埔軍校20期畢業後,(1941年)我參加了中國遠征軍,從印度的加爾各答打到密支那。」
這時,耳朵不太好的秦桂英緩緩地彎下腰,手指自己的背,用非常大的聲音對我喊著:
「我的背上有個槍子兒的大洞!」
「我在密支那負了傷,被丟在路旁啊!」他吼著。
後來,孫立人來了,秦桂英被送進醫院治療,康復後便編入孫立人新編的新一軍。
由孫立人整編的「國民革命軍新編第一軍」,有「藍鷹部隊」、「天下第一軍」之稱,在中印緬戰役中,以寡擊眾擊退日軍,救出7000名英軍及500名西方記者及傳教士,立下震撼國際的戰功。就這樣,秦桂英跟著孫立人,從印度打到泰國。
「孫立人是大官。我看得到他,他看不到我。」濃濃的山東鄉音,可是這幾句很大聲也很清楚,他喊著:「我是崇拜孫立人啊!」
「他是一個好長官,性情很溫和,給自己的部隊,吃也好、穿也好,凡事都先想到自己的部隊。」秦桂英的睫毛都已經掉光了,混濁的眼珠子看住我,眼皮紅紅的,裡面是模模糊糊的兩汪水。
「他長得也漂亮,也有學問,孫立人的部下對他,那真是,那真是……」說到這裡,秦桂英一下子想不出適當的詞表達自己的感情,是赤膽還是忠心?一張臉急著都紅了,我想,應該是無盡的愛吧──從孫立人出事的那一天起,秦桂英在這裡等長官回家,已經整整等了58年了。

孫立人在屏東舊居現已開放給民眾參觀,秦桂英經常到此追憶老長官。
孫立人在屏東舊居現已開放給民眾參觀,秦桂英經常到此追憶老長官。

當年新一軍聲名遠播,孫立人功高震主被其他將領孤立,1947年,他被拔去軍長職務,派到台灣來練兵。那時候秦桂英已經被分編到劉安祺將軍的隊伍,但是他聽說孫立人在台灣當防衛司令,決定留下來尋找孫立人,便沒有跟著劉安祺前往海南島。從山東青島坐船到台灣高雄,到鳳山找到在練兵的孫立人。
「孫立人對我說『如果你要跟我,要靠你自己的能力』,他這樣講,我就去投考了陸軍官校。」
陸軍官校畢業後,秦桂英在鳳山衛武營擔任少校營長。1955年,「孫立人事件」爆發,孫立人部屬郭廷亮少校被指控為匪諜,預謀叛亂,孫立人本人被以「窩藏匪諜」罪名革職軟禁。
這起冤獄牽連孫立人部屬三百多人下獄,我問秦桂英有什麼印象?
97歲的他,一聽到「孫立人事件」,馬上激動起來,「我們沒有看到孫立人要叛變啊,什麼都沒有,他們說孫立人要接總統,所以要打壓他……」他站起身大聲吼叫著。
一個黃著臉樸素的中年女人從圍觀的人群裡竄出來,拍拍秦桂英的背,「你喝水啊喝水啊!」她哄著,原來是守在旁邊的媳婦。
媳婦扶著老伯伯坐下來,秦桂英開始絮絮地告訴我他的遭遇:孫立人事件發生後,他受到牽連,撤了營長職務,「孫立人的部屬統統不能帶兵的。」他一氣之下,在民國50年辦了退役,又回到屏東,在距離孫立人將軍故居不遠的市場頂下一間店面,開始賣麵條。
他為了追尋孫立人而來到屏東,那是他心中最美好、最燦爛的日子。孫立人不在了,但是秦桂英仍然回到這裡來。
後來,他結識了在同一個菜場賣菜的年輕屏東女孩,「她只有18歲,我已經40幾歲了,可是她就是要跟著我啊!」秦桂英說,女孩父母非常反對她嫁給外省人。「可是我公公年輕的時候很帥啊!婆婆就是愛上了,硬要嫁給他。」旁邊的媳婦加進來說。
來台灣前,秦桂英已經娶親,還有2男1女三個孩子,因為戰爭而不得見面,我想,這對秦桂英來說是一件難以面對的事情。
「伯伯,你在台灣是怎麼結婚的?」我問。
「我沒有結婚!」他扁扁嘴。
旁邊的媳婦趕緊向我解釋,公婆有結婚照也有辦戶口登記,只是當年可能沒有請客,沒有傳統婚禮的熱鬧。

曾夢想為國立功 過起賣麵小日子

長官被軟禁、同僚四散、有家歸不得……在最低潮的時候,這個屏東女孩走進他的生命,生了2男2女。在屏東中央市場開了麵店,白天夫妻一同賣麵,晚上全家人就住在店面樓上。那個曾經夢想叱吒風雲為國立功的男人,在這裡過起了小家小室的日子;他來自寒冷的北方,卻在南方落下種子,長出自己也不認識的植物了。
「很多傷心事啊!」秦桂英嘆息,接著對我碎碎念起,兒子在賣麵、女兒賣水果……,這有什麼好傷心的呢?正當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時候,老伯伯嘆了一聲:「我那時候生氣,不讓孩子去念軍校,因為我想,我這麼愛國家為國家付出那麼多,但是國家竟然這樣對我……。」
「我自己生氣,結果害了孩子一輩子。」
原來,老伯伯的心裡還是認為「從軍報國」才是大事業啊!
老伯伯哀愁地回憶往事,一旁媳婦開始念叨著要他回去休息,「快回去吧!」她說。
「妳別管我!」秦桂英對媳婦吼。
「什麼我別管你,跟你健康有關我就要管你!快回去快回去!」媳婦碎碎念著。
太陽西沉,新住民市集即將結束,大家都開始收拾家私,伯伯的朋友們幫他「收攤子」,一旁秦桂英的媳婦跟我聊天,「我是從廣西嫁來的,嫁來20年了!」她突然說。
原來,她也是新住民,嫁來20年伺候公婆照顧小孩在市場賣麵,什麼都做。我稱讚她把公公照顧的身體很好,97歲了還可以趴趴走,她羞怯地笑起來。
剎那間,那些恨水難填的往事都隨著這一笑流走了。無論是孫立人將軍,還是秦桂英伯伯,他們曾被傷害、背叛,但是都有人用愛接住了他們,讓他們落在這塊土地上。一代又一代的新住民讓這塊土地更肥厚了。
在大夥兒連聲催促下,「明天你還可以來的。」老伯伯終於不情願地戴上安全帽,跨上機車走了,在溫暖的南國春日裡,秦桂英的身影瞬間消失在許許多多街頭乘涼的阿公群中。

本文經《上報》獨家授權

秦桂英

◎年齡:97歲
◎出生地:山東陽穀縣
◎學歷:黃埔軍校20期陸軍官校
◎經歷:
.少校退役
.福壽麵店老闆

作者╱陳德愉

人物寫作記者。敬佩為理想犧牲奮鬥的每一個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