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卸下屍妝的狂野惡女 葉湘怡

17021
出版時間:2019/03/15
閃靈樂團團長葉湘怡身材火辣、衣裝超殺。翻攝Doris Yeh臉書
閃靈樂團團長葉湘怡身材火辣、衣裝超殺。翻攝Doris Yeh臉書

作者、攝影╱蔡育豪
「Freddy,您夫人接不接受採訪?」
「哦哦哦!應該不會有問題。」
不一會,Freddy就傳Doris的聯絡資訊給我。聯繫後她很爽快地敲定時間。
「Doris可以請妳帶一本寫真集嗎?」
「可……可以不要嘛……」

提前半小時到達她約定的小餐館,我有點緊張,因為網路上她的訪問並不多。看到的大多是她拿著貝斯、臉上塗著屍妝的照片,還有一些不露點的爆乳寫真照。
想著想著,一名女孩推進大門,我向她招手,她沒有屍妝也沒有爆乳,戴著眼鏡,素顏,就像是鄰家女孩,準備去上班。
之前的立委、議員選舉,她就是以這般形象陪先生林昶佐(Freddy)和時代力量的候選人掃街拜票。葉湘怡,在閃靈樂團她叫Doris,團員、樂迷們也乾脆叫她阿桃。
就從Doris開始聊吧。
「我是讀台北商專(已改制台北商業大學)五專商用英文科,每個人都要取英文名字。我本來叫Jenny,但覺得很俗。後來喜歡上The Cranberries(小紅莓樂團)主唱Dolores Mary Eileen O’Riordan,所以改名為Doris。」葉湘怡說,日後才知道在美國,Doris多數是大媽的名字。

1977年在宜蘭出生、在台北長大的葉湘怡,從小看著在台視大樂團服務的父親彈吉他、貝斯,有次好奇的去撥動貝斯弦,竟被電到,留下「它會電人」的恐怖印象。
在父母呵護長大、學彈鋼琴的乖乖女,進入台北商專後,儼然進了另一個世界,打開深藏內心的野性。專二升專三時,她決定與學長招兵買馬,成立台北商專第一個熱音社團。
「人數夠了,開始分配樂器,我很想彈吉他或打鼓,但這兩個樂器馬上被挑走,只剩下主唱、鍵盤手和貝斯可選。」葉湘怡說,自己的聲音不好,又不想再摸鍵盤,最後只能選貝斯,好處是家裡很多把,不必再花錢,而且女生彈貝斯看起來超帥!
回家問父親彈貝斯的技巧,父親三言兩語就解說完畢,一副就是覺得這女兒不會玩太久。社團成果發表會時,葉湘怡特地請父母來看,父親的評論是:「沒有肢體動作、呆呆的,不帥氣也無扮(台語:氣勢不夠)。」
妳喜歡搖滾、重金屬音樂?
「並沒有,我是聽日本少年隊、酒井法子那種流行音樂長大的。」葉湘怡說,開始練團後跟著學長練重金屬、龐克音樂的譜,才開始喜歡上這類音樂,細緻白潤的手指也練到瘀青長繭。

走下舞台的葉湘怡,就像清純鄰家女孩。
走下舞台的葉湘怡,就像清純鄰家女孩。

五專畢業後,葉湘怡陷入繼續升學或先工作的抉擇,有心想當記者的她決定報名插大政大新聞系,但很遺憾差幾分落榜,考上中興法商學院(已改制國立臺北大學)公共行政系。
這個「遺憾」,卻改變並成就她的人生。在中興法商時,她認識學長林昶佐,加入閃靈樂團,不到幾年成為國際重金屬樂界知名、性感的女貝斯手Doris!
「不過,我還是覺得當記者是有趣的。因為每個人的一生大約就是自己這樣,能夠接觸、了解的別人人生,也就是身邊有限的人。記者不同,可以看到截然不同的人的一生,或是透過訪談,認識這個世界很不一樣的過程。」葉湘怡語氣中仍透露對記者生涯的嚮往。
參加閃靈後,父母發現葉湘怡玩樂團是認真的,而且交的男友都是圈內的,但當時他們對留長髮的林昶佐,相當有意見。
葉湘怡坦承,剛加入閃靈時聽不懂他們的樂風,很刺耳很吵雜,但在現場時,重金屬樂那種氛圍會比唱流行歌還好聽。她說,每種音樂都有它存在不同場域的特色,把它們放在同一個平台來比較,是不公平的,會忽略那個音樂本身的特性,「重金屬樂都是這樣,很多老人明明頭頂都快禿了,仍是硬留長髮,在舞台上很投入」。
1996年加入閃靈,2008年葉湘怡被推選為團長,她笑說:「團長沒有很大啊,這根本是一份打雜的女工職位。」接採訪、敲通告、喬錄音室、管帳與國外活動單位聯繫等等,接踵而至的是從世界各地媒體邀約採訪、拍封面的行程。

「登上《FHM男人幫》國際中文版封面人物,獲英、澳、德、墨西哥等8國版本FHM刊登,為台灣藝人獲得最多FHM各國版本刊登的紀錄;獲選為美國暢銷雜誌《Revolver》搖滾藝人最殺衣裝、最火辣重金屬搖滾藝人、史上最性感重金屬搖滾藝人;登上英國《FRONT》雜誌獲選為十月號Our Favourite Lady Blossoms This Month專題第一名,成為該雜誌最喜愛的女藝人;登上日本《Metropolis》雜誌封面人物;波蘭搖滾雜誌《en:Teraz_Rock》選為國際女性重金屬搖滾藝人全球第一名。」我一口氣念出葉湘怡的光榮紀錄,但這只是維基百科記載的五分之一。
葉湘怡聽完淺淺微笑,她說,這是文化的差異。台灣對這種曲風或這種形象的人,接受度比較低。比較喜歡公主型、良家婦女型的,「我在台上的形象比較野,像惡女!國外比較接受這樣的形象呈現。」
喝口咖啡,葉湘怡忽然爆了3個料:「Freddy 是主唱兼吉他,但我覺得他根本不會按吉他弦,他只會簡單的刷Chord(和弦)。」

另一件事是葉湘怡剛參加閃靈樂團,臉上塗著屍妝,是沒讓家人知道的,「爸媽會嚇死吧! 他們的觀念是這種西洋非主流音樂,一定是跟嗑藥扯上邊。」最後,紙包不住火,父母還是知道了,但他們擔心又心疼的是「這種有一餐沒一餐的音樂路,妳走得下去嗎?」他們還是希望葉湘怡好好嫁人、找份朝九晚五的穩定工作。
最後是葉湘怡24歲時,沒讓雙方父母知道就和Freddy公證登記結婚。「因為玩樂團時曾主辦音樂活動,大虧數百萬元,我辦了很多現金卡借貸、標會、Freddy去做藥物試驗,一次有一兩萬元,仍不足以還款。有朋友說新婚夫婦可申請60萬元結婚信貸,所以就跟Freddy去登記婚姻。」

在舞台上的Doris,內心狂野全被釋放,魅力十足。
翻攝Doris Yeh臉書
在舞台上的Doris,內心狂野全被釋放,魅力十足。 翻攝Doris Yeh臉書

她此時大笑說,生女兒很可怕,覺得是報應。未來女兒會不會也瞞著她去做這些事?「天啊,希望我女兒不要這樣來對付我。」

2年後,葉湘怡和Freddy才公開宴客,這年是2003年,婚後他們仍在音樂路上打拼、全世界奔波。直到2016年Freddy從政,他們才考慮要生孩子,隔年順利生下女兒,小名「米魯」,葉湘怡說,就是啤酒beer啦,加上姓林,台語就是「啉米魯(喝啤酒)」!
閃靈樂團現在還有運作嗎?葉湘怡說,有,但是低度,每月練團一次,因為Freddy立委的身分,不適合高調的出團演唱。
講到立委先生,葉湘怡說至今她還是不習慣也不喜歡被稱為立委夫人,甚至連「林昶佐委員的太太」聽起來都彆扭!她在林昶佐競選期間不得已須穿上繡有「林昶佐夫人」字樣的背心,但她要求林昶佐若當選,必須穿著「葉湘怡人夫」的背心沿街謝票。
葉湘怡坦承,有立委夫人的沾邊關係,或許在某些事帶來方便和特權,但她不要,她只想要保有自己的生活節奏。而且,政治人物的家屬都要背負很多莫名的壓力,家屬最沒有話語權,但被輿論攻擊時,都是最兇殘的。「閃靈樂團在國外的知名度,我是高於Freddy,但在國內政治圈,卻成了他的附庸,我很不爽的!」

葉湘怡啜了咖啡,緩和一下情緒。
你希望林昶佐再選嗎?
「倘使是林昶佐立委太太的角色,我不希望他再選。」葉湘怡說,但站在閃靈樂團團長立場,會希望林昶佐繼續選,因為國外音樂人當民代很少,「幹!閃靈樂團用音樂講了很多台灣的歷史,他有台灣心,如果繼續從政的話,這會覺得很帥……」
對不起,我要打個岔,Doris,妳剛剛講了「幹」?
葉湘怡笑出聲說:「我超常講耶,有沒有嚇到?這是我的口頭禪,只是生了女兒後稍微收斂一點。」她接續話題:「對我們來講,他是把閃靈音樂要講的東西實踐了:台灣人要有自己的一條路。台灣這小國的宿命很怪,永遠面對最大的政治、國際問題都是來自中國。」

「我們希望孩子能活到90歲,但他們在中國的威脅下,能夠安居樂業在這個島上嗎?」

「以前只有自己的時候不會這樣想,有小孩之後,你就會覺得很可怕,每次投票都覺得膽戰心驚,不知國家未來會變成怎樣。」
聊到尾聲,葉湘怡說,除了立委夫人的身分,連閃靈貝斯手Doris名號都不可能用到90歲啊,這樣別人會投射不切實際的期待在你身上,「妳一直都要很漂亮,一直都要很sexy,這些是不可能的、也不是長久的,只有『葉湘怡』才是真正的我、永遠的我。」
很棒的結尾,我順手按掉錄音鍵。
葉湘怡這時卻說了:「那換我來問你了。你為什麼要當記者?當多久?當記者的動力是什麼?有成就感嗎……」
我:……。

為了先生林昶佐(左)的立委選舉,葉湘怡(右)素顏陪同掃街拉票。
翻攝Doris Yeh臉書
為了先生林昶佐(左)的立委選舉,葉湘怡(右)素顏陪同掃街拉票。 翻攝Doris Yeh臉書

葉湘怡

暱稱:以「Doris」為名,又稱做「桃樂絲」、「阿桃」
出生:1977年生於宜蘭
學歷:中興法商學院(改制國立臺北大學)畢業
現職:閃靈樂團團長兼貝斯手
家庭:與先生、立委林昶佐育有一女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