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台灣需要韌性與品德

5634
出版時間:2019/03/15

近來的民調顯示,蔡英文總統的滿意度和支持度都雙雙墊底,是所有民調政客的最後一名。她有懶惰懈怠嗎?沒有。她有言行失格嗎?沒有。她有威權獨裁嗎?沒有。她有喪權辱國嗎?沒有。她有頹廢昏瞶嗎?沒有。她有貪污瀆職嗎?迄今沒有。所有對她的不滿主要都是改革造成的。改革有錯嗎?理論上沒有。
如今台灣氣息奄奄。我們不再擁抱未來,不再想像燦爛的明天,大家都以減少傷害、強化自衛能力和風險管理的語言思考未來。根據歷史經驗,未來總是以超越我們想像的方式到來。能夠「管理」這些總在意料之外的未來,需要強大的韌性。但是在管理過程中我們驚嚇到風險的威脅,於是變得更加個人主義。只在意耽溺於自戀、自憐的情緒中自我感覺良好,並且盡可能把一切都留給自己的家人和親友。個人主義文化對自身提供基本生存保證的集體能力缺乏自信。
幾次的跨國經濟不景氣和金融風暴,使得人們對以往理所當然地相信國家會拯救經濟和財金衰退的保證,不再可靠。1945年之後興起的「福利國家」向我們應許的社會連帶和集體保障(年金、健保等)本身因嚴重虧損面臨破產。1980年代新保守主義大舉反撲,九一一恐攻興起的大規模恐怖主義和金融危機時代中,人們向下修正了自己對國家的期望。

政客格局高度不足

也就是說,台灣進入了德國社會學家烏爾利許.貝克在上世紀80年代提出的「風險社會」的概念:指的是「一個政治抱負降低到防範最壞情況發生的社會。」規避風險的政治視野所應許的安全必須付出代價,不只更多的監控,也喪失了信心十足的冒險精神。
對蔡英文的民調低迷採取負面詮釋,是將一種憤世嫉俗的懷疑論散布到我們的政治及公共生活中。民眾的理性和邏輯令人擔憂:既然批判馬前總統不做事,又指責蔡總統做太多事,這樣的人民怎麼選得出品質優異的領導人?所以檯面上只有國民黨四個太陽加韓國瑜;民進黨的蔡英文、賴清德等少數人,最後加上一個橫空出世的怪咖柯文哲。這些人都是戰術性的無厘頭政客,格局高度都不足。
台灣今後的處境類似納粹崛起時的英國,可悲的是他們有邱吉爾,我們呢?他們有團結一致對外的政黨,我們呢?還有,我們有許多叛國失節的爛咖,他們呢?我們有很多連常識都沒有的公職人員,特別是國會議員,他們呢?
現在假新聞橫行、中資企業無孔不入,台灣被滲透、顛覆的威脅是1949年以來最嚴重的時刻,政府至今反應遲鈍,不知是何居心。我們生活在失去信仰的道德虛無主義環境中,被危言聳聽的資訊淹沒,卻對科學和政治失去信心,不再相信公共機制能夠防範最壞的情況。

德行是強大的武器

台灣亟需培養二戰時期英國人特有的韌性。它具備兩種含意:一是從疾病、變遷或不幸中迅速恢復的能力;能在沉入水中後浮出水面的能耐。二是在冶金和材料科學裡的韌性是指:「材料的一種屬性,在被彎曲、拉長或壓縮之後,恢復原狀或位置的能力。」台灣每天遭到中共的彎曲、壓縮、按進水裡,已經被迫發展出特有的韌性。除此之外,我們的武器還有價值信仰和生活方式,綜合而言就是德行。在對抗強者的鬥爭中,德行對弱者來說是比暴力更強大的武器。歷史上美德戰勝強梁的事例很多,印度獨立、南非民主化……台灣雖小,美德不少,是逐漸獲得先進國家同情、支持、友好的原因。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