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吳敦義提「兩岸和平協議」有錯嗎?(呂秋遠)

3457
出版時間:2019/02/22

中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提出所謂的「兩岸和平協議」一說,引起國內不少討論,反對者從中國政府於1951年與西藏簽署《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後,最終藏人還是未能保持治權獨立的論點出發,認為台灣縱然與中國政府簽署「和平協議」,也不能保有和平與自主。
另一種說法則是「和平協議」等同於將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內部化,在簽署和平協議之後,中國恐怕會大肆宣揚「台灣問題是中國內部問題」,往後外國想聲援台灣就會更困難。
這兩種反對的論調都言之成理,不論從歷史或是法理的角度來看,也都有一定的說服力。事實上,從《孫越宣言》開始,中國國民黨在第一次與第二次的國共合作時,也都曾經嘗試與中國共產黨簽署合作協議。抗戰勝利後國民黨更代表中央政府,與共產黨於1945年簽署《雙十協定》,同意全面停止內戰,並且作為往後政治協商會議的基礎。但是這些協議,都以當權者毀約作為結局。特別是《雙十協定》,當共產黨已經羽翼豐滿,對於協定內容勢必沒有太多遵守的意願,因此往後國共內戰白熱化在所難免,而中國共產黨也在內戰後全面取得中國政權。

勝方消化反對勢力

綜觀過去共產黨與國民黨所簽署的協議,都以失敗與破裂作收,主要的原因就在於協定只是讓戰勝的一方慢慢消化戰果,戰敗的一方稍做休養生息,並無全面偃兵休戰、承諾永不再啟戰端的意思。和平協議在國共內戰中的教訓,就是「宜將餘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因此要談和平協議,對於弱勢者而言,除非割地賠款,否則幾乎無談判成功之可能。而且縱然喪權辱國,也只能換取短暫的和平契機,當優勢者已經消化完戰果,立即就可以撕毀協議、重啟戰端,是以和平協議全無意義的原因也在這裡。
其實吳敦義主席所提出來的和平協議構想,在國民黨思維中並不少見。以吳敦義主席畢業於台灣大學歷史系,應該可以知道歷史給人的教訓,就是人們從不會從歷史中學會教訓,而這句話對於國民黨而言更是貼切。對於中國政府而言,除了台灣全面投降、放棄主權外,並無任何可以退讓的空間。因此即便國民黨遞出橄欖枝,希望能簽署和平協議,對於中國政府而言,誘因是什麼?又能接受什麼?倘若只是單純要求中國無條件放棄武力犯台,不僅違反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也難以對中國鷹派民眾交代。
但如果要求台灣放棄主權,甚或承諾永遠不主張台灣獨立、中華民國存在等,又與台灣多數民意相違背。而模糊所謂「一個中國」立場對於中國政府,已經沒有任何吸引力可言。那麼,吳敦義主席提出這樣的訴求就毫無意義,因為中國政府根本不會想要與台灣簽署任何「台灣不放棄主權」的和平協議,縱然簽署,當消化完台灣的反對勢力後,也可隨時撕毀,重新擬定。

恐懼中談判難長久

以美國總統甘迺迪的名言來說,「我們不恐懼談判,但絕不在恐懼中談判。」恐懼中談判所得的結果,絕對無法長久。兩岸和平協議在台灣還有實力抵抗中國時,不該簽署,當沒有實力抗衡時,也不用簽署。當然,在上述兩種情況下,中國政府也不會願意簽署。台灣想要在不放棄主權的前提下,與中國簽署任何和平協議,只能說緣木求魚而已。

律師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