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欄:消費者意識與勞動者認同(楊照)

出版時間:2019/02/13

說到德國、德國人,很多人浮上的第一印象就是「準時」,大哲學家康德每天下午出門散步所經過路上的人家看見他就順便校正時鐘,這個故事如此象徵性地表現出德國人心靈中特殊的哲學傾向及他們生活上對於「準時」的講究。

不過在當下的現實裡,德國社會沒有那麼準時,尤其和印象相去最遠的,是德國的火車。德國火車一點都不準時,不只是誤點的比例高得嚇人,而且誤點的時間也不是3分鐘5分鐘,不管是高速班車或普通班車,搭到誤點20分鐘、半小時,甚至時間更長的,機率太高了!
怎麼會那麼不準時?一個結構性幾乎無法解決的困難,是德國並沒有獨立的高鐵系統,不像台灣高鐵或日本新幹線,德國所有不管快慢、不管載貨載人,用的都是同一套鐵軌。每天幾千班的列車彼此互相牽動,任何一班慢了都會引發連鎖反應,這麼複雜的鐵軌調撥運用,誰來設計安排,再好的電腦程式控管,都不可能維持準確。

有權拒不合理規範

還有另一個也是結構性的問題,那就是各級鐵路公司都有工會,工會經常發動罷工。有時是全國性的,有時是一個邦的,有時是一座城市區域系統的,但既然鐵道只有一套,任何工會罷工必然影響全面的班次調度和轉車安排。
在德國搭火車其實確定性很低,經常無法依照計劃表上到達。然而儘管如此,德國人仍然高度依賴火車,火車是遠遠超過飛機與汽車的主要交通工具,更奇特的,遇到嚴重誤點、甚至遇到班次被取消,幾乎完全看不到德國人暴跳如雷,更不可能有人去臭罵站務人員。
台灣人很難理解德國人面對火車出狀況時的氣定神閒,因為這背後有和台灣很不一樣的社會、文化價值習慣。在台灣,我們有很高的消費權利意識,相對卻只有很低很低的勞動權利意識。我們的消費意識那麼高,說穿了也就是很原始很素樸的「出錢的是大爺」的心態,覺得錢最大最了不起,出錢的就必然比收錢的高一級,所以要賺我的錢怎麼能不討好我?
但在德國,消費權沒有比勞動權來得高,勞動最基本的權利就是依照勞動規範,不需要提供規範以外的勞動。而且勞動者有權參與訂定、修改勞動規範,也就有權拒絕遵守不合理的勞動規範,有權動用合法手段來改變勞動規範。
絕大部分的人,既是消費者,也是勞動者,那為什麼只看重消費者的權利,而忽略或反對勞動者的權利呢?
對照德國的情況,我們可以將台灣的現實看得更清楚。台灣每個人都是消費者,都有消費者的權利認同,卻很少人在工作上有參加工會爭取勞動條件與訂定勞動規範的機會與意識。我們的勞動者權利大部分都不是自己去爭取來的,很少人關心立法過程及立法內容,只有在法律修改完成之後設法利用法律所給予的權利。沒有折衝、沒有談判與協商的經驗,就沒有強烈而清楚的勞動者意識。有勞動者的身分,但一來無法離開自身狹窄的經驗理解包括局勢,二來更缺乏和其他勞動者之間的團結心態。

缺乏勞動權利認同

根本上缺乏基礎,華航機師的罷工便顯得如此突兀,很難取得社會普遍同情,也無從判斷工會所提出的條件是否合理;沒有對於機師的勞動權利認同,當然相對就高漲了從消費者權利考量而來的反對聲浪了。在這種情況下,雖引發了很多騷動,畢竟只能是個別單獨的事件,對於整體台灣勞動環境的衝擊與改善,難有什麼影響吧!

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