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減法找寶藏 羅新誥 朱婉君

3291
出版時間:2019/02/12

作者、攝影、書法題字╱曾文祺

「人啊!總要去外面的世界走一遭,經歷許多事之後,才能明白自己心中想找尋的寶藏到底是什麼。」
羅新誥和朱婉君這對夫妻用了20幾年的時間,終於知道他們所追求的寶藏就是簡單的生活、快樂的內心。

他們念世新時是班對,畢業後結婚,兩人在台北市信義區經營花店十多年,最青春的歲月都給了繁華的台北,因為北部租金高、物價高,花店的收入只是過得去。
他們說,那時候就是過日子,沒有什麼生活品質。當時也接觸了不少客人,發現就算是有錢,也不見得快樂。
「有一段時間景氣不太好,我們就回去新竹老家的山上蓋了一間小木屋,也常帶父母種的青菜、水果回台北,看著這些來自自家土地的食物,注意起食安的問題,也想過或許有一天會回去家鄉生活,後來花店房東說想把房子收回去自用,我們就覺得何不在這個時間點回家鄉去,去追尋簡單、樸實,能夠自給自足的農家生活。」
於是,9年前他們毅然回到新竹芎林羅新誥的老家,人生重新歸零,開始用雙手打造家園。夫妻倆為家園取了「藏綠農家」的名字,很簡單,就是藏在綠蔭中的農家。
藏綠農家周邊全是稻田或農地,羅新誥說:「我們當時沒有什麼錢,但有的是動手的能力,還有大把時間,最初請人先打好鋼樑基礎,再來自己買材料、搬石頭、撿廢木,然後搭門牆、釘桌椅、砌駁坎、架木柵門、蓋涼庭等等,一切都靠自己敲敲打打,慢慢組合出家的模樣。」
返鄉後,他們有長達1年半沒收入,羅新誥以農民的身分,先借了一筆小額貸款來支應必要的花費。朱婉君說:「當時婆婆看我們這樣都快急瘋了,不停催促,你們兩個至少有一個人趕快出去工作賺錢!」
「我告訴你,人在貧乏裡越能激發潛力!」羅新誥爽朗地對我說;朱婉君馬上接話:「那時就一個想法,即使再匱乏,也不過就是回到『阿嬤年代』,有什麼吃什麼,我們知道要過怎樣的生活,所以,還是依著步伐繼續前進。」

夫妻倆回新竹縣建立了藏綠農家。
夫妻倆回新竹縣建立了藏綠農家。

羅新誥夫婦靠自己雙手搭建家園。羅新誥提供
羅新誥夫婦靠自己雙手搭建家園。羅新誥提供

其實他們是有所準備的,知道時間到了,生活就會明朗,出路就來了。

回鄉前,他們花了一整年時間,閱讀如何施作自然農法、蓋房子、砌石窯等書籍,還一一登門請教相關領域的達人。初返鄉的1年半期間,他們一鋤一鏟闢建出藏綠農家的雛形,並成功砌出一座麵包窯。
心靈手巧的朱婉君在經營花店時,便對烘焙有興趣,並培養出好手藝。一開始製作窯烤麵包是想自己平時能吃,朋友來訪時也可分享,沒想到吃過的朋友紛紛要求下訂麵包,陸續也有人從網路為他們的窯烤麵包慕名而來。
於是他們想到了賣麵包不就是最適合的生財之道,既不改變返鄉務農的初衷,又能有收入來支援生活所需。
他們後來又搭建了麵包屋,固定1周只開2天窯,開始販賣簡單的幾款麵包、點心。朱婉君說:「我做的麵包使用無添加無漂白麵粉、天然酵母,葡萄乾、核桃、蔓越莓等乾果,或加入自家種植的時令蔬果。因為這些食物的來源我很清楚,我們的目的不是經營麵包店,而是要讓大家能吃到來源安心的麵包。」
羅新誥對賣麵包一事也有他的堅持,「很多朋友常問既然麵包這麼受歡迎,為什麼不多開幾次窯?由於我們柴燒窯烤麵包作業複雜,平日又需種植蔬果,若生活只做賺錢的事,那不是我們想要的」。
許多特地來買窯烤麵包的人,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想參觀他們夫妻親手打造出來的自然生態農家,也想了解他們的簡單生活哲學。
以「自然農法」來種植蔬果也是他們生活的重心之一,看著園子裡雜草高過菜葉、水果未熟蟲先嘗,朱婉君一派悠哉地說:
「一張嘴能吃多少東西,就算蟲鳥吃掉了一部分,大自然留給我們的還是很足夠了。」
「夠吃就好了」簡單5個字,卻是他們夫妻與老人家經歷數年辯證,幾乎要掀起革命換來的。
他們看過很多人因為吃而失去健康,也了解友善耕作對土地的好處,所以,回鄉一開始即堅持自然農法,不願意在自家田地上灑農藥或是施化肥。

食材來源安全無虞的柴燒窯烤麵包非常受歡迎。羅新誥提供
食材來源安全無虞的柴燒窯烤麵包非常受歡迎。羅新誥提供

不灑農藥、不施肥,做了一輩子農夫的羅家爸媽相當不以為然,羅新誥的母親就說:「養孩子都要吃東西了,種蔬果不給點養分、不除害蟲,它們會活得好嗎?」
其實羅新誥自己也曾困惑過,到底該不該額外給大自然更多的養分,但他也思考山林裡歷經千年長成的神木,有誰去施肥?難道樹根將所能觸及的土地養分吸收完了,就慢慢等死?
後來他看完《樹:一棵花旗松的故事》一書,豁然開朗,「這本書裡頭提到樹的一生會不停成長,會面臨許多嚴苛的考驗,但是大自然有一套共生共榮的機制,樹總有辦法生存下來。」
羅新誥說,要和實行幾十年「慣行農法」的老農父母講「自然農法」談何容易,直到有一位朋友告訴他,「你們和父母是『語言不通』,你的觀念並不是你父母的觀念,你應該轉換方式來和他們溝通。」
朋友這麼一提點,羅新誥想通了,便對父母說:「我們就住在園子裡,如果你們不停在周邊灑農藥,那我們不就一直吸收飛散的農藥嗎?」
這下子父母聽懂了,不是懂得不用農藥的好處,而是不能讓孩子三不五時就吸農藥啊!
時間也慢慢證明了自然農法一樣可以有收成,長相不好看的蔬果,吃起來味道更好,也更安心,眼見為憑,父母漸漸接受了孩子的新觀念。
自然農法的推行不只能吃到好的食物來源,也賺到許多都市人見都沒見過的田園奇景。羅新誥問我:「你看過樹蛙吞蜘蛛嗎?還有小彎嘴畫眉在農地築巢、夏夜流螢紛飛、野蜂群會入住我們擺的木箱蜂巢,這一年來還有一對黑冠麻鷺、貓頭鷹們,牠們都是這裡的『房客』。」
除了珍奇花鳥,還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發生。曾有一晚,未知的野獸夜襲他們的雞寮,養的十幾隻雞有的被咬死、有的消失,他們後來依據現場的跡證推估,很可能就是保育類動物石虎所為;還有一次,他們家的忠狗「哈魯」迅速把朱婉君腳邊突然出現的眼鏡蛇咬甩開,救了主人一命。
這便是藏綠農家鮮活的自然生態。
羅新誥數了數,他們園裡加上附近山上父親的2甲地,可以食用的蔬果應該不下百種。
夫婦倆這幾年已經習慣隨著季節生息,春天熬起桑椹果醬;夏天醃漬芒果青;秋日九降風來了,就忙著曬柿餅;歲末至,便又做起年節牛軋糖。他們循著24節氣過日子,磨練出粗糙有力的雙手、天天汗濕的衣服,也換來富足的心裡一畝田。
這些年,他們簡單的生活理念逐漸傳開,有不少想要歸園田居的人來造訪。
「我們常告訴朋友,不是每個人都能適應這樣的生活方式,還是要看你自己內心想追求的是什麼,做什麼會讓你覺得快樂。」


「我們很享受『減法過生活』,試著降低物欲需求,想要的東西減少了,日子更簡單、自在。」

看著他們兩個穿著樸質、耐髒的服裝,工作時戴上頭巾、圍上圍裙,簡單卻不馬虎,陽光曬黑了他們的皮膚,也留下了幸福溫度。尤其朱婉君說話時音量大,夾著笑聲,桌上擺了現摘現切的水果、親手烘烤的餅乾,沒一會又俐落沖了杯咖啡給我,完全是個豪邁又親切的農家大姊。
在新竹致力結合小農力量的「綠禾塘」老闆呂秋月這麼形容:「他們夫妻生活簡單,人可不簡單,總是大方分享耕作的經驗,有不少朋友受影響,學著把自然農法套用到自家田地上。他們把生活過得恬淡卻又有實踐力,是『一對友善的農夫』。」
這幾年也常有小學生來藏綠農家進行校外教學,羅新誥說:「我們直接帶孩子們到園子裡,一邊做生態解說,一方面讓他們實際觀察蔬果的樣貌,看看蜜蜂授粉,讓他們認識這片『食物森林』,也了解什麼是健康的食物。」偶爾他們也會受邀到一些農業職校指導學生蓋石窯、烘焙麵包。
外人現在看他們生活天地像桃花源,羅新誥笑著說:「我們剛回鄉時,有人還想我們是不是中樂透,哈哈!其實是沒有錢,什麼事都要靠雙手去做,做久了就懂訣竅,而且處理大小農事、面對生活,也有煩躁的時候。」
他們只要心中有了煩事,就上山走走。朱婉君說:「我們不像登山客是為了登山而去,我們只是走進山林中找尋『安靜』的能量,上山又下山就可以轉換心情,邊走邊互相吐槽『幹嘛計較那些小事』。」
聊人生、聽農趣、嘗鮮果,轉眼發現太陽即將下山,果真是山中無甲子。
突然一陣風把窗外的樹枝吹搖得晃蕩,羅新誥若有所思告訴我:「鄉下生活久了,覺得簡單就是快樂,但是要『簡單』過日也不容易,這幾年又看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這本書,覺得我們就像那主角一樣,繞了一圈,才終於看見了寶藏。」

羅新誥(右一)帶著校外教學的孩子們到園子裡認識蔬果。羅新誥提供
羅新誥(右一)帶著校外教學的孩子們到園子裡認識蔬果。羅新誥提供

羅新誥 朱婉君

年齡:48歲
家庭:夫妻,有1子
現職:農夫、花藝設計師、窯烤麵包師傅
經歷:曾在台北市信義區經營「長虹花藝坊」
學歷:世界新專(已改制世新大學)報業行政科

作者、攝影、書法題字╱曾文祺

書法藝術家、自由媒體工作者,曾任21年體育記者,完成2次書法個展、53場馬拉松、6本著作。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