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網紅成為我們的日常(黃智群)

出版時間:2019/02/11

社群媒體日益蓬勃,大眾透過網絡平台進行溝通,構成無比複雜的社群行為。隨著資訊科技的進步,當前線上平台較之以往有更為強大的「效率」與「規模」,亦即成員之間可以十分即時地進行互動、反饋、組織與分化,一旦有了足夠的話題性或賣點,便迅速聚攏大量群眾,熱度滿載。
一波波各形各色網路紅人應運而生,除了早先的娛樂、旅遊、美食或購物等項目,近來更在教育、政治等傳統上較為保守的領域裡發揮舉足輕重的影響。

衝擊扭曲人際界線

臉書可以串聯起一場從北非席捲至阿拉伯地區的革命;YouTube直播可以改變國家選戰的結果;推特更被拿來作為號召支持者的令旗。頻繁而綿密、無孔不入的線上連結已然改變了我們獲取資訊及人際互通的形式與內涵;尤有甚者,社群媒體所搭載的人工智慧更介入了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恍若一個藏於暗處的第三者,主動篩選、媒合、甚或編纂訊息,迎合使用者之所好,共振出一個似真亦假的群體認同。
社群媒體的演進是基於何種動機呢?推動其發展的個人、組織與資金背景為何呢?如果使用者無法釐清上述疑問,如何確認從中獲得的資訊有否利益衝突所導致的偏誤呢?網紅崛起於社群媒體勃興的脈絡中,自然無法免除此些影響。
從另個角度來看,快速起落的人氣指標,「按(退)讚」、「斗內」、「封鎖」與「分享」不也讓網紅處於高度競爭,並容易陷入極端或搖擺的處境嗎?
群眾效應下,個體的判斷能力與衝動控制經常會弱化,當網紅及其追蹤者,因集體的激情而偏執與躁進,我們的社群終將付出沉重代價。於精神醫學中,我們強調心智世界的自我認同(self-identity)與界線(boundary),社群媒體的模式對參與者自我認同的維持、人際界線的穩固卻有不少衝擊與扭曲。傳統人際互動是建立在受限的場域與時間中,依循固有默契來進行。
然而,網絡社群卻被更大程度地容許進入個人私密領域中,窺探如居家、休閒、親密關係或個人價值等。也許有人認為訊息揭露與否存乎個人選擇,但在各種主被動因素下,大眾很難置身事外,這些因素如人際壓力、工作需求、自戀滿足、生活型態及隱私權保護知識與技術的不足。

情緒作息難以修復

當人際關係與生活型態受到社群媒體翻天覆地的改變後,我們的認知、情緒、行為及生理節律會受到什麼影響呢?以對情緒疾患的照護為例,人際議題及每日作息的修復與穩定是最為重要的非藥物治療策略,但當我們的自尊、人際、知識、工作、或政治參與等要素皆取決於上述變動極大的網絡社群時,個體與社會尚留幾許「心智」的穩定?
也許未來,心智專業不僅在人工智慧的發展上有其角色,更重要的是,如何預防與修復無數在社群媒體中受傷的靈魂。

成功大學附設醫院精神科專科醫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