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三輸的華航機師罷工

12293
出版時間:2019/02/11

桃園市機師工會與華航勞資協商前晚破局。在協商之前機師工會8日凌晨零時突宣布清晨6時起罷工,是我國史上首次機師罷工,至少有500名機師參與。8日大年初四是春節運輸爆量時刻,華航雖緊急調度,當天仍有14航班取消、影響約2000名旅客。工會放話要打持久戰,交通部雖邀勞資雙方協商,盼罷工盡早落幕,在罷工33小時後前天下午上談判桌,但協商破裂,初估累計受害旅客將超過5000人。
機師工會去年8月通過罷工投票,在實質罷工前,工會和華航同意花1年時間協商,但不滿華航在改善疲勞航班、增派人力等訴求寸步不讓,機師工會2月1日開臨時會員代表大會通過重啟罷工。在這過程中,各方都有責任。
華航方面,華航應付早有風聲傳出的罷工風潮太過粗疏大意,對罷工的5大訴求沒有沙盤推演,過一天算一天,等到罷工蜂起,只能臨時應變。對於工會罷工決議,勞資應先達成妥協,解決對顧客的不便,然後訴諸司法裁決,才是標本兼治的正途。

工會做法不夠周延

政府方面,本來勞資對立與協商在自由經濟市場不關政府的事,但是台灣的社會主義遺毒未解,政府官股(航發會與行政院國發基金)還佔華航資本結構的44%,是最大股東,這份責任加上民眾受害不在少數,政府遂不能袖手旁觀,必須插手協助解決。但交通部顯然被工會突襲,措手不及;剛上任的部長林佳龍也有迷航現象,還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就遭人兜頭打一悶棍。為今之計還是訴諸司法,以免交通部遭權力濫用之譏。
社會輿論方面,最無知可笑的就是拿民進黨內派系鬥爭來解釋華航勞資對抗的原因。這種泛政治的庸俗看法,只凸顯出持此觀點者的膚淺、無聊與腦殘。如果今天是國民黨執政,難道華航就不會發生罷工事件?當然不是,那罷工是不是因為國民黨內四大太陽派系內鬥的外顯與結果?
工會方面,罷工固然是工會的合法權利,但此次的做法不夠周延精細,留下不少瑕疵授人話柄。
首先,從宣布到啟動罷工只給資方6小時的時間,適逢春節年假的運輸高峰期,如此偷襲受害的是社會大眾。其次,歐美先進國家工會的通則是提早宣布罷工,好讓有關機構如旅行社等及民眾能及早準備,不會搞那些突襲手段,因為那實在太low了。
此外,工會提出的5大訴求有些並不理性,像是禁搭便車條款、撤換破壞勞資關係的資方主管,那麼破壞勞資關係的工會負責人是否也該撤換?
事已至此,機師罷工風波應同時進行短中長期解決方案。
短期內以大眾運輸乘客權益為重,由交通部施壓促成勞資雙方重啟協商盡速落幕,中期則是徹底檢討華航與政府應變能力、釐清相關法制爭議,必要時由司法裁決爭議,並通過合理與必要的修法。

華航重建勞資互信

至於長期但也是最重要的治本方案,則是華航應從現在開始改變心態,不能只以「成本」做為與勞工談判的唯一考量,而應視員工為最重要資產,一步步建立與勞工的溝通機制與互信基礎,才能真正改善勞資關係,從企業體質改造來避免罷工風暴一再上演。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