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刀武士 月花8萬珍藏古物 酒店大哥為妻女收山開懷舊餐廳

出版時間:2019/02/10

走進高雄市鼎山街「來厝吃飯」這家餐廳,店內有各式台灣早期古文物,自稱長工的老闆陳漢謙,對這些古物的情感不但可說出一段段收藏史,更有著一生懸命的任務。年輕時陳漢謙是拿武士刀砍砍殺殺的酒店圍事黑道大哥,為妻女收山開懷舊餐廳,還從一件埋在農地的菜櫥展開了台灣古物的收藏,至今珍藏古物愈來愈多,每月要花8萬元租金來保存,希望能打造出台灣民俗博物館。
報導╱林宏洲 攝影╱林宏洲、李友欽 部分圖片╱陳漢謙提供

年輕時任酒店圍事曾被砍到瀕死,讓陳漢謙對神佛法力的見證更加誠心,圖為手持響碗。
年輕時任酒店圍事曾被砍到瀕死,讓陳漢謙對神佛法力的見證更加誠心,圖為手持響碗。

開這家餐廳,有著陳漢謙對妻女的承諾,「少年不學好,每天過著打打殺殺,剛好老婆又懷孕了,為了女兒決定收手,開一家餐廳,不知開什麼(型態)餐廳,就拿自己收藏的一個菜櫥、紅眠床,還有農用農具蓑衣,放到店內擺擺,做一個吃飯的店。」開幕當天,陳漢謙身上已經所剩無幾「全部掏出剩兩千元硬幣在桌上,就去買了八樣菜,紅燒豆腐是我們第一樣的菜,鹹魚三層肉也是我們的招牌,17年前,就以這兩千元開始營運到現在。」開店也不是一帆風順,餐廳經三次搬遷,因為不甘願,堅持跌倒了得再換個地方爬起來。
說起當初踏入江湖路,陳漢謙毫不隱晦說:「媽媽把我推入火坑,國三要升五專時,家中開柑仔店,哥哥弟弟都在讀書,家中較沒有錢,白天去上課晚上去(酒店)上班,整整七年從阿弟仔到領班再到頭棒(日文,意即最大帶頭的),一個專科一年級的毛頭帶領六十三位小姐。」後來問起媽媽為何國三就叫他去酒店上班?媽媽說,就是要他畢業後去台中接親舅舅的事業,金錢豹、日本料理店等。
談到為何離開酒店?陳漢謙說:「那時碰到了太太不久就結婚,接著有小朋友也就收山了,開店後,以前的兄弟來捧場,唯一規定來店吃飯不能兄弟幾人來,一定要帶兒女來,我才要賣你,才要煮。」陳漢謙剛開店時,低聲下氣招呼客人,上菜擦桌、撿菸頭都自己來,有人冷嘲熱諷也都吞忍,脾氣都慢慢磨掉了。
對餐點陳漢謙也有他的堅持,他說:「我除了(收藏)台灣民俗文物,也要發展台灣菜、酒家菜、小吃部菜,而且我們的菜沒有一滴點鹽跟味素。」曾有三個高醫學生不相信,吃後就外帶,三、四天後拿了一張零檢出的檢驗單來送給他。

陳漢謙全家福,左三人是子女,右一是妻子。
陳漢謙全家福,左三人是子女,右一是妻子。

曾任酒店圍事的陳漢謙為妻女放下武士刀改開餐廳。
曾任酒店圍事的陳漢謙為妻女放下武士刀改開餐廳。

鹹魚三層肉是來厝吃飯招牌菜之一。
鹹魚三層肉是來厝吃飯招牌菜之一。

見證神佛法力 虔誠信仰懺悔

過去酒店砍砍殺殺圍事經歷,讓陳漢謙歷經瀕死經驗,還記得有一次人家翻桌衝突,小弟4、5個拿武士刀砍過來,啪倒下去,送去醫院時只感覺心臟在跳,跳到耳鳴有嗡嗡聲,後來醫生說OVER(心跳停止)這個孩子沒救了。
這句沒救了一講完,我人就從病房走出來了,我對一旁媽媽說:「媽媽來回去了、我沒有怎樣。」咦,(媽媽)怎麼不理我?然後關公來了,祂跟我講:「你還不能死、我帶你回去。」
我只看到媽媽去找那個護士長,那護士長就拿支原子筆從我的心臟1、2、3到第6下第7下插下來,沒想到我眼睛馬上張開,心臟就開始「咚咚…咚咚…咚咚…」說來奇妙,我馬上跑進去(身體),進入後第一個想法是「我剛剛不是站在旁邊嗎?我現在為什麼又倒在這啊!」

古物展現靈性 尋有緣人收藏

經歷瀕死對於神佛法力的見證更加誠心,「以前拿刀,不做好事當流氓,現在吃喝嫖賭全部被神明收掉,菸酒檳榔也不能動,心誠則靈,幫忙人家做一些事情。」
陳漢謙指著桌上的那尊送子觀音說:「有位台北科技公司老闆,婚後太太35歲,生不出來,就跑來找我問事,因為是基督教不拿香,於是代為求神博筊,連三聖筊,回去沒多久,就有了一個男孩。」
對於一旁的青花瓷碗,陳漢謙說:「這塊碗,是早期收到,祂是一種八仙過海的法器,鎮煞用,偏名叫響碗,只要我操作念咒就會響。曾有一位書法老師骨癌三期,來到這邊,我就用響碗在周圍繞繞,再用雙手在頭兩邊運氣,旁邊八個人連太太都驚呼,為何頭頂在冒煙?其實那是穢氣從頭頂排出。」
對陳漢謙而言,透過與神佛意念的感應,以及種種不思議的神蹟助人,就是為了來砥礪自己身心,去迴向以前曾受他傷害的人。

日本朋友將這尊送子觀音送給陳漢謙。
日本朋友將這尊送子觀音送給陳漢謙。

而在鬼門關前走過使陳漢謙篤信神佛,這些年也和許多件宗教文物結下不解之緣,像供在店內神桌上的金身佛像,是有次鐵門沒有黃油了,剛好看到旁邊有放一包黃油,伸手去拿卻覺得怎麼那麼重?想不到用手去挖,竟是3公斤多的金身佛像。
「3公斤就3、4百萬啊!當初我不敢放在這裡,然後神明就在我打坐的時候跟我說:『你把我的金身放在桌子上、你就去煮菜。』我說為什麼?祂說:『你只要看到錢財,菜就會煮到不好吃』。」
店內還有尊日本求子觀音,「祂是日本311大地震海嘯,水退後,漂到我日本朋友開的古董店門口,拿起一看手跟腳斷裂。後來我一次前往拜訪,酒後夢到一個女生帶著小朋友在面前鞠躬,隔天向朋友述說,朋友認定就是這尊,就送給我帶回來。」
回家後,忙著餐廳的工作就先暫時放在桌上,想著擇日再找雕刻師修補。沒多久,一位年餘不見的雕刻師很巧地現身餐廳用餐,端詳神像後約定隔日來取。隔天來拿時跟我說,晚上睡夢中有位女生來找他,說手要怎麼刻,腳要怎麼接,描述很清楚的姿態。接著又說這件作品是他從少年時期到現在70幾歲,未曾看過的作品,因為整尊神像有5層,每一層都可三百六十度轉動,而且沒有一根軸心,認定是在一百五十年前的技術。

而讓他最有感應的古物,就是一尊不管放置在哪個位置,頭部都朝向外的樟木雕刻麒麟,當初在跳蚤市場賣皮帶攤位看到,詢問老闆要價六萬塊,覺得太貴,回家後身體竟發燒,莫名不適,決定拿錢求老闆出售。老闆說:「祂也是收藏家所收藏,在找一個能收藏祂的人。」老闆聽到我發高燒四十幾度很難過,便想著要賣給我,讓我請回去供奉。
老闆還斬釘截鐵地說:「那這尊就是在找你了!收藏家說只要想收的人有發生異樣,這尊麒麟就是要跟他了。」最後以六千元成交。由於堅信古物會找主人的冥數,陳漢謙件件都能說出奇遇記,更別說立在供桌旁黝黑的兩片門神板,是連擲十二聖筊給求回來的。
為何獨鍾台灣文物的系列收藏和保存?陳漢謙說;「因為日本統治過台灣,像『阿片小賣所』、『臺灣總督府』的牌子,還有銀行以前用的數幣板,都是先人的智慧。」
牆上掛著的日本森永公司完整的木製匾額,曾吸引日商公司想高價買回,也遭到陳漢謙拒絕。說起何種機緣開始對收藏古物有興趣,源起於回旗山遇見一老農將菜櫥埋在農地裡,被好奇的他發現崛起搬回家當書櫃開始,又因那個年代很多人家因經濟發達將家中舊家具都拋出換新,於是收藏慾望甦醒般地四處蒐集。
那麼多的收藏如何處理呢?「倉庫愈租愈多,這些物品都是很佔空間,倉庫費用又很沉重,我們如果沒有(開餐廳)也要負擔這些費用又捨不得賣掉,因為任務還沒有完成,要好好保存每個月需要八萬元的租金,所以只有做生意開餐廳來支付。」

手中的日本森永木製匾額,曾有日商想高價購買。
手中的日本森永木製匾額,曾有日商想高價購買。

牆上擺放古早物資專賣店的招牌。
牆上擺放古早物資專賣店的招牌。

陳漢謙每月要花8萬月租金來保存古物。
陳漢謙每月要花8萬月租金來保存古物。

餐廳內有各種台灣早期物品,濃濃懷舊味。
餐廳內有各種台灣早期物品,濃濃懷舊味。

中國開價兩億 拒赴陸開民俗館

什麼任務讓陳漢謙如此掛心呢?「這種理念是如何讓更多人知道,我們有那麼多好的民俗文物,吸引全世界文青觀光客來參觀台灣民俗文物。而且當初我設計民俗館的理念是有十個區域單位,收藏品不是一件兩件而是中藥行全收,柑仔店全收,每收藏一間就找一間倉庫存放。每個區域項目就是一間店。」
「進到區內像造街、中藥行、柑仔店、廟宇、唱片行這樣一個一個過去,小吃就跟著主題館呼應,如中藥行前就賣藥膳。我去日本參觀作法,他們把(主題)民俗館放在中間,外圍一圈是跳蚤市場,再外圍是街頭藝人表演,整區就像Shopping mall。」
陳漢謙說:「我對這個台灣民俗館(計劃)很小心,大陸很多官員財團跟我談,說用兩億台幣要我到廈門開設,因為有很多台灣人在那裡,他們的小孩長大了要了解台灣文化。廈門的那個官員還說:『台灣最後也是我們的,以後你們台灣的小孩要上課就來我們廈門上。』我心想為什麼你們不來台灣上,所以我不賣,歹勢。」儘管再開高價始終沒打動他的心。他直言計劃那麼久的事情,要是賣給中國真的會對不起台灣的小朋友。
家人對他的堅持理想,也都默默地支持,貼心的女兒也曾投稿報社推薦想為自家的餐廳盡點心力,「投稿去卻被退稿,坐在餐廳桌前邊吃飯邊掉淚,我說沒關係,我們的店慢慢做就好,女兒認為這家店為她開,也要讓它慢慢長大,變成可以讓人家參觀的博物館餐廳。」結果被一位美國籍導演Allen看到,好奇了解後,就豪氣地幫忙拍片去參展,片名本來是《武士刀與菜刀的故事》,因片名太長就改叫《菜刀武士》。從影片可以感受到這位曾腰繫武士刀,為妻女改拿菜刀的性情漢子,現在將台灣文物價值延續扛在肩上的使命感。

【陳漢謙 小檔案】

年齡:1964年出生旗山人
學歷:東方工專(現改東方設計大學)電子科畢
經歷:酒店經理,礦泉水業務
婚姻:已婚,育二女一子

【相關資訊】

來厝吃飯
高雄市鼎山街165號
(07)3107997
周四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