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用愛砌的厝 尤瑞豊

出版時間:2019/02/01

作者╱郭逸君

不是上工的日子,尤瑞豊還是那身標準裝束,粉紅義工團制服、防水皮靴,腰間繫著霹靂腰包,或許長期勞作關係,他沒有中年男子標配的啤酒肚,只差一頂工地帽,就像幫師傅張羅結冰水的工地主任。

他是台灣心義工團理事長,每到假日,一聲號召領著義工們,開著載滿梯子、電磨機、電鑽的大貨車凸全台灣。這群熱血瘋子偏愛往交通不易到達、資源匱乏的偏鄉衝,為貧弱者撐起抗風擋雨的屋樑。
「嘿,我們這禮拜要去那瑪夏,一起去啊!我跟你說真的很好玩。」我和「揪團達人」尤瑞豊(豊,音同禮)初次見面,他大力推銷2天1夜「蓋房旅遊行程」。
台灣心義工團超過百名義工,平日各自在工作崗位奮鬥,只能利用假日出團。星期六凌晨嘿呦、嘿呦地把工具、物資搬上遊覽車,夜車直奔那瑪夏,沿途說說聊聊,抵達目的地是不是該補個眠?沒門!上午7時要準時動工起厝啦!只要2個星期、4個工作天,一棟房子就能從無到有。
光是用聽的就讓人嚇退三步,尤瑞豊雙眼卻閃著炙熱光芒,那股衝勁感染著周遭人,跟他一起衝。
他從不喊累,難怪團員形容尤瑞豊:「就像電池廣告那隻兔寶寶,電量滿格、渾身是勁!」要兔寶寶休息,好像還難為他了。「我就很投入工作啊,假日你突然讓我沒工作,我內心會很無力耶!」
房子一蓋就是十多年,許多人問,應該蓋了不少房子吧?尤瑞豊淡淡地回:「忘記了。」
不把蓋了多少間房子當作義築之舉的里程碑,「眼前還有很多新個案,需要我們幫忙啊!」新的一年才開始,經訪視後有蓋屋、修繕需求的弱勢家庭,已經排滿整個年度,他的腳步停不下來。
義工團成員散布全台,有的經營小吃攤、有的是上班族,尤瑞豊自己是液晶面板包裝產業的老闆,在桃園開設的工廠擁有8、9成市佔率。
想在商場存活,除了產品會說話,老闆得練就拉訂單的十八般武藝。當時尤瑞豊認為要和廠商搏感情,「男人講那是應酬,生意人講那是必要」,有段時間,他陷入霓虹聲色與杯觥交錯裡。
和生意夥伴縱情玩樂、聽著酒店小姐甜喊「董仔」,醉眼迷濛中,青春女體滿足著雄性動物的征服慾。酒醒再醉、醉了又醒,酒精麻痺了神經、人在迷幻光影中失去自我。

台灣心義工團也曾投入尼伯特颱風等風災重建。台灣心義工團提供
台灣心義工團也曾投入尼伯特颱風等風災重建。台灣心義工團提供

離了酒桌,那些稱兄道弟、情慾流淌都像場夢,「房間裡摟摟抱抱、你歡我愛的關係,其實在付帳那刻已經蒸發。」

一個晚上豪擲28萬,僅剩宿醉是最真實感受,尤瑞豊醒了,告訴自己:「那種生活,不要了。」
但尤瑞豊閒不下來,40多歲的他正值壯年、事業穩定,不追逐世俗名利,人生還能做什麼?哪裡還需要他呢?他想到協助老弱,但首次參與志願服務,就被嚇到了。
他加入長者服務團體,第一個任務是幫老人家洗澡。「喔!要幫忙翻面嘛!但老人家身體很軟,很怕身體翻過去、手忘了翻,啪嚓就骨折,對大男人來說太恐怖了。」
聽起來像新手爸爸與嬰兒大鬥法,下場通常是爸爸被啼哭屎尿搞得一團糟,媽媽邊翻白眼邊挽袖接手。想到當年糗事,尤瑞豊不好意思笑了笑:「哈!半天就落跑了,我真的沒辦法。」
正好網路有團體號召幫弱勢家庭蓋組合屋,尤瑞豊報名後,從此停不下來,蓋房志工今年邁入第11個年頭了。
採訪那日我們探訪雙溪一戶人家,吳阿公獨自帶著憨兒子阿斌,在陰冷潮濕的涵洞住了20多年,2個禮拜前,義工團為阿公在涵洞上架了3房格局的新屋。
尤瑞豊沒有直接進屋拜訪阿公,腳步停在屋前一塊牌子前說:「阿公靠賣山藥過活,以前他住下面(涵洞)嘛!牌子寫『人住下面、野生山藥』,現在有房子了,我們幫他把牌子改成『人住上面』啦!」
聽到討論聲響,吳阿公打開門、阿斌跟著探出頭。

尤瑞豊每2周就送出一把鑰匙,「看到屋主快樂神情就知道做對事情了」。翻攝臉書
尤瑞豊每2周就送出一把鑰匙,「看到屋主快樂神情就知道做對事情了」。翻攝臉書

瘦小的吳阿公今年70多歲,因為關節退化,走路總是一拐一拐,他年輕時是鞋匠,「以前還有自己的小店呢!也在立法院啊、市政府擺過攤」,想來台北城裡不少達官貴客,都穿過吳阿公做的鞋。
只是慢工細活的手工鞋慢慢被工廠量產取代,阿公體力也不如前,索性把攤子收了,沒餘錢租房,只能在涵洞將就,一住就是20年,少年郎阿斌活成半百中年,心性還是個孩子。
涵洞內充斥像布料發霉的刺鼻氣味,地上淺淺一攤積水似乎從未乾過,冷風直灌也無處躲,阿公常一個人坐在風口整理作物,「金害(台語:很糟糕)!雨都不停,種的山藥都爛光啦!」
「大雨哪來,物件丟愛款款ㄟ,緊來走啊!」雙溪多雨,吳阿公住的涵洞又在低窪處,只要雨下急一些,水就漲起來,一老一弱都不能搬重,只能用繩子把家當固定,別被水沖掉就好,「東西濕掉,等太陽出來曬一曬,就可以啦!」
別人看阿公生活辛苦,近期還檢出大腸癌,但阿公總是呵呵笑,命既如此,習慣就好,只有提到兒子才忍不住掉淚,「阿斌7歲時發燒,燒到腦,人就不太會講話,見到人,頭攏嘛犁犁(台語:頭都低低的)。」
在義工團房子落成、交屋那刻,阿斌卻主動擁抱了團內志工,眼睛瞇得彎彎的,似乎很開心有新家住了,連吳阿公都稱讚兒子進步,「現在地板只要濕啊,他都會自己拿抹布擦。」
「啊這幾天落雨,屋頂有什麼地方漏水?」交屋前,義工們針對房屋主結構、牆面施工、水電開關等反覆檢查,但尤瑞豊不放心,門裡門外巡一遍,還親自問吳阿公住得有沒有問題。

吳阿公常獨自坐在涵洞裡整理農作物,希望賣個好價錢。
吳阿公常獨自坐在涵洞裡整理農作物,希望賣個好價錢。

「我對工程非常地龜毛,每一個環節都不脫節,就會是很棒的房子。」

「每2個禮拜送出一把鑰匙,我不知道那種能量從哪來,但看到屋主一家純真快樂的神情,我就知道,又做對了一件事。」尤瑞豊像顆鎢絲燈泡,旁人可以很直接感受到他的熱度與能量。
義工團又接到新個案,這次是一名單親爸,獨自帶著兩名智能障礙女兒,父女3人居無定所,「多幫一個家庭,讓台灣這個社會可以更美好!」
開工拜拜結束,一群人開始忙活,這頭釘槍打在木板答答答,那頭鐵工焊接ㄘㄘㄘ,這是工地才聽得到的交響樂章。「你不用規定誰該做什麼,大夥像家人一樣,拿工具自發上工,還會搶工作咧!那種傻勁,你看了真的會很感動。」
上午7時開工,10時鐵架屋頂立正站好,一個遮風避雨的「家」已出現雛形。另一邊婆婆媽媽在棚子裡聊天,洗菜、切菜忙不停,爐子火力全開、時不時飄出香味,只有這個角落最像旅遊團,也有些像外燴辦桌。
「就像早年農村年代的割稻飯,左鄰右舍出動人力,大夥一起忙收割,勞動完一起吃飯,那是人性最單純、人與人互助的美好。」
一早搬鋼筋、扛木板忙得腰痠腿疼,中午到了,隨意坐在路邊享用美食佳餚,互相夾菜、不時開玩笑調侃一番,「你和這個人工作在一起、住在一起,晚上累了,圍在一起喝個小酒,平常工作苦悶也可以說一說,很棒啊!」
蓋房子這件事,讓原先不認識的志工們被拉得更緊更近。禮拜天下午,工具收收準備返程,「房子在你不經意的當下,已經蓋好了。」
尤瑞豊以及團員們把義工蓋房這件事,看作快樂的2天1夜旅遊,走進偏鄉部落、飽覽沿途山水。

吳阿公(右)與兒子阿斌(左)20年來住在濕冷涵洞,如今終於擁有一個家。
吳阿公(右)與兒子阿斌(左)20年來住在濕冷涵洞,如今終於擁有一個家。

「你在做一件對的事情,又在這裡認識很多好朋友,這麼快樂,為什麼不去做呢?」

看似簡單道理,卻有不簡單的人生哲學。
尤瑞豊又說了一段故事,6、7年前,他協助家有9個孩子的原住民家庭,天真的孩子們,常繞著尤瑞豊轉,尤瑞豊想著住在高山,用品不比城市小孩齊全,於是向孩子們招招手:「房子要蓋好啦!有沒有想要什麼禮物?叔叔送你。」
孩子們開心得又跑又跳,問媽媽:「叔叔說要送我們禮物欸,可以嗎?」媽媽的眼淚,讓尤瑞豊畢生難忘:「那個媽媽跟孩子說:『人家已經送你一棟房子,你還要什麼禮物?』」
「這些年我壓力越來越小啦!」尤瑞豊能量滿滿,一面找人找錢、一面把資源落實到需要的個案身上,他說:「我希望左手收了錢、右手就能花出去,最好帳戶裡不要有多餘的錢,多餘的錢會讓人怠惰。」

尤瑞豊╱57歲

現職:興安夾板企業有限公司總經理、社團法人台灣心義工團理事長
家庭:已婚,育有2子1女
殊榮:2018台灣義行獎得主

本文經《壹週刊》獨家授權

https://www.nextmag.com.tw

攝影:楊弘熙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