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柯文哲躲不掉的兩道難題

出版時間:2019/01/30

儘管欽點的陳思宇在台北市立委補選慘敗,以柯文哲的自負,這不會是影響他要不要投入2020總統大選的關鍵。能否在短期內盡快建構起有一定效能的政黨或類政黨組織,以及如何取得美國對他的認可,或至少不排斥,才是他按下啟動鈕與否的核心因素。而這兩件事都必須在今年上半年搞定,時間急迫。

政黨合作可能選項

經過市長與立委補選這兩場仗,柯文哲更能體會政黨的組織動員有多重要,也更明白組建一個有效能的政黨有多不容易,而且組織「不是一年、兩年就可以做起來的」。但柯文哲的聲勢很難再撐一兩年,必須以現有堪用電量加上找到可運作的組織緊急快充,在2020總統大選把握他進軍總統府的最後機會。
創立新政黨固然是個做法,與現有的政黨合作也是可能選項。例如,柯文哲從不諱言,與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一直有緊密互動,「每兩三個月都會私下見面」,親民黨台北市議員與柯市府、柯家軍也相當友好,而柯、宋都標榜超越藍綠,對兩岸關係的定位與論述也相近,在政治上過人的「務實」與「彈性」風格,更尤其神似,親民黨的組織體系固然遠不如民進黨和國民黨,但比起柯自己從零開始建立組織,還是省事也及時。
且親民黨面臨生存瓶頸,柯、宋都各自面對「To be, or not to be」的終局抉擇,現在是雙方相互需要的最高點,既然「每兩三個月都會私下見面」,近期如果更頻密會商研究有創意的合作模式,完全不讓人意外。
美國因素則是影響柯文哲動向的另一關鍵。
柯文哲雖稱不上是反美,他甚至說自己是留美派,價值觀與美國相近,可是相對於檯面上有點行情的政治人物,包括較重視兩岸關係的國民黨人士在內對美國的更恭謹,在當前美中矛盾全面升高之際,柯P恐怕是美國最不了解也最不放心者,尤其他竟以強盜搶銀行只見錢卻未見警察來比喻台灣與美中關係,會進一步強化美方既有觀感。

不能被美視為敵對

其實自1949年以來,台灣每個領導人都走親美路線,無一例外也無黨派差別,美國所在意者,只在於台灣聽命配合美國當時的中國政策到甚麼程度,當美國要與北京維持良好關係,馬英九被綠營罵到臭頭的兩岸政策,曾獲得美方高度讚許,屢屢形容那是美台關係歷來最佳狀態。而對於可能影響美中關係者,美方也從不吝於敲棒子,例如2012總統大選的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就吃了美方不少苦頭。
只是如今美國要台灣配合的是努力扮好美中新冷戰形勢下的硬派角色,而蔡英文總統也努力配合,美台關係當然又是「歷來最佳」,而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的論述,放在這個時空環境裡,就顯得沒跟上美國的節拍。
柯文哲三月訪美之行,他的兩岸關係論述是否以及如何減速、轉彎,會是接受美方面試時的必答題,而美方相關官員與學者如何當面對他「曉以大義」,以及出面層級高低與態度冷熱,都是觀察美國對柯文哲態度的重要指標。
柯文哲或許一時間很難做到讓美方完全滿意,但至少不能被視為敵對勢力,否則以美國川普政府最近對他國政治的強勢介入作為,給柯文哲的小鞋會比2012給蔡英文的更難受,勢頭已不在巔峰期的柯文哲未必吃得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