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女機師的奇幻旅程 黃惠頤

14751
出版時間:2019/01/22
曾是世少網球國手的黃惠頤,如今是全世界極少數的女飛行員之一。
曾是世少網球國手的黃惠頤,如今是全世界極少數的女飛行員之一。

作者、書法題字╱曾文祺
如果人生腳本可以依自己的心思來設定,黃惠頤應該會是網球員或網球教練,不過,人生從來就沒有制式腳本,走著走著來到往左或往右的叉路,一旦擇了方向,從此人生就可能大轉彎,於是黃惠頤放下球拍,選擇飛上青天,成為了全世界極少數的女機師之一。

黃惠頤曾是2006世界少年網球錦標賽中華國手,高中畢業時申請到台大外文系,同時也以優異體育成績申請到了美國NCAA一級名校奧本大學,當時她想出國讀書未來可能性會更多,於是放棄了台大外文系。
奧本大學願意提供黃惠頤全額獎學金,她也和學校簽了約,完全沒想到最後卻因為NCAA(美國大學運動聯盟)沒通過她的資格,無法進入奧本大學。
那時她很錯愕,剛好一位在美國讀書的朋友,建議她改申請他們學校看看。結果她順利拿到獎學金,踏進美國大學的校園,而這間大學是全球知名頂尖的航空名校,被《時代》雜誌喻為「天空中的哈佛」安伯瑞德航空大學(Embry Riddle Aeronautical University)。
就這樣,19歲的黃惠頤從此人生大轉彎,從球場轉換到機場,如今26歲的她,已是美國一家民航公司的副機長。
黃惠頤剛完成4天的飛行任務,回到位於佛州的住家休例假。透過網路,隔著一萬多公里的距離,我們進行空中連線,這也是黃惠頤第一次仔細回想成為飛行員的奇幻旅程。
來美國這7年,她經歷了大學四年的專業學習,最後考上民航公司,圓夢載客飛行,前年底嫁了個外國老公麥克(Michael Cippant),「不少人問我會不會覺得自己的人生很奇特,我是覺得『人生很幸運』,好像關卡出現時總能遇到貴人,做了對的事。」
「我現在能坐在駕駛艙,看見全世界最棒的視野,一開始是同學的建議,再來是有全家族的『贊助』,加上先生麥可的指引帶路,還有公司同事的幫忙,才創造出此刻的我!」
「其實大一我在安伯瑞德念的是航空安全系,我們要了解飛航管制、飛安、研究黑盒子(飛行紀錄器)等等,這些專業科目讀起來很繁重。那時候最能讓我紓壓的就是上、下課時,看著飛機起起落落。」

在成為機師的路上,黃惠頤總以樂觀的態度來突破一道道考核。
在成為機師的路上,黃惠頤總以樂觀的態度來突破一道道考核。

看著看著,黃惠頤的內心漸漸萌生出一個念頭,「如果我也是一位飛行員,那不是更棒嗎?」

而既然就讀的是最棒的航空學校,為什麼不賭賭看!快升大二時,黃惠頤做出決定,她要駕駛飛機上青天。
但是,要成為機師的第一個難關,是需要龐大費用。儘管學費有獎學金來支應,但雜費、保險、生活費等,4年加起來大概要600萬元台幣;另外,自費考取機師必備的私人飛行執照、商用飛行執照,約又是200萬元。高達800萬元的費用不是一般家庭能支應的。
很幸運的,黃惠頤得到全家族的支持,親友們都覺得她是一個有想法而且積極的女孩,也看出了她追夢的決心,於是爸媽從一開始的反對到支持,接著舅舅拿出一部分退休金,當老師的阿姨也來贊助,「很謝謝家人的支持,媽媽特別提醒我以後要還錢,哈!等我更有能力時,當然要賺錢還他們!」
就這樣,她大二順利轉讀飛行系,非常認真的研讀專業書籍,並把握每一次飛行的練習機會,每次考核都盡全力達到合格的標準。
要成為一名機師,簡單來說,就是英文要好、身體素質佳、反應學習快速、手眼協調能力好。
黃惠頤赴美後就深知英文是「生存下來」的第一課,於是她拚命學英文,啃了一本又一本艱澀原文書,加上天生開朗的性格容易與人相處,她也很積極與外國同學交流,所以,亞裔學生可能受到的獨特眼光或是排擠,她完全沒有這些困擾。

黃惠頤(左2)與航空公司的同事們相處融洽。
黃惠頤(左2)與航空公司的同事們相處融洽。

或許因為從小打網球,也曾代表國家出賽,她來到了美國多元的環境裡適應得很快,而且憑著厲害的球技,她還是校園風雲人物。

她大一時獲選全美大學網球最佳新秀(NAIA聯盟),大二就為安伯瑞德拿到全美大學網球女雙冠軍。
她在大學畢業後,順利考到CPL(商用飛行執照)和CFI(飛行教練執照),並獲得母校安伯瑞德聘任為教官,執教兩年。
去年她更一舉通過美國一家航空公司的培訓機師招考,在受訓的6周裡,面對多項訓練、嚴格考核的壓力,她整整瘦了3公斤,終於成為「正港」機師,也是台灣極少數「擁有CFI執照並在美國飛行學校任教過的機師」。
我問她:「學飛行的過程中,有沒有什麼事情是比較難的?」
「所有的學習過程都不輕鬆,但現在回想起來,大概是我一開始學飛的時候,在『降落』這個環節上,花了很多時間一再學習,像是何時該抬起機鼻?如何選擇降落的那個點?如何更平穩的降落?都是學問,過了降落這一關,好像就越來越順利了。」
黃惠頤個性活潑但也很沉著,走在通往飛行的路上,她付出很大的努力,加上飛行天分,讓她順利啟航飛向天際,謙虛的她說,只要勤學再勤學,就有機會達成目標。
她的姊姊黃惠祺也說:「妹妹是個很純真、直率、有自己想法的人。從小只要設定目標,就會盡力一搏。當初她有機會上台大外文系,不過,她下決心要到美國讀書,就開始自己製作影片送資料申請大學,一步一步向目標前進。」「惠頤的特質就是不管遇到什麼難事,她看的都不是『難題』,而是去想該怎麼做、用什麼方法來『解題』。」
依據國際女性飛行員協會(ISWAP)去年底統計數據,全球女機師比率僅5.4%。由此可見,黃惠頤要成為美國民航公司的副機長,非常不簡單!「在美國身為少數的亞裔女機師自然會受到矚目,不過,只要熱愛這份工作,鎖定目標做個優秀的機師,其他的事對我來說並不會有什麼困擾。」
電影裡的機師總是穿著筆挺制服,帥氣的拖著行李走在航廈裡,身上好像會發出光茫,我問黃惠頤:「身為副機長,你是什麼感覺啊?」她笑著說:「表面就冷靜接收旅客投注的目光,內心的感覺就很棒啊!」
黃惠頤服務的航空公司主要飛美國國內線,去年9月她開始擔任副機長,展開飛行夢的翅膀,目前最遠是飛到加拿大多倫多。
副機長主要任務是什麼呢?「簡單來說,就是協助機長做出正確決定,多一雙眼睛來確保飛行安全,我們是一個團隊,一起負責安全將乘客載往目的地。」
她舉例,假設遇上天候很糟,副機長就要協助計算剩餘油量,有沒有辦法改降到鄰近的機場來避開風險?
「你覺得以往運動員的底子,對於飛行有幫助嗎?」黃惠頤毫不猶豫回答:「一定有!有時飛行工作量比較多,看儀器、聯繫塔台、關注飛機的速度、高度等,運動員奠定的良好體能以及手眼協調性,幫助很多。」

大學時期的黃惠頤(中間藍帽者)曾為母校奪得全美網球女雙冠軍。
大學時期的黃惠頤(中間藍帽者)曾為母校奪得全美網球女雙冠軍。

一般人總會想像開著飛機穿梭在藍天白雲中,是多浪漫的事,而真正坐在駕駛艙裡的黃惠頤看著窗外的風景,卻常是「有時見雲是雲,有時見雲又不是雲」。「飛機起、降是飛行工作最繁忙的階段,對於眼前的雲朵,就會用科學的角度去評估雲層、天氣型態;當飛機到了穩定的飛行高度,也是會轉換一下大腦來欣賞風景,從駕駛艙看出去的視野,蠻特別的!」她尤其喜歡夜間飛航,瞧著眼下城市斑斕燈火的景象。
與機長老公麥可相遇,又是黃惠頤來到美國前,從沒有想過的奇妙人生境遇。
他們兩人是在看小聯盟職棒賽時相識的,那時黃惠頤讀大一,麥可則是安伯瑞德的飛行教練,不過,麥可只比她大二歲,「到了大二,我就感覺他很喜歡找我說話,想想,就給他一個機會吧,哈哈,就這樣遇上我的MR.RIGHT。」
因為近水樓台,他們開始交往,而得到滿載愛情能量的麥可,飛行事業也有新進展,他考取另一家美國民航公司,兩年前升任機長。
麥可也是黃惠頤一路求學及就業路上的最佳「私人飛行教練」,他們前年底於佛羅里達登記結婚。「他是一個處處都先想到我的人,脾氣非常好。」有趣的是他們有著「夫妻臉」,雖然一個是阿兜仔、一個是台灣女孩,笑起來真是相似。
因為兩人服務於不同的航空公司,一個月有大半時間各飛東西,他們盡量把休假排在一起。黃惠頤有搭過麥可開的飛機,麥可則滿心期待有機會也要坐上她服務的航班。
還非常年輕的她已設定好中程目標:「升上機長,到更大的航空公司,世界翱翔。」
不過,黃惠頤和麥可還有一個更長程的夢想,她說,麥可打算退休後要在台灣開一家BBQ餐廳,「到時候我們全家人就可以一起幫他圓夢啦!」

黃惠頤(前排左2)的家人都很喜歡麥可這位洋女婿。
黃惠頤(前排左2)的家人都很喜歡麥可這位洋女婿。

黃惠頤 26歲

★現職:美國一家民航公司副機長
★學歷:安伯瑞德航空大學飛行系
★家庭:已婚,先生麥可為機長
★經歷與成就:
.2006世界網球少年錦標賽中華國手
.大一時獲選全美大學網球最佳新秀(NAIA聯盟)
.大二贏得全美大學網球女雙冠軍
.取得美國私人飛行執照、儀器飛行執照、商用飛行執照、飛行教練執照
.擔任安伯瑞德航空大學飛行教練2年

照片:黃惠頤提供

作者、書法題字╱曾文祺

書法藝術家、自由媒體工作者,曾任21年體育記者,完成2次書法個展、53場馬拉松、6本著作。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