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晚餐】大哥瘋挖礦

14562
出版時間:2019/01/21
黃立成從直播到跨入區塊鏈的虛擬貨幣,渾身充滿創業鬥魂。
黃立成從直播到跨入區塊鏈的虛擬貨幣,渾身充滿創業鬥魂。

作者、攝影 陳敏郎
來到台北101斜對面的餐廳,看看錶,比預定的晚上6時早到20分鐘。服務生詢問訂位大名,「啊,我不知道用誰的名字訂位的,有沒有黃立成先生訂的位?」「是大哥嗎?這邊請。」黃立成這名字和「麻吉大哥」稱號相比,辨識度和知名度果真差一點。黃立成的經紀人Fish到了,她說,約這裡最安全,因為大哥就住樓上,他一定不會遲到。等人時間,Fish爆了幾個黃立成的料。

第一爆,黃立成有潔癖,在麻吉時期,他下台後的衣服,不能和其他人混在一起,他嫌別人髒,怕自己的衣服被別人的汗臭味搞臭。 
第二爆,黃立成永遠吃同一種東西,出外景時只吃麥當勞同一號餐,工作人員也別無選擇就吃同號餐。黃立成認為,他點的餐很好吃,別人也要吃。於是大麥克餐一點就是2、30份,方便工作人員購買。
第三爆,黃立成有強迫症徵兆。睡覺時,躺的位置和角度感覺不對,就睡不著;下床,走到房門口,重新再上床;萬一還是不對,再重來,直到自認躺的角度對了,才會安心閉上眼。
第四爆,黃立成痛恨所有除不盡的數字,17除外。他覺得除不盡的數字太難搞,直到有一天朋友告訴他:「你們麻吉兄弟不是最重義氣?」17就是義氣啊。黃立成眼睛瞪得大大,有如發現新大陸,從此愛上17這組數字,愛到公司名也叫17。加上朋友跟大哥說麻吉的筆劃是17劃,17唸起來跟義氣相近,所以就喜歡上17這個數字。

花1500萬台幣 「摸一下看看怎麼回事」

爆料時間咻地過了半小時,人呢?5分鐘後,黃立成走進來,坐定後,服務生來點餐,Fish跟我使了個眼色,意思是馬上就能證明剛剛說的是不是無誤。黃立成想都沒想,菜單看都不看一眼,「就那個切得很薄的牛小排」,果然一成不變。他倒是推薦我吃松露燉飯、嫩蛋、還有巧達湯,沒要求我跟著他吃牛小排。
黃立成渾身充滿創業鬥魂,從直播到跨入區塊鏈的虛擬貨幣,在發問前我給他兩個數字。2017年12月,比特幣價格衝到1萬9511美元,今天只剩3542美元(2018年12月18日),「你搞虛擬貨幣,不怕傾家蕩產?」傾家蕩產這4個字,對中文看不懂幾個字的黃立成來說有點深奧,「賠光錢啦!」黃立成說,為什麼會賠光,他又不是把所有現金都拿去搞虛擬貨幣。2017年,他第一次接觸虛擬貨幣,朋友推薦他投資,保證大賺一票,「那些朋友太油條,不靠譜。」他左耳聽右耳出。直到17 Media的首席工程師向他介紹以太幣,工程師的專業知識讓黃立成相信這應該靠譜,於是拿了50萬美元投資以太幣。黃立成強調,花1500萬台幣,「摸一下虛擬貨幣,看看是怎麼回事,哪些人在玩,怎麼玩,遊戲規則怎麼訂。」錢就這麼多,不會賠光的。
而之所以創立秘銀幣,則是受到以太幣創辦人布特林的啟發。2017年布特林來台會見開發者,黃立成在後台和布特林碰到面,驚覺虛擬貨幣的無限空間,「弟弟,你才22歲,很屌哦!」他也想跟布特林一樣屌,回家後,秘銀幣一點一滴在腦中成形。


拒絕走捷徑 「關掉所有聲音做自己」

秘銀幣主打「社交挖礦」,成立後,黃立成不斷強調,「不要買我的幣,請來挖我的礦。」但仍出現有所謂的顧問,在外頭打著黃立成名號坑錢的是非。是非並沒有擊退黃立成,秘銀陸續登上日本的Liquid、新加坡的OEX及Tokenomy交易所。2018年2月,秘銀向全球最大虛擬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叩關申請上架。黃立成說,至少數十人透過關係向他「自我介紹」,吹噓可以很快讓秘銀在幣安上架,黃立成坦承曾心動過「花錢走捷徑」。也許是年紀大了,他選擇最笨、卻是最靠譜的方法,寫信向幣安老老實實申請,申請信一去3、4個月沒消沒息,好不容易等到回音,幣安提出一大串問題,要求秘銀據實以告。黃立成形容,幣安問問題的精細度「好像整家公司要被看透,你是不是要接收我的生意?」好幾次,他一度想放棄,因為不想將公司的營業祕密全盤托出。
2018年12月15日,秘銀總算在當天晚上10時登上幣安,是台灣首個上架幣安的虛擬貨幣,同時也是台灣唯一擠進CoinMarketCap全球前60大的虛擬貨幣。問黃立成上架幣安這件事讓你學到什麼?「關掉所有聲音做自己」,如果沒有拒絕所有的「捷徑」,現在很可能還在晃東晃西,幸好照規距來,關掉雜音才能專心。
由於幣安的日交易量高達10億美元,上架幣安,代表秘銀的開發品質獲得肯定,而擠進全球最大交易所,也讓秘銀的流通性更高。「恭喜啊!一上架就排名60幾。」黃立成突然「Fuck」的一聲,跌了,現在80幾啦。
服務生端上黃立成的牛小排,色香味俱全。享用牛小排前,黃立成要服務生先來盤麵包,他刮起奶油,我按下快門後拿給他瞧瞧,「這張不錯,笑得很開心又自然。」「嗯不錯,而且吃麵包好,bread除了是麵包外,也是錢,這個好。」(美國古老俚語,稱bread是錢的一種)。吃完麵包,動起刀叉,黃立成一口一口吃牛小排,連拍了好幾張,告訴他很多人不喜歡吃飯時被拍照,嘴巴在動不好看,「沒關係,我不是靠臉吃飯。Everything’s OK.」


黃立成對秘銀的下一個規劃是從「社交挖礦」提升至「娛樂挖礦」。他認為,目前娛樂圈的版權透明度不夠,比方說,他們L.A.BOYZ的成名曲,在公開場合到底播幾次,是一個大黑洞,版權人的權益保障模糊,秘銀可以成為版權買賣的交易平台。黃立成舉了一個例子,透過秘銀交易平台,知名作詞家方文山可以將歌曲以虛擬幣的方式賣出,可以全賣也可以賣一部分,化整為零在平台流通。假設賣出時每枚價格是1000美元,後市如漲到2000、甚至3000美元,方文山可以將剩餘股份再賣,也可以買回賺取差價。此種交易模式,版權人的權益不會一次就賣斷,虛擬貨幣是一種信任交易,可以生生不息,活愈久領愈久。
黃立成說,他投入區塊鏈學到的東西,最後還是希望回饋到自己最原始的專業上,將科技導入演藝事業,這是他熟悉的事,也是最愛的事,同時是能做的事,他要走一條新的路,沒有和其他唱片公司對打的意思。這個構想,2019年第一季就會上線。
邊享用黃立成推薦的松露燉飯邊問他「你對投資怎麼這麼有興趣?」他的口頭禪再度出現:「Fuck,我國小四年級就開始接觸到股票。」他毫不虎爛地說,國小四年級時,老師舉辦了一個股市投資比賽,死黨David Lee出了個鬼點子,要他一起買Penny Stock(水餃股),「Oh Shit! Penny Stock? Fuck!」譙歸譙,黃立成還是跟著最佳損友買進水餃股,大起大落的水餃股果然打敗成份股,拿下比賽前二名成績。
黃立成還說,股神巴菲特是他的偶像,近幾年巴菲特不斷買進蘋果股票而大賺,他比巴菲特更早,曾買過每股9美元的蘋果股票。聽到這段,該套句他的口頭禪:「Oh Shit! 9 dollars?」抱到現在,你豈不是發了?結果漲到11、2美元,他就跑了,抱不住啊,「Fuck!」
投資股票的人,十個有九個愛聽名牌。黃立成有個阿姨,有天來到家中跟他們炫耀說,她因為買了一檔股票而賺進一棟位在墨西哥海邊的別墅,邀請黃立成和他家人去海邊度假。來到現場,實在太美了,看到藍天白雲,白淨的沙灘,最重要的是那棟別墅,黃立成貪心大動,跳上車買進股票,結果下場一定是悲劇的。上車後只漲一點點就開始大跌,「這叫最後一隻老鼠」,黃立成又聽不懂這句話了,反正就是你慘了的意思。講起這段悲慘往事,黃立成說,人家墨西哥度假只花幾百美元,他花了好幾萬美元。累積的投資經驗愈多,黃立成現在會勸朋友不要跟別人推薦股票,賺,人家最多請你吃頓飯,賠,會怪你一輩子,何必呢?


許下3個願望 「當總統這件事最重要」

從直播到虛擬幣,黃立成管理的員工數約500人,問他「你是個好老闆嗎?」他說,應該可以做得更好,「哪些地方,你覺得不夠好?」黃立成說,他不夠專心和員工溝通,喜歡碰一些新東西,員工常常搞不清楚他到底要做什麼,決定做秘銀時,員工都不知道,等到告訴員工,「什麼,我們要做虛擬幣?!」他說,溝通不夠就是這樣。
他自認不是好老闆的另一個缺失是「fire的人不夠多」。黃立成說,每次他很想fire人時,因為下不了手,人就留了下來,結果問題沒解決,等到想fire的人真的走了,公司業績立刻大進步,「Fuck,早知道就早點fire掉。」他補充說,2019年他一定要fire更多人,下不了手,就交給CEO,反正他現在只掛名非執行董事,黃立成認為照字面解釋就是「廢物董事」,既然是「廢物董事」,就授權CEO去當壞人。
最後,黃立成說,他有3個願望,第一是當總統,第二是蓋迪士尼樂園,第三是買一支NBA球隊。他說,當總統這件事最重要,為什麼呢?因為當了總統,才可以罵底下的官員,問他們為什麼台灣沒有迪士尼樂園,沒有環球影城,人家上海有、香港有、新加坡也有,就台灣沒有,Oh Shit!!




黃立成

★年齡:47歲
★現職:秘銀創辦人
★學歷:
P.P.D.from
The School of Hard Knocks
★經歷:歌手、17 Media創辦人、麻吉娛樂創辦人

作者、攝影 陳敏郎

《蘋果》專欄「誰來晚餐」,在各式食堂約訪企業家,分享經營之道與人生故事。
每周一見報。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