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夯人誌 :癲狂 DNA之父

出版時間:2019/01/20

撰文╱蔡文英

有人說他將跟牛頓一樣永遠被世人記得,也有人把他跟達爾文相提並論。他34歲就摘下諾貝爾獎,成了全球知名科學家。但他也是說出黑人天生比白人笨、胖子應徵不上工作、孕婦應可將同性戀胎兒打掉等爭議言論的性別歧視者、恐同者和種族主義者。這位毀譽參半的學者是現年90歲的華生博士,著名生物學家威爾森曾說:「華生是我見過最討厭的人。」

華生(James D. Watson)是美國分子生物學家、遺傳學家和動物學家,與英國學者克里克(Francis Crick),在1953年確認了DNA(去氧核糖核酸)的雙螺旋結構,1962年摘下諾貝爾獎生理學或醫學獎,被尊稱為「DNA之父」。
華生在最近播出的紀錄片中,重申黑人平均智商低於白人是基因所致,被服務數十年的冷泉港實驗室(Cold Spring Harbor Laboratory,CSHL)撤銷所有榮譽職銜,引發一陣譁然。家人說華生去年10月出車禍,如今對周遭的認知有限。外界無法得知他對最新風波有何反應。
華生在2007年就向英國《周日泰晤士報》表示:「儘管很多有色人種很聰明」,但他對非洲前景感到悲觀。「我們一切社會政策,都以他們跟我們同樣聰明的基礎而定,但所有測驗顯示這不是真的。」
引爆爭議後,華生道歉並撤回言論。當時CSHL解除華生的主席等所有行政職,但保留榮譽職。華生在本月初美國公共電視台播出的《美國大師:解碼華生》紀錄片中,被問到對種族和智商之間關連的想法有沒有改變時稱:「一點都沒變。」這次CSHL大聲譴責,撤銷他所有榮譽職,與他完全切割。紀錄片拍攝華生的時間是去年6月。
1928年生於芝加哥的華生,大學和博士都念動物學。他1951年遇見英國科學家威爾金斯(Maurice Wilkins)時,研究的是噬菌(phage)。威爾金斯提到自己研究的DNA的X光繞射(diffraction)資料,建議華生改變研究,因此華生聯繫英國劍橋大學卡文迪許實驗室的克里克,之後就是歷史記載的華生和克里克在1953年確認DNA雙螺旋結構的故事,1962年諾貝爾生醫獎頒給他們兩人和威爾金斯。華生和克里克一起完成了不起的科學成就,然而兩人關係有些緊張。

華生(左)和克里克一九五三年展示他們的DNA雙螺旋模型。翻攝網路
華生(左)和克里克一九五三年展示他們的DNA雙螺旋模型。翻攝網路

華生笑說本想在《雙螺旋》開頭寫:「我從不用謙虛的心情看待法蘭西斯(克里克)。」

但律師要他改成「很少」。華生說克里克缺乏幽默感,有時很古板。華生跟威爾金斯的關係也很微妙。解開DNA雙螺旋之謎後,華生和克里克都不敢跟威爾金斯說他們破解了他的問題。卡文迪許實驗室另一科學家建議他們打電話給威爾金斯,說他們有個威爾金斯可能感興趣的東西,請他看一下。威爾金斯看完華生他們製作的模型後,了解到這可能是DNA結構的正確答案。華生邀威爾金斯在他跟克里克發表於《自然》期刊的論文掛名,但威爾金斯說他也要發表相同主題論文而婉拒。
後來威爾金斯在自傳提及,他沒在華生他們的論文掛名是最大錯誤。因如果他沒拿X光照片且告訴他們他的研究資料的話,華生和克里克就不會有那樣的成就。不過,幸而後來諾貝爾獎將他們3人並列得主。華生受訪表示,大家都忘了佛蘭克林(Rosalind Franklin),因她已在1958年過世。
許多人認為英國出身的佛蘭克林,對於發現DNA結構的貢獻未得到應有地位。因有她拍的關鍵DNA分子的X光繞射照片,才有華生他們的發現。華生未經佛蘭克林和她上司威爾金斯的同意,用了那張照片。華生還在《雙螺旋》一書中毒舌批佛蘭克林的穿著和化妝,「沒著重女性特質」,還質疑她的智力,懷疑她有自閉症,貶低佛蘭克林在科學界的角色。這讓華生招致不少負評。

佛蘭克林拍的DNA的X光繞射照片,讓華生和克里克得以推論出DNA雙螺旋結構。
佛蘭克林拍的DNA的X光繞射照片,讓華生和克里克得以推論出DNA雙螺旋結構。

華生曾向英國《衛報》坦承:「羅莎琳(佛蘭克林)是我的十字架,我會背著它。」

華生在1940年代就來到CSHL,擔任後來也獲諾貝爾獎的學者盧瑞亞的研究助理,當時實驗室由幾棟老舊建築構成。如今CSHL宛如五星級飯店,位於紐約長島北海岸山丘上,俯看停滿遊艇的小海灣。120多年來這裡已出了8名諾貝爾獎得主。
華生當過CSHL主任、董事長和主席,帶領CSHL成為全球數一數二的分子生物學中心;他也是2005年極具野心的「人類基因體計畫」靈魂人物,是20世紀最有影響力科學家之一。
《衛報》指出,華生一生很少向任何人或事妥協,是堅定的自由派。此外,他的藝術品收藏頗負盛名,藏品包括瑞士裔德國畫家保羅克利、法國畫家安德烈德蘭等名家之作。華生對自己能力的上限也直言不諱。他說在芝加哥念大學和到印地安那大學念博士,他成績不算突出,拿B比拿A多。那他如何從成績普通的學生,變成找出20世紀最關鍵科學發現的兩位偉大學者之一呢?華生答:「我不是絕頂聰明的人,不像法蘭西斯。」他形容自己的成功來自於「學會下一步該做什麼,找到人幫忙完成。我非常專注且沒耐性。」
華生堅持基因先天的影響大於後天的立場,為他招來麻煩。他說過是基因造成愚蠢,基因篩檢可以解決問題。他還說:「你不會說有些人天生不討喜,但有時事實就是如此。若接受人類是演化的產物,那麼你會對事實保持開放態度。不管喜不喜歡,不公平歧視的確存在。」
《華盛頓郵報》曾報導,華生口無遮攔的挑釁者形象鮮明,有時是對同儕的詆毀性言論,有時則被視為性別歧視者、恐同者和種族主義者。華生在2000年對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聽眾說,曬太陽多寡會影響人的性慾:「那就是為何會有拉丁情人,你從沒聽過英國情人,只有英國病人。」他還說瘦子都不快樂,因此他們天生比胖子更有野心。華生還說:「當你在面試胖子時會感到難過,因為你知道你不會僱用他們。」
2012年華生在科學會議上說:「有女性在旁會讓男性感到更有趣,但他們的效率可能變差。」他最爭議的性別歧視言論算是1997年向英國《周日電訊報》表示,如果孕婦知道肚裡孩子帶有同性戀基因,她不想要的話,應獲准墮胎。事後華生稱他被斷章取義,他是說如果碰到這種情況,媽媽應可選擇是否墮胎。

華生服務數十年的冷泉港實驗室位於紐約長島的海灣區。翻攝官網
華生服務數十年的冷泉港實驗室位於紐約長島的海灣區。翻攝官網

華生於2014年公開抱怨科學界把他當空氣,英國遺傳學家盧瑟福批:「這跟他科學上的偉大無關,而是長期以來的邪惡性格。」盧瑟福在《衛報》撰文稱:「當科學很偉大、科學家值得稱讚時,請歌頌吧!但當他們變成可怕偏執者時,也讓我們誠實以對。就像DNA,人既麻煩且複雜,有時充滿醜陋錯誤。」
華生堪稱20世紀下半最具影響力生物學家,他帶動整個新時代分子生物學和遺傳學發展,他寫的教科書《基因的分子生物學》為新的科學分野下定義。從哈佛到CSHL,華生訓練新一代分子生物學家。他也利用自己的知名度,為人類最先的基因體定序等計劃搖旗吶喊。
在華生領導下,原本財務困難的CSHL恢復生機,他把它帶進腫瘤病毒學,即如今癌症基因研究和癌症分子基礎的分野。科學上的成就替華生贏得無數獎章,如此崇高科學成就卻因他一再的爭議性發言蒙上污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科學歷史學家康福特形容華生是「半職業自走砲」,康福特認為華生對種族的看法是用遺傳學的濾鏡看世界,「一天到晚想的都是基因的話,會有危險。」
部分學者認為不該在這時讓年邁的華生再出來公開發言,紀錄片製作人曼努奇則說拍攝前,已再三跟華生確認想法。華生在片中說他是羅斯福時代的產物,一直相信基因很重要:「在這程度上,我傷害了人」,「當然,我感到後悔。」著名生物學家威爾森(Edward O. Wilson)雖然後來還是跟華生成了朋友,他曾說華生是他見過最討厭的人。威爾森在自傳提到,「在部門會議上,華生向四面八方發射蔑視。他總是避開禮貌性對話,認為那只會鼓勵傳統主義者待著不走。因為他偉大的發現及後續的成果,大家都容忍他的無禮。」「華生年輕就贏得歷史名聲,讓他成了生物學的卡利古拉(Caligula,羅馬帝國暴君)。」

DNA結構圖

華生和克里克於1953年解開了DNA結構之謎。藉由他們的發現所開啟的分子生物學工具,用於發明救命的治療法,並研發出基因編輯技術Crisper,造福無數人。


DNA發現之路

許多人都誤以為是華生和克里克在1950年代發現了DNA,其實不然。事實上,DNA最早於1860年代末期,由瑞士化學家米歇爾(Friedrich Miescher)發現。之後數十年其他科學家,例如美國生物化學家李文(Phoebus Levene)和奧地利生物學家查加夫(Erwin Chargaff)等人根據此發現,進行實驗,揭開更多DNA分子的細節,包括它的主要化學成分,以及它們相互連結的方式,如果沒有這些先驅者奠定的科學基礎,華生和克里克也許不可能在1953年達到破天荒的結論—DNA分子是以3D的雙螺旋方式存在。

華生小檔案

年齡:90歲,1928/04/06出生於伊利諾州芝加哥
學歷:芝加哥大學學士、印地安那大學博士,都主修動物學
家庭:與妻子伊麗莎白育有魯夫斯及唐肯2子
經歷:
.丹麥哥本哈根國家研究員
.英國劍橋大學小兒麻痺研究員
.1955年 進入哈佛大學任教
.1961年 當上哈佛教授
.1968年 在哈佛任教同時,當上冷泉港實驗室(CSHL)主任
.1976年 離開哈佛,成為CSHL全職主任
.1994-2003 任CSHL董事長
.2003-2007 任CSHL主席
.2007-2019 任CSHL榮譽主席
成就:
.1962年諾貝爾生醫獎
.美國總統自由勳章
.國家科學獎
.禮來生物化學獎等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
.英國皇家學會會員
.全球35所大學榮譽學位
著作:
.《基因分子生物學》(The 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Gene)
.《雙螺旋》(The Double Helix)
.《細胞分子生物學》(The 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Cell)
資料來源:綜合外電

1962年諾貝爾生醫獎
1962年諾貝爾生醫獎

“ I’ve had strong opinions probably since I was born. It makes you unpopular, but what can you do ? ”

「我可能打從出生開始就有很強烈的意見。這會讓你不受歡迎,但你又能如何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