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峰農會總幹事黃景建 打造台灣清酒傳奇

出版時間:2019/01/19

作者╱唐復年
攝影:唐復年(部分圖片業者提供)


1995年5月2日,28歲的黃景建,到農會工作的第2天就喝醉了,想請假卻被前輩告誡,「這裡沒人會因喝醉請假」;而今一手推動的「初霧系列」酒款,連年獲國際大獎,讓早已是「香米故鄉」的台中霧峰,再寫下台灣清酒的一頁傳奇。

霧峰農會總幹事黃景建家中4代務農,曾祖父做香蕉外銷,爺爺種香蕉、鳳梨,父親種洋菇菌種。他出生時,祖父在菜市場內開米店,所以他是道地菜市場長大的小孩。
黃景建說,從小接觸農作,不論橘子切片或蘆筍罐頭都做過。然而,黃景建另一個背景是「政三代」,爺爺是代表會主席,父親黃正義當過台中縣議員、台中縣議長、台灣省議員。

政三代從基層做起

有著傲人家世,黃景建從小很會念書,國高中念的是明星學校-衛道中學,政大畢業後,出國喝洋墨水,在美國西雅圖大學拿到企管碩士學位,1994年返台,先到建設公司及建築經理公司工作15個月,後在長輩安排下進入霧峰農會,從最基層的出納員做起。
黃景建老實說:「那時我對未來沒有明確目標,甚至不太了解農會要做什麼?只知道對人要客氣、有禮貌,盡量服務別人,不希望自己做不好,壞了父親及爺爺的名聲。」
他說,初期為跟基層打成一片,經常下鄉與農民搏感情,婚喪喜慶或廟會社團活動,都積極參與。黃景建說:「當時台語說的不是很溜,就先告訴別人我是黃正義的小孩。」他同時悟出,「最簡單的語言就是『喝酒』的道理」。
他說:「久而久之,大家覺得我滿好相處,沒有什麼距離,我也一直是用這種心態在經營農會。」頂著留美企管碩士光環,黃景建的謙卑態度,普遍獲得長輩欣賞。

從出納到櫃台,在農會信用部換過不同職務,有位長輩告訴當時的總幹事,「既然景建未來要接(總幹事),推廣股一定要去歷練!」就這樣他又被丟到完全不同的領域。
黃景建說:「推廣股長那3年多的歷練,對我影響最大,過去都是農校畢業或有農業專業知識的人來做,像我這樣背景的人去接,是很特別的,也讓我真正認識農會,知道農會應扮演什麼角色,才能幫到農民。」
怎樣才能幫到農民?黃景建說,第一是降低生產成本,盡量找資源,例如爭取農藥、肥料補助;第二是輔導農民將農產品分級包裝,這樣市場賣價好,收益自然好。他說,霧峰農產品以龍眼、荔枝、鳳梨及菇菌類為大宗,懂得分級包裝,非常重要。

整合資源幫助農民

2001年3月接任總幹事,黃景建又有了不同視野,他說:「農民沒有資金、沒有技術,甚至沒有想法,更沒有企業經營的概念,要農民自己去整合很困難,如果只透過產銷班,相對成果沒那麼好,乾脆由農會來做事業!」
黃景建上任前,霧峰農會只有1座米廠專做公糧收購,沒有小包米,更沒有益全香米。好在當時位在霧峰的台灣農業試驗所團隊,在郭益全教授帶領下,將日本稻種「絹光」與台灣本土品種「台4號」配種,歷經9年培育出「台農71號」,命名為「益全香米」。
黃景建回憶:「那時台灣剛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大家很擔心衝擊稻米產業,我想與其擔心,還不如及早準備。如果我們自己有好的品種、有保障的價格,根本不用擔心沒競爭力,而且,農試所在霧峰,在地育成的新品種,我們責無旁貸!」
黃景建決定力推「益全香米」,且一開始就採契作,保障稻農收益,每公斤乾穀從19元、20元、21元一路攀升,2016年起,已連3年達最高價每公斤28.5元。
益全香米的契作面積,從最早7公頃開始,現在已有300公頃,連同沒契作的加總,全霧峰已有600公頃,佔當地稻米種植過半面積,目前1年2期的產量高達4000噸。
「香米要好吃,產量就不能太高,過去有保障價格,農民認為種愈多就收愈多,農藥肥料跟著下多了。」黃景建於是透過比賽及交流體驗,讓契作戶以品質為導向,如稻子收成曬乾後,取樣去測「食味質」,分數超標,就幫農民加價,用盡方法鼓勵農友往品質發展,不要只重產量。

初霧系列清酒選用自然農法種植出的益全香米釀造。
初霧系列清酒選用自然農法種植出的益全香米釀造。

伴手禮送出知名度

「相同的,成本墊高時,售價也高,有沒辦法讓消費者買單?消費者是否認同品質及品牌?如果賣不動,就沒辦法消化這些稻子。」黃景建說,所以農會在品牌經營、市場行銷等層面努力,不下於生產線上的農民。
「我們高價契作香米,很多人不看好,有糧商背後冷言冷語,『你們怎麼可能經營得下去?』」黃景建卻說:「民以食為天,米是一定要吃的東西,頂多不賺錢。」他老實說,剛開始的確賣不完,但農會常要送禮,自從種了香米,會員紀念品或年節送客戶、來賓的伴手禮,全改送米,「此後再也不買鍋碗瓢盆當禮品!」
他說,很多人吃了益全香米為之驚艷,上癮就會重複購買,「送米」這個意外之舉,讓益全香米的知名度大增。加上2004年起舉辦的全國稻米品質競賽,益全香米連4年得獎,2007年到2011年間,也4度獲全國十大經典好米殊榮,「霧峰是香米故鄉」的名號,就這樣打響起來。
3年多前,黃景建再把益全香米推進到2.0版,以自然農法、友善耕作方式栽種,利用枯草、落葉與少量益生菌製作草葉堆肥,捨棄農藥及化學肥料、除草劑,目前面積達40甲。

以自然農法栽種的益全香米,讓生態都回來了,農友們都樂不可支。
以自然農法栽種的益全香米,讓生態都回來了,農友們都樂不可支。

黃景建說:「先人交給我們怎麼樣的土地,我們以後就該怎麼樣的交給後代子孫。」否則長期使用過多肥料,對土地、農作物品質與環境,都有負面影響,雖香米產量減,但病蟲害也少,與自然對抗的能力提高了。他舉例,田裡蝌蚪、青蛙、蜻蜓都變多,紅冠水雞也來下蛋,水保局設了棲架後,成功吸引黑翅鳶覓食棲枝,還在空中尋找獵物,當發現獵物時,就俯衝而下,不僅留下美麗身影,也幫農民消滅田間危害的鼠類。
同時,擅長行銷的黃景建,也懂得透過企業認養模式,提高農友收入,企業除可拿到客製化包裝的香米,也能到故事館用餐、參加音樂會、品米會、田間野餐等VIP級服務,因有助於提升企業形象,獲得不錯迴響。
「但這樣做,自然農法的香米還是賣不完啊!」黃景建笑笑說,「品質這麼好,當然是留下來釀酒用。自然農法的米雖然比較貴,但用來製酒,其實成本是不高的。」
談到霧峰農會開創釀酒事業,時間要回到2005年。黃景建說,那時香米已發展到一定階段,但單一品牌要持續風光10、20年不太可能,需要持續加值,一般加工如米餅乾,做得好就會被複製,生命周期太短,像日本有很多高級米的產區,亦有當地自釀的清酒,且釀酒技術門檻高,複製可能性低,但這一切得從零開始,是一件比生產香米更困難的事情。
黃景建很感謝當時農委會輔導農會企業經營的計劃,提供經費挹注及人員訓練,也因緣際會與日本釀酒名師、東北大學教授廣井忠夫搭上線,從農會員工中,先挑2人在台灣學日語,再前往日本新潟酒廠受訓3個月。
結訓時,理監事們專程組團赴日,把2人迎接回來,同時把閒置的萬豐穀倉修復成釀酒廠,但因部分設備未能一次到位,幾經波折,2007年第1支清酒終於上市。

益全香米外包裝融入霧峰農地地景。
益全香米外包裝融入霧峰農地地景。

初霧奪世界級金牌

當時透過票選命名,霧峰農會決定將清酒系列命名為「初霧」,主要取其首次在霧峰生產成功、品質首善之意,也隱含打造成霧峰代表產品的心意。
談到口感,相較日本清酒多以專用酒米製作,黃景建直接採用飄散芋頭香氣的益全香米釀造,與日本使用釀造用米的習慣不同,也造就出「初霧」系列果香濃郁、細膩,且有米香甘甜餘味的特質,這是與日本清酒較大的差異之處。
除純米清酒,黃景建也認為,水果是台灣最具競爭力的農產品,也最能代表台灣,所以在清酒之外,他也嘗試以台灣水果元素開發的新款酒品,提升產業價值。包括已上市的荔枝蜂蜜酒、黑糖龍眼燒酎等,「我們早就在研發檸檬蜂蜜酒,可惜還沒上市,沒搭上最近的『檸檬蜂蜜』熱潮,哈哈!」黃景建一面笑著,一面忍不住搭起日前無黨籍台北市長參選人吳洋的時事梗。
「初霧」系列的清酒,連年在國際比賽中獲獎,最讓黃景建驕傲的是,今年台灣有6支酒參加德國及比利時布魯塞爾的世界酒類評鑑,有4支拿到金牌獎,其中3支來自霧峰農會,分別是初霧•純米吟釀、初霧•燒酎,以及荔枝蜂蜜酒。

初霧系列酒款連年獲得國際大獎。設計圖片
初霧系列酒款連年獲得國際大獎。設計圖片

「初霧」系列有米香甘甜餘味的特質,這是與日本清酒較大的差異之處。
「初霧」系列有米香甘甜餘味的特質,這是與日本清酒較大的差異之處。

《蘋果》提醒你:飲酒勿過量


黃景建說,面對急速瞬變的社會,農會需與時俱進,台灣農業從「生產型農業」轉型為「新價值鏈農業」,要將以「耕作」為核心思考的農業,轉變為「價值鏈」概念,擴大農業價值。
跨域整合方面,他以在地特色產業結合文創、美學及觀光休閒,推動傳統農業優化,發展精緻的高端市場及創意加值的文創市場,跨足經營酒莊、餐廳與文化館,就是絕佳範例,讓初級農業與二級製造業或三級服務業鏈結,開拓出台灣農業的新藍海。

酒莊內布置得很有古早味。
酒莊內布置得很有古早味。

《蘋果》提醒你:飲酒勿過量


【霧峰農會的3大特色】

1.契作益全香米:
年產量2000噸,創造產值1億元
2.酒莊各款酒類:
年產量40噸,創造產值4000萬元
3.霧峰.民生、故事館:
2014年農會買下民生診所老屋,館內有阿飛仙故事區、神靖丸紀念展覽室、農學食堂、霧峰旅人客廳等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黃景建小檔案】

現職:霧峰農會總幹事
出生:1967年生(52歲)
學歷:
台中市衛道中學畢、政大地政學系學士、美國西雅圖大學企管碩士
經歷:建設公司、建築經理公司職員,霧峰農會出納、推廣股長,2001年接任總幹事迄今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財經》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