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瑞士義語區如何跨越「玉米糊溝」(傅莞淇)

1188
出版時間:2019/01/18

坐落盧加諾湖畔的「瑞士海關博物館」前身為19世紀建造的邊防站,距離瑞義邊界僅有數步之遙。這無形的地理界線跨越閃爍日光的湖面,深入建物後方的蓊鬱森林,組成瑞士與義大利共享的734公里國境一部分,比瑞士與法國及德國等鄰國接壤的長度來得更長。
也被稱為「走私者博物館」的海關博物館回顧了提契諾(Ticino)南部半世紀前的回憶。19世紀下半至二戰時期,走私菸草、咖啡與食品到物價相對較高的義大利,曾是許多提契諾貧困人民的額外收入來源。至今,位於瑞士最南端的提契諾善用了自己的邊境優勢,化身義大利北部與北方瑞士間的重要連結橋樑,在金融、文化與物流等層面都有優秀表現。

語區差異仍然存在

位於阿爾卑斯山南側的提契諾是瑞士在最後一波武裝征服中拿下的領土,也是26個州中唯一獨以義大利語為官方語言的州。擁有4種官方語言的瑞士,有超過6成人民以德文為第一語言,法語人口約23%。義語族群約僅佔8%,大部分居於提契諾州與東部的格拉賓登(Graubunden)州南部。
就如德語區與法語區間的想像界線「馬鈴薯餅溝」(Rostigraben)以德語區知名菜餚馬鈴薯煎餅為名,義語區與瑞士其他地區的想像界線依提契諾傳統主食被媒體稱為「玉米糊溝」(Polentagraben)。瑞士以多語能力著稱,許多國民有不只一種母語,但語區間的差異仍然存在,且是以一種具有活力的驕傲方式。
於1882年開通的聖哥達鐵路隧道(Gotthard railway tunnel)拉近了提契諾與阿爾卑斯山另一側的瑞士同胞們的距離。這為提契諾帶來了經濟益處,但也伴隨著德語化的挑戰。
在瑞士聯邦制度下,全名為「提契諾共和國及州」的提契諾擁有自己的行政、立法機構與法院,也擁有自己的《憲法》。其《憲法》序言中陳述,提契諾人民「忠於在瑞士聯邦中闡釋義大利文化的歷史性任務」。
在阿爾卑斯山下享受更多和煦陽光的提契諾可說是結合了瑞士與義大利的優點,顯示於一種彈性的認同上。提契諾擁有瑞士的制度與相當程度的自治,也擁有義大利的文化遺產,兩者共同形塑了提契諾的特別氛圍。在州最大城市盧加諾市區內,可見瑞士傳說英雄威廉泰爾(William Tell)塑像佇立於市立公園前,也有以義大利詩人但丁(Dante Alighieri)及孟佐尼(Alessandro Manzoni)命名的廣場與街道。
這提醒了我們,認同可以也幾乎總是多重的。即使在民族國家中,同質性也是一種假象,而想像的界線力量不一定次於地理的界線。在高流動性的全球化網絡中,如何定義地方、並因應不同脈絡提出論述,已成為一項重要能力。把握邊境特質與過渡區的戰略位置,提契諾塑造的彈性認同也因此更具活力與機會。而這也是由多種語言與文化組成的瑞士在彼此對話、挑戰中積累的國家優勢。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歐洲特派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