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豬瘟所帶來的挑戰(翁瑞宏)

1083
出版時間:2019/01/11

在台灣,毛豬是產值最大的農產品。面對口蹄疫事件與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等衝擊後,養豬產業成為淺盤內銷市場型態,容易造成豬價超漲或超跌的現象。如今,我們又面臨可能經由中國傳播進入台灣的非洲豬瘟(African swine fever);一旦此種死亡率最高的豬病在國內發生,必將對於豬肉產品貿易產生影響,甚至衝擊糧食安全體系。
過往,非洲豬瘟就是在非洲的撒哈拉沙漠以南以及義大利的薩丁島地區流行;近10年來,病毒在高加索、東歐和波羅的海國家肆虐,甚至使中國大部分省份淪陷。此病毒通常透過接觸傳染性動物和污染物而傳播,包括攝入受污染的豬肉產品和經蜱叮咬;但是,病毒的傳播和存留在不同的地理區域之間存在著差異。重要的是,包括台灣在內的許多國家仍未發生疫情,因此防止不被侵入極為重要,特別是因為沒有可用於控制疫情的疫苗和治療。
回顧若干國家為非洲豬瘟制訂的控制和預防計畫,顯然並未成功,因為病毒繼續在區域之間蔓延。計畫失敗的可能原因包括病毒在肉類產品和環境中的高度穩定性、豬及其產品的合法和非法流動、具備生物安全合格防護的養豬場數量不足,以及飼主與民眾缺乏防疫意識,尤其此疫病的臨床症狀與其他豬病具有相似性,再加上廚餘餵養是養豬生產系統中常見的做法,因而對於非洲豬瘟在家豬中的傳播防範更顯困難。
集約式的養豬場在增加,但是小規模的養豬場仍是大宗;如果養豬場沒有遵守安全防範措施,疫情的破網之處極可能於此。對於養豬場的經營者而言,飼料供應、豬隻分離、生物安全實踐,以及對於疾病風險等方面知識都需要加強輔導,以協助他們度過難關。此外,若要一舉將廚餘餵養進行變革,則須謹慎地考量與農民生產利益相關之因素,提供經濟補償是必要手段。
更要認知的是,傳染性疾病的傳播高度相關於人群的國際流動;來自疫區的旅行者可攜帶受感染的物品,或自身被人畜共患病原體感染。鑑於在環境和肉類產品中的長期存活能力,非洲豬瘟病毒很可能被跨國界地引入;即使肉製品已被熱處理,引入風險仍是具備。為了應對疫情在地理上的快速擴張,政府已加強機場和海港的檢疫,並且呼籲養豬戶採取更嚴格的安全措施。儘管如此,不可能完全地消除風險,特別是來自旅客攜帶肉製品的風險。

執行有效風險管理

在美國,平均每年有8000種豬肉產品被海關和邊境保護單位沒收,包括在郵局。若非洲豬瘟進入台灣,可以推論非法的進口食品將是主要途徑,其次是來自中國的旅客和東南亞籍移工。雖然透過這些途徑而引入的風險有其限度,但仍不能忽視非法進口的豬肉產品數量,因為這些產品可能未經適當的熱處理。
顯然地,檢疫單位實際查獲的違規品數量僅是冰山一角,非法進口的豬肉產品黑數更是巨大,這需要透過嚴格執法與加強對於民眾的防疫教育來改善。此外,由於台灣四面環海的地理環境,走私豬隻的機會是微小的;來自國際的船舶和飛機亦可能導致疾病的傳播,但是可能性不高。
針對非洲豬瘟,有效的風險管理將是必要,政策需要將流行病學等科學證據給聯繫起來,藉此為獸醫和養豬戶提供訊息,並以制訂安全防範計劃。進一步地,除了設法克服與中國的溝通障礙,我們還須與越南、泰國和菲律賓等鄰近國家互通訊息,共同來對非洲豬瘟的病毒傳播加以阻斷。

中山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系教授、台灣公共衛生學會理事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