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公尺的盡頭,警察生命的終點?(王惀宇)

15450
出版時間:2018/12/15

日前林園分局洪姓員警在3000公尺跑步測驗後猝死。綜觀歷史,有許多員警命喪於3000公尺測驗中,2008年台北市員警高正明、吳欽進,2010年保一總隊員警黃培坤,2013年屏東縣員警黃國孝……諸多案例的發生,讓我們應正視3000公尺跑步測驗的必要性與合理性。
3000公尺跑步是否為警察的職業必要能力?實務中甚少有員警需要在執勤過程長途奔跑。就算執行逮捕工作,更需要的是攔截圍捕的技術、壓制犯嫌所需的力量、協同作戰的默契,比起肌耐力更重視爆發力、技巧及戰術的運用。故以此看來,3000公尺的測驗項目是否為警察工作必要,實屬可議。
就算以鍛鍊員警體能為考量,從運動生理學的角度來看,3000公尺也非理想的訓練方式。而警察大多輪班工作、日夜顛倒,工作時間長達12小時、休息時間不足,身體已累積諸多疲勞。又需要配合上級排定的測驗時間,難以最佳體能狀態應訓。

訓練不周反上絕路

國軍的3000公尺已改為彈性選擇測驗項目,而警察卻維持過時的測驗模式,繼續迫使被勤務壓榨的過勞員警面對上級的訓練業務。悲劇的發生,實為制度所造成的慘劇。如果訓練無法提升員警的職業能力,甚至影響工作表現,乃至於造成生命危險,那我們便該思考這樣的體能測驗是否合理?
以鄰近國家制度作為借鏡:日本警察制訂名為「JAPPAT」的體力檢定標準,以握力、仰臥起坐、肢體前彎、反覆橫跳、立定跳遠、20公尺折返跑,作為體力檢定的項目;香港警察早於2007年取消周年體能測試,改為員警體能健康管理。顯示體能測驗應針對員警實際工作需要,而非僅僅只為應付上級要求。
長年訓練的原旨,應是讓員警更能有效遂行警察職務。然而台灣警察長年在勤、業務的壓力下,不周延的訓練、測驗,反而成為將員警送上絕路的推手。悲劇是可以避免的。健全的訓練、合理的工時,避免員警過勞,才能真正改善員警建康,讓員警得以更安全的執勤。

基層員警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