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名早迷失自我「什麼事都做過」酒 性慾 毀了鈕承澤

96077
出版時間:2018/12/07

【楊絲貽╱綜合報導】酒精與性慾,毀了鈕承澤。52歲的他是童星出道,經歷大起大落,過往受訪也不諱言成名讓他迷失,曾用性、酒精、藥物、購物麻痺自己,「什麼事都做過」。不愉快的童年、以及難解的母子關係也造成他人格形塑扭曲,他雖自言透過打坐平靜並與母親和解,如今爆發酒後性侵,顯見仍有巨大偏差。


豆導2010年接受《壹週刊》訪問坦言,父親在他12歲時發病漸凍人,導致他相當依賴媽媽,但弟弟出生後,他深感「失寵」,只有在拍戲時,媽媽也會隨行在旁,「媽媽會變成我一個人的」,是他當童星時的寄託。

母子關係矛盾難解

但當身心靈都還不成熟時,又被劇本左右悲喜,加上同儕注目的眼光,讓他處處不自在,但面對母親的期待,讓他很是矛盾。他自認演技不是頂好,又碰上台灣電影沒落,一度開計程車度日,又覺得受不了外界眼光,索性走回幕後工作。
2001年他執導偶像劇《吐司男之吻》大獲好評,但他坦承之後卻是一段荒謬歲月。2008年,鈕承澤在與加拿大心靈大師Ramakanta對談中,透露2006年是「人生中最慘的一年」。
他形容:「我的生命整個崩解,交往5年的女朋友離開我、電影資金出問題,我覺得自己被逼到了生命的角落,非常的不快樂,所以我透過很多方法紓解壓力,喝酒啦、性啦、買東西等等,但伴隨而來的罪惡感卻越來越重,我才發現那些東西對我來說都沒有用」。甚至連當時的女友帶他參加感情協商心靈課程,他竟把重點放在「身材很好的老師身上」。
鈕承澤歸納他的荒腔走板和矛盾的母子情有關,「我很愛我的媽媽,但我們始終無法相處,我逃避著所有跟她相處的機會,對她非常不耐煩,我不斷揮霍她對我的情感與信任,覺得我的不幸都是她造成的」。
後來有天,他鼓起勇氣與媽媽敞開心房,「告訴她小時候她只抱弟弟不抱我、為什麼要讓我從小就去演戲,這些事對我帶來多麼大的影響,她哭了又哭,談完之後,我抱了抱她,那是我們20多年來第一次的肢體接觸,那一次的坦承之後,我和她的關係才好了許多」。

鈕承澤(左)以《小畢的故事》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右2為孫鵬。資料照片
鈕承澤(左)以《小畢的故事》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右2為孫鵬。資料照片

稱已能和慾望相處

之後,鈕承澤找到用打坐、內觀審視自己,「我必須承認,我還是充滿慾望,但已經能夠與慾望好好相處,覺得『坦承』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不管好的壞的,我都用『Say Yes』的心情面對,只有這樣才能真正達到一個平衡點,理解所有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所以我很感謝曾經的失敗與挫折,如果沒有那些,我不會有機會了解自己」。但結果顯示,他對自己的理解與社會的規範,仍有遙遠的距離。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