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台式民粹主義的崛起(張鐵志)

4958
出版時間:2018/12/07

這一次台灣選舉中韓國瑜的「韓流」現象,大家都說是一個台灣版的民粹主義,但到底這是什麼意思?

在台灣,「民粹主義」這個概念從90年代中期以來開始流行,但大多是政治性的誤用。例如論者看到李登輝等政治人物訴諸「人民」或者強調本土,嚴厲批評這是民粹主義,甚至出書批判「民粹亡國」。彼時政治人物的確是以前所未有的姿態去召喚所謂的「人民」(people)或生命共同體,但那是因為台灣剛從威權過渡到民主,所以論者並不習慣這種的新政治文化,但如果那就是民粹主義,那麼民主體制下人人都是民粹主義者了。
在台灣流行的另一種理解是喜歡把傾向基層民眾的政策稱之為「民粹」。這並非完全錯誤,但在台灣語境中卻經常被粗糙地使用。
在歷史上,從基層出發、強調農民和工人利益,批評菁英和體制的運動,確實被稱為「民粹主義」運動。民粹主義的重要原型之一這概念的起源就是20世紀初美國的進步運動。1892年人民黨(People’s Party)正式成立,其參與者就自稱為「populist」,人民黨於是成為「民粹主義」的語源。同樣在19世紀末的俄國,也有以知識份子和農民為主的民粹運動。在這裡,「民粹」是有進步的意義。

訴諸民眾不滿現實

從2016年川普當選、英國脫歐、歐洲右翼排外政黨崛起,民粹主義成為全球主要政治現象。在這個脈絡下,對民粹主義一個比較簡潔(但比較負面的)定義是描述一種政治邏輯,其倡議者把社會分成兩種同質且對立的團體:「純粹而普通的人民」和「腐敗的菁英」,並強調他們是站在人民那邊。
在西方,這種民粹主義對民主的威脅主要在於,民粹主義壓抑多元性,排斥外來族群,忽視制度監督──亦即空有民主形式,但缺乏自由主義的內涵。
在台灣,2014年當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可以說建立了台灣民粹主義的一種典型,而這次韓國瑜的旋風更可以說確立了一種台式民粹主義的典型,雖然媒體也有很多人說他們很民粹,但都缺乏仔細的分析,這裡嘗試依據民粹主義理論提出一個台灣版的分析:
1.訴諸民眾對經濟現實不滿的情緒,強調自己說出人們心聲。這固然是每個政客都會如此,但他們還具有以下特色:
2.塑造自己局外人的姿態,批評傳統菁英與人民疏離。(雖然事實上韓國瑜是老政客,但過去10幾年確實是政壇的邊緣人。)
3.語言空洞或缺乏細緻內容或政策邏輯,但新鮮直接,能動員人們情緒。
4.強調超越意識形態對立。這點需要進一步分析:韓國瑜高喊「拼經濟」、強調自己不談意識形態,甚至說以後不准意識形態的遊行。但事實上,他演講現場國旗飄揚,就是強調正藍的正統性;而他的賺大錢政策是以九二共識為基礎,也在選後立即成立兩岸工作小組,這當然都是「意識形態」。更不要說打壓意識形態就是一種威權傾向的「意識形態」。
這些特質和西方民粹主義有許多共通之處,如上述前三者幾乎也是川普現象的本質;但也有相異之處,如西方民粹主義最主要特徵是排斥外來移民。關鍵是,民粹主義本質上是反對多元主義的,客觀的說,韓國瑜並未像其他民粹主義者直接敵視國會或宣稱只有他才代表人民,但是當他說反對意識形態的遊行時,確實就顯示他個人價值是不喜歡各種利益競逐與妥協的多元主義──但這種「政治」其實就是民主生活的本質。
台灣和全球民粹主義興起的原因也有許多類似:選民對經濟現實的不滿(在歐美主要是10年前的金融危機惡化)、社交媒體的普遍讓民眾更喜歡直接語言、後真相時代的虛偽話術與網路的操弄,這些又都導致民眾對傳統政治菁英的日益不信任和無感等等。結果是網紅最大,不論是綜藝網紅或者政治網紅。

民主體制基礎薄弱

所以我們不能只停留在批評民粹主義,也要看到其所反映的深層危機,不論全球或台灣:當人民感受到社會經濟的困境不好,當官僚的遲鈍與既有政黨的遲緩卻讓民眾覺得自己是被忽視,當社交媒體的世界讓我們的溝通和語言更為粗俗與淺薄,而媒體的崩壞讓公共討論日益反智時,民主體制所賴以維繫的基礎會越來越薄弱。
這對台灣尤其是危險的,因為民主精神──一個蓬勃的公民社會、積極的公民參與與討論、多元的社會價值(而不是只有「拼經濟」)──應該是我們最寶貴的資產。

文化評論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