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直擊 安樂死病房 「死亡醫生」告白

6974
出版時間:2018/11/09

記者╱程詩敏、鄺頌婷、陳麗賢

醫療水平愈高,人均壽命愈長,卻衍生了一群主動求死的「死亡觀光客」,每年由世界各地飛到瑞士尋求「輔助自殺」。Life Circle是瑞士其中一間接受外國人輔助自殺的機構。創辦人Erika Preisig博士13年來協助逾800個病人用藥物了結生命。Erika說,來自世界各地的死亡要求太多,應接不暇,「每年我只能為80人執行輔助自殺,8成是外國人」。究竟她是如何從家庭醫生改行「死亡醫生」?

Erika(右)每月為90多歲的柏金太太(左)檢查身體,過去她已數次提出「輔助自殺」的要求。
Erika(右)每月為90多歲的柏金太太(左)檢查身體,過去她已數次提出「輔助自殺」的要求。

「我在宗教氣氛濃厚的環境長大,是父親的死改變了我。」2005年,Erika父親第2次中風後服藥自殺未遂,當時仍是一名普通家庭醫生的Erika,決定帶父親到輔助自殺機構Dignitas(尊嚴)求助。她後來甚至到尊嚴工作,「起初是希望病人在死亡面前多一個選擇,後來遇見來自世界各地的病人,他們有些受了很久的苦,終於找到解決方法,令我覺得這工作有意義。」她最初也曾恐懼:「看著自己3個孩子上學的背影,我怕他們一去不回,因上帝要懲罰我,但過去10年還是我人生最快樂的時光。我覺得上帝應是慈愛的,祂會接受當一個人的痛苦已無法承受,可選擇離開這個世界。」

曾助澳科學家安樂死

記者來到Life Circle在利斯塔爾的「死亡房間」,無法想像這個約14坪大的房間,竟然死過數百人,包括104歲澳洲科學家古達爾。瑞士規定,神志清醒的病人須證明痛苦難以承受且無法減輕,醫生才會開藥及提供設施。病人須親自服藥或扭開靜脈注射儀器,「曾有香港肝癌病人害怕病情惡化,希望我幫他輔助自殺,但我轉介他到外地做手術,最後手術成功,就不需要自殺了」。為病人提供輔助自殺,會不會令他們過早放棄治療?她說:「依我的經驗是,即使有輔助自殺,人們仍會選擇舒緩治療,因為輔助自殺需要很大勇氣。」

Life Circle為病人設計安樂死的器具。
Life Circle為病人設計安樂死的器具。

遭以教唆殺人罪起訴

即使瑞士1942年已將協助自殺除罪化,爭議仍不斷,Erika也被瑞士檢察官以教唆自殺及蓄意殺人罪名起訴,但她堅信醫生責任之一,是為病人解決痛楚。對於患病的孤獨老人,「我會評估他們的生活品質,基本上我不會拒絕逾85歲的老人,若我拒絕了,他們突然中風或生病失智,就再不能提出輔助自殺的請求。」
「有很多病人問我:『你怎知道什麼時候才是輔助自殺的適當時機?』人的本能是求生,你只須繼續你的生活,應付你的病痛,有一天當你再無法承受時,你就知該選哪一條路:可以是安養院、輔助自殺、拒絕治療、拒絕吃喝,這也算是一個自然死亡的方法。」

Life Circle在利斯塔爾的「死亡房間」,主要招待外國人在這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Life Circle在利斯塔爾的「死亡房間」,主要招待外國人在這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攝影╱彭志行、李涂泉、伍嘉亮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