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工抗議 警察不該是主角(陳彥成)

1267
出版時間:2018/11/09

今年10月底,日商富士全錄無預警的爆發全球性裁員消息,造成該公司員工組成工會於新北市發起罷工,雖然在本月初已漸漸平息,然而新北市發生罷工事件,並非頭一遭,早在今年1月份,美麗華球場員工即為了抗議公司,而運用罷工糾察線封鎖球場,企圖使美麗華球場陷入無法營運的局面。
社會大眾有個迷思,凡有聚眾活動,警察便應到場維持秩序,更認為當罷工場面十分混亂,勞資雙方已不理性時,警察機關便應主動介入。然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3、54條,如勞資爭議調解不成,經工會同意,即可宣告罷工及設置糾察線,此時「罷工行為」即屬《集會遊行法》第8條之無須許可之室外集會。
事實上,如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5條規定,縱使工會及其會員所為之罷工行為,該當《刑法》等法令之構成要件,只要認定具有正當性者,均不罰。除非以強暴脅迫致他人生命、身體受侵害或有受侵害之虞時,始有警察機關介入之可能。同時該法認為罷工現場只要在不影響他人之「人身安全」及「公共利益」等情事之前提下,第三人應忍受罷工權行使。

現場執勤面臨兩難

是以,警察機關於罷工現場執勤時,恐將會面臨一個兩難的局面,茲因罷工活動不須經過主管機關許可,故警察機關到達罷工活動現場後,該如何確認該罷工活動,已經過勞資爭議調解之程序?該如何確認該罷工活動及糾察線之設置,有經工會全體會員投票半數同意?
其次,雖《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工會會員具正當性之罷工行為,縱違反《刑法》不罰;然罷工現場往往上百人,警察機關又該如何即時確認行為人具有公會會員身分?
歸根究柢在於主管機關非警方,而屬勞政機關;但勞政機關往往將重心置於爭議調解上,較少聚焦在現場秩序維護,因此常有衝撞、推擠警方,恣意佔據道路、阻擋車輛行進、癱瘓交通、臥軌、撒冥紙等違法脫序行為,因此警察機關未來處理勞工罷工活動時,應先洽請勞政主管機關派員到場確認合法性,會同執法維持秩序,始有可能確認工會舉辦罷工活動之合法性。
另對於罷工現場進行執法時,遇有疑似違法違序者,應由勞政機關主動確認身分,並即時排除不具工會會員者之違序行為;縱使未能於現場確認其身分,仍應由勞政機關事後確認身分後,移請警察機關偵辦。

跨域思考治安議題

同時勞政機關亦應綜合判斷罷工地點是否鄰近營業場所、糾察線之設置範圍、濫用爭議行為情形、公共秩序與第三人之危害程度、是否有強暴脅迫致他人生命、身體受侵害或有受侵害之虞等客觀因素,依法審慎衡酌,始得協請警察機關依《行政程序法》第7條及第19條行使相關取締、干涉、強制及相關偵查作為。
社會安居樂業並非理所當然,未來社會大眾對於整體治安,除要求警政機關負責外,亦應開始關心其他行政單位是否能有效主動與警察局建立共識,因為治安是社會網絡整體產生的一個結果,治安議題不應僅局限於警政機關,更應寬廣的從社政、衛政、勞政、教育等層面,跨域治理思考,始可有穩健的建設性發展。

新北市政府警察局保安科警務正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