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打工男 變美甲彩繪達人

2304
出版時間:2018/11/08
30歲的Ivan,5年前由打零工轉行做美甲,是香港少數的男美甲師。
30歲的Ivan,5年前由打零工轉行做美甲,是香港少數的男美甲師。

香港美甲店近年開到滿街都是,在Instagram搜尋「香港美甲店」,隨便都找到幾百間。在香港做這一行的,幾乎清一色女性,而30歲的陳致潤(Ivan),正是這行少數的男師傅。
撰文:黃子配 攝影:林正言

入行5年、現在和太太在太子經營美甲店的Ivan,中五畢業後從未做過正職,一直靠打零工維生,有時上班3星期,就休息1星期,於是早年已經加入美甲業的太太Aki,便游說他到店裡當幫手,就這樣開始接觸美甲。
後來太太懷孕,她坐月子期間,Ivan一個人在店裡幫忙,「硬著頭皮啦,要交房租,不得不做,我就全包了。」他只跟太太學過拆甲,他再叫太太教他基本功,又要求客人事先提供款式,他再問太太怎樣做,「早早開始練習,客人來了才會做,那一個月就是這樣過。」

Ivan擅長畫漫畫人物,這只是部份作品,難以想像他毫無畫畫底子。
Ivan擅長畫漫畫人物,這只是部份作品,難以想像他毫無畫畫底子。

靠太太支持撐過一切

回想第一位客人,原來是個慘痛經歷,「還記得我把她弄傷,用鑽時不小心弄傷她的指甲,我不停說對不起,但也沒有辦法,一直流血,還記得她對我搖頭。」沒有美甲技術,也沒有畫畫底子,從來未試過認真讀書和做事的他,惟有勤能補拙,「那時差不多24小時對著指甲,上YouTube看人家怎麼弄,客人晚上8點走,我就練到11、12點,練到沒有車回家為止,日日如是。又不斷上網看圖,Instrgram所有師傅的畫風我都幾乎看過,用他們上色的順序再做一次去惡補,我覺得別人做到,我沒有理由做不到。」能夠令一個從未試過認真讀書和做事的人這樣,全靠太太的支持,「不是太太鼓勵我的話,我早就放棄,她會提點我,給我方向,她教我找個師傅模仿,再建立自己風格。

林林總總的迪士尼卡通人物也難不倒他,不說的話,還以為是貼紙。
林林總總的迪士尼卡通人物也難不倒他,不說的話,還以為是貼紙。

擅長畫複雜漫畫人物

美甲行業在中國、台灣、日本等地都有不少男士入行,但偏偏香港少之又少,Ivan說自己認識的香港男美甲師不到10位,客人的奇異目光,可能正是導致這行女多男少,比例嚴重失衡的原因,「有些客人見到我是男人就離開,有的人則是打電話來問是不是由我做,我說是,她就掛電話,這種眼神和態度,一開始讓我很不開心,馬上打電話給老婆,她就會安慰我,叫我盡量做,能交房租就行了,結果到最後交完房租後,還有餘錢拿回家。」太太Aki說:「當時我對他說我剛入行時,曾被一個日本客人用英文罵了15分鐘,相較之下,他遇到那些只是很小事,如果將來做得好,客人一定會排著隊來找你畫。」果然,5年後的今天,Ivan已累積一堆忠實客人。 」
Ivan和太太的美甲店Miss Pink Nail,由最初只有兩人的小店,愈做愈大,現在已是一間擁有6位師傅的店,規模不錯,他們主打手繪公仔,記者第一次在網上看到照片,曾以為是貼紙貼上去的,擬真度極高。
擅長畫漫畫的Ivan,就連迪士尼公主、史迪奇等,都難不倒他,貓狗也是他的拿手好戲,不時都有客人拿家中愛犬的相片給他畫,幾乎畫得一模一樣,他說其實對大部份卡通人物都不認識,但只要客人來圖,他就可以如圖畫出。由最初令客人掉頭就走,到現在客人指名要找他畫美甲,Ivan謙虛地說:「現在的目標,是想讓更多些客人認識,女生不應該介意男生做美甲,介意的話,我會做得更好,讓你回頭再找我,這就是我的目標。」

畫貓狗也是Ivan的拿手好戲,為了幫客人在指甲上畫細微的圖案,有時需動輒兩個多小時才能完成。
畫貓狗也是Ivan的拿手好戲,為了幫客人在指甲上畫細微的圖案,有時需動輒兩個多小時才能完成。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