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誠實市長?白目流氓?(王浩威)

出版時間:2018/10/23

新的這一期香港《亞洲週刊》封面以「柯文哲為總統之路懸念」為主題,他的招牌憨笑表情照片展現在封面上。
然而,才前一天,台北市長柯文哲又失言了。他談及「美學」時,表示他去日本就覺得「日本女孩子比較漂亮,因為她們都會化妝好才出門,不像台灣女性同胞,直接上街嚇人。」柯文哲公然歧視女性的言論,早已經不是一兩次了。
從2015年,柯文哲脫口而出「台灣已經進口30萬外籍新娘」,用「進口」一詞公然物化、歧視女性,歧視新住民。後來陸陸續續的,包括曾經嘲笑國民黨嘉義市長候選人陳以真「長得漂亮可以去做櫃檯或當觀光局代言人,不適合當市長」;會選擇外科是因為「婦科只剩下一個洞」、「在女人大腿當中討生活」;在談容積代金政策時,將「徵收」與「價購」比喻成「被強暴比被誘姦便宜」;在林奕含事件時說「強暴的比誘姦便宜」;「重男輕女是生物的本能」;「在一個職業裡,女生的數量在上升,那就代表這個行業在沒落了」等。
這一次日本女人化妝比較漂亮的說法,幾乎是將台灣所有的女性都批評和嘲笑了,包括向來保護著他的柯媽和市長夫人陳佩琪醫師。
柯文哲的這一類言論是相當的多,而且都是出現在以市長身分的公開場合,但卻是很少引起討論和批評。如果有個人或女性團體公開表示抗議,立刻引起網路許多男性網友的撻伐。鄧惠文醫師在臉書批評這件事,立刻有網民留言怒罵說:「一個心理師竟然可以說出不理解亞斯伯格的話!!!一般人就算了!妳是心理師耶!偽善的助人工作者!」

失言有無限豁免權

每次都出來講話的柯媽也說了:「有妝無妝都水啦!」但她也強調:「自然的很好,柯就是有話就說出來。」
柯市長也是同樣的賴皮態度。當「化妝說」也引發物化女性的批評時,媒體追問是不是要道歉時,柯文哲表示沒聽到這些批評而堅持不道歉,但立刻比自己「就是白目」、講話比較「老實」,來為自己辯解。
如果一個人因為有某一種人格特質或心理疾病診斷,在行為上或在言論上,就可以有無限的豁免權;那麼在這樣的社會裡,我們應該怎麼去繼續溝通和討論呢?
19世紀社會主義的思想開始廣為接受的時候,像無產階級這樣的弱勢者,成為認同社會思想的其他階級人們因為贖罪心態而表現出無限的包容態度。然而,許多破產的農民和失業的手工業者,常常以不正當的活動(如偷盜、欺騙、恐嚇等)謀生,造成關心他們的人道主義者一再困惑的狀態。因此就有了流氓無產階級(lumpen-proletariat)。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也描述和批評流氓無產階級「是舊社會最下層中消極的腐化的部分,他們有時也被無產階級革命捲到運動裡來,但是,由於他們的整個生活狀況,他們更甘心於被人收買,去幹反動的勾當。」
如果流氓無產階級是無產階級民眾開始出現耍流氓行為的結果,那麼,階級完全不同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是不是也可以因為某一些理由而開始耍流氓呢?
市長夫人陳佩琪昨天在個人粉絲專頁也表示,「有時覺得先生當了市長,怎麼就變得跟市井無賴一樣,動不動就回家跟老婆要錢?」陳醫師所描述的雖然是其他的脈絡,但很巧的卻也是用「市井無賴」這個字眼來描述他們的互動。
這一期的《亞洲週刊》描述柯文哲市長以「民粹式語言,展現奇葩風格」,讓厭倦藍綠政治課虛偽的民眾找到寄託的對象。

無止境的侵犯別人

什麼是「民粹式語言,展現奇葩風格」?今年7月,市議員周柏雅在議會質詢柯文哲時,抨擊他總是愛亂說謊、頻失言,政策跳票又理由一堆、成了「理由伯」。而柯文哲的回應則是自己話講多了偶爾還是會失言,這沒辦法,「完全不失言才是不正常」;至於說謊,「很少啦,幾乎沒有,因為我幾乎不在意」。言下之意,他自己是十分誠實的。
然而,沒有說謊話並不代表就是誠實。柯文哲市長在情商上也許是有亞斯伯格的傾向,但是他的智商卻有讓他懂得語言的奧妙。他選擇了他要回答的,去將更多不可以說的輕易地跳過。
亞斯伯格也好,白目也好,原本就是一種人格特質,是不應該被歧視或嘲笑的。只是就像無產階級一樣,如果一個原本是弱勢的人,以自己的弱勢作為理由,而無止境的侵犯別人,這樣的流氓行為又應該怎麼可以被接受呢?

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兼執行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