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蔡總統 父子騎驢vs.殺手本能(王夕堯)

4107
出版時間:2018/10/12

蔡英文總統的雙十講話提到國家發展方向已經在改變,是為了改正過去的錯誤;強調「改革不能走回頭路」。應該能讓過去兩年懷有失落感的人重燃希望,但是要把希望提升到信心,恐怕需要堅定的行動──支持對的人執行對的政策。

理論上總統應該代表全民,但民主社會的機制是多數決,所以實質上總統無法事事滿足全民。自1996年民選總統以來,一上任就標榜要當「全民總統」以陳水扁、馬英九2人最為甚,兩人在執政初期似乎如此;但在幾番碰撞得鼻青臉腫後,只得摸鼻轉向,雖然事後話還是相當多,向各自陣營喊話,但已無當初的意氣風發。印象中前總統李登輝不主動談這個話題,就是做他的總統,慣於目標導向推動政務,在政治生態中,頗具殺手本能 (killer’s instinct)。
蔡總統這個已歷經實習階段的「新手」,言語中似不碰觸全民總統議題,然作風上偶爾會流露扁、馬兩人味道。回顧在她勝選感言中,目標明確的諾言(改革司法、年金、勞動條件、教育……)曾激起國人無限希望,未嘗沒有殺手本能架式。上任伊始,高揭改革大纛,一時風起雲湧各方叫好。

思想與行動竟解離

隨即成立的新閣為了兼顧各方,閣員以「經驗」取向,儘管其中不乏飽學之士,只是從開始組閣到上任,這樣子用人引來許多批評,證諸實際在推動改革政策時,這些「有經驗者」顯也受到處處掣肘。令人不解的是,所推動的這幾項政策既然是呼應人民的期望,一做下去為什麼罵聲大過掌聲呢?
問題出在思想與行動解離;既然標舉改革的政策,任用的人就應該帶有改革的勇氣,而不是謹小慎微寧為太平宰相的官僚。有的人是一流的參謀,未必見得能做稱職的執行官。用白話說,就是要任用能禁得起批評,還要能堅定朝目標執行的人。具這樣人格特質的人,蔡總統所屬的黨,或更大範圍的台灣社會,應該不乏其人。
然橫盱其中,除了領導年金改革的副總統陳建仁與執行的政務委員林萬億,在排山倒海的壓力下,仍能穩定不激情地推動所負職責,其他呢?請看看首任的勞動部長、教育部長、法務部長、內政部長……,哪個帶有足夠改革成色?不是隱身幕後不敢為政策說明,就是遇棘手問題延宕不決,或是遷就既有勢力,改革進兩步退三步。這些人,套句政壇慣用語「能戴著鋼盔上戰場嗎?」執行者如此不堪快速變化多元社會的挑戰,當然不容易做出受認同的成果。
上述問題出在領導者。不必一邊要改革,一邊要大家歡唱「當我們同在一起」。改革定有得失,得利者不一定馬上收利,失利者卻馬上能感受。然而比起前人「說方言罰五角」、「被省籍限額錄取」、「被林義雄」、「被陳文成」……等所受的屈辱或生命威脅,現在的作法已極趨向符合當今文明標準;既已充分誠意溝通,去做就對了。想面面俱到,遇事猶豫不決,只會治絲益棼。政事如此,黨務不遑多讓,例如台北市長選舉策略的瞻前顧後,徒增媒體炒作空間,俟人選決定時氣勢已頹,造成嚴重後遺症。
動盪時代的領袖,目標一定要明確。如果想要推出改革,就要大膽起用成色十足的改革者(非暴虎馮河的莽撞之徒,而是像陳副總統或林政務委員那樣的人,有立場也敢表達);至於「和諧」似不勞總統躬親御駕,很多檯面上資深政客或是身居要職者,已經聲量十足地高唱你「親」我「親」。

帶領國家堅定前行

美中兩國貿易戰衍生的波濤台灣難免被波及,蔡總統要如何帶領國家堅定前行,是考驗也是機會。首任期還有1年半,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是要拿出領袖殺手本能的時候了。「想要討好每個人,將討好不到任一人。」的確,只要是把對的人放在對的位置,去做對的事,就要大力支持,以免這段艱辛的旅程,父子都沒騎到驢,反被驢壓得透不過氣來,累壞一家子事小,怕傷了台灣前進的契機。

已退休,曾任台北大學教學發展中心主任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