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國威專欄:為什麼科學家會做出不當的行為(鄭國威)

2379
出版時間:2018/10/12

曾有科學家因為論文造假,發表的數十篇論文都被撤銷,也有研究者發現,只有不到40%的心理學實驗結果可以再現,另外還有組織刻意寫了20篇毫無根據的假論文,但投給期刊之後,在1年之內竟然有7篇被刊登出來。更誇張的是,還有假的期刊取了跟知名期刊類似的名字,來跟科學家邀稿,等到科學家發現、想撤稿,就勒索他們。
我想,你或多或少也都聽過一些近期科學界的負面消息,其中涉案者不乏學術界的大人物、規模也大到讓人皺眉。
科學家不是都該嚴謹求真嗎?怎麼會有科學家刻意造假、抄襲呢?那這些品質不佳的科學發現,到底是怎麼過關的呢?
其實,在學校學科學的時候,會給我們一種錯覺,就是古代的科學家都嚴格遵守科學方法,所以締造許多我們現在知道的發明發現。但這其實是因為教科書裡頭幾乎只會記載偉大科學家的正面事蹟,跟得背起來的知識。反過來說,大家也要了解,你現在會看到許多科學界的糟糕新聞,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任何跟道德瑕疵有關的事件,本來就很吸引媒體與閱聽人,所以才被放大了,這也是一種錯覺。
別誤會,我不是要說幾百年前的科學家研究倫理也不好,或是幫犯錯的當代科學家找藉口,彷彿如果回到過去,他們的所作所為就是可以接受的。我們必須要搞清楚的是:科學是探究世界的過程,這過程還沒有終止,也不會終止,本來就該一直自我更正。同時科學家都是人,儘管絕大多數的科學家盡力發展跟改善科學方法,但總有盲點跟偏誤。
科學界的問題有哪些呢?可以分成兩大類,第一類就是「壓力」,發表的壓力跟評鑑的壓力,逼得科學家必須讓自己的研究多出現在期刊上,為了衝量,就投給一些品質比較低的期刊,相反的,有時為了上頂尖期刊,科學家就得往最前沿,但風險也比較大的領域去找題目,甚至為此鋌而走險、違反倫理。
第二類就是「能力」,例如有時候科學家的統計學能力不足,犯了歸因謬誤,把不相干的事情硬是找出相關性。如果研究人員或審稿人員本身的科學思辨力不夠,訓練也不足,或是審稿時沒有採用雙盲制,那麼就會讓一些不夠格的研究過關。

注意報導的三特徵

另一個比較值得擔憂的問題是,那些沒被發現有錯誤的科學,透過媒體放大了,該怎麼辦?絕大多數人不會去讀原始論文,所以我們可注意科學報導的三個特徵,來提高警覺:
第一,注意那些易懂好記的科學,因為那很有可能是企業有目的地推波助瀾。不少企業會以對他們有利的科學研究作為根據,透過媒體發表新聞,把某些片面的知識置入到消費者心中,後續再推銷你買他們的產品。
第二,注意那些引人注目的研究,因為那很有可能是科學家抵抗不了誘惑,想要發表引人注目的研究結果,所以傾向於找出類似事物裡的差異,例如桌子整齊的人跟亂七八糟的人的大腦之間有什麼不同。對期刊來說,這比顯示所有人的腦袋運作方式皆相同的研究令人印象深刻。
第三:注意那些單一的科學研究成果,因為這種研究「意義不大」,只有當其他的科學家能重複該實驗,然後也得到相同的結果,這個研究才有價值,所以如果你看見一篇很震撼的科學研究報導,可以興致高昂,但也請冷靜下來,不要就因此覺得世界被顛覆了。

泛科知識共同創辦人暨知識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