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虛晃一招的限制出境修法(林鈺雄)

出版時間:2018/10/01

限制出境(出海亦同)是目前偵審實務上最常運用的羈押替代手段之一,但近來備受授權不夠明確違反法律保留,以及個案限制期間過久違反比例原則之批評。有鑑於此,司法院草擬《刑事訴訟法》之限制出境增修條文,委由立法委員周春米提案(下稱司院版),連同尤美女委員提案版及其他修正動議版本,正待立法院協商通過。但在協商前夕,反對聲浪此起彼落。

例如前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即公開抨擊司院版草案存在漏洞,指出其雖嚴格控管偵查中檢察官限制出境處分的期間及次數(每次不得逾4月,以延長3次為限),但審判中毫無限制出境次數的限制,對人權的侵害極大,並呼籲立法者一定要注意。法官本位主義,淪為輿論箭靶。
審視將要作為立法院協商底本的司院版草案可知,對審判中限制出境的確「網開一面」,僅有總期間之部分規定而已,亦即「犯最重本刑為有期徒刑10年以下之罪者,累計不得逾8年」;至於其他重罪則無任何期間的控管規定,簡單說,草案明文容許「無限期限制出境」!換言之,這幾年來被揭露、批評的諸多政界及商務人士個案,被長期乃至於無限期限制出境的老掉牙問題,縱使草案通過也是無濟於事。宣稱保障人權的立法意旨,等於是虛晃一招。

助長侵犯比例原則

事實上,城前副院長所抨擊的司院版草案漏洞,僅是冰山一角而已,以下例示幾點草案缺陷。一來是助長案件遲延。把一般案件限制出境上限都一律訂為「8年」的齊頭式平等規定,是仿效現行《刑事妥速審判法》(下稱《速審法》)的立法模式而來。但該法是眾所皆知、惡名昭彰的失敗立法,不但完全無法達成訴訟迅速的立法目的(不然,何以該法施行近10年之後,司改議題還是繞著如何解決訴訟遲延的老梗呢?)反而造成案件遲延的誘因,法官拖過8年比較好判,被告還可以獲得減刑優惠,「皆大歡喜」但減損司法信賴。
不論是前立委羅福助案或最近才「風光入監」的傅崐萁案,都是案件拖過8年而被告受減刑優惠的事例,公平正義淪為笑柄,說來極為諷刺。司院版草案容許審判中長期限制出境,說白話,就是依附在無能解決案件審理過久問題的「鴕鳥立法」,既複製也繼受了《速審法》的固有缺失。
二來是違反比例原則。「縱使」某些極端個案限制出境8年勉強算是必要,但在絕大多數案件如此長期限制必然違反比例原則,而諸多個案可能限制出境2、3年就已經很明顯違反比例原則。然而,草案中硬性且齊頭式規定8年限制期間的立法規定,適得其反,反而造成實務可以拖到8年還沒事的「擋箭牌」,例外變成原則,助長個案侵犯比例原則之弊端。
事實上,在《速審法》立法過程,論者早已再三指出這種危險,因此先進國家經評估後皆不採此立法例,而我國立法執意獨斷的施行結果,果然也印證這些擔憂並非空穴來風。司院版草案若貿然通過,未來明顯違反比例原則的諸多個案,恐將被一次次橡皮圖章延長限制,又因未超過法定8年上限而更難以有效指摘及個案救濟,得不償失。一言以蔽之,為了解決限制出境實務違反比例原則而提出來的修正草案,反而架空了比例原則的憲法保障!
三來是違反法律保留原則。草案初衷是要彌補目前限制出境欠缺法律授權的漏洞,但撇開把一般案件明定8年期間的荒謬不論,草案將其他重罪「無限期」限制出境形式上予以明文化,試問,這樣黃袍加身、就地合法之後,有比現行實務更加保障人權嗎?實質上這是要「達成」或者根本就是「架空」法律保留的授權明確性原則呢?是要「杜絕」還是要「鼓勵」重罪拖延審理且無限期限制出境的實務弊端?「以法律保留之名,侵害法律保留」,這又要如何自圓其說?

製造更多適用錯亂

總言之,沿襲《速審法》缺失的司院版草案,本位主義且弊多於利,不但不能解決現有實務問題,反而製造更多適用錯亂。限制出境立法必須通盤考量,尤其是其和羈押替代措施之間的關係及定性,應該慎重評估而不宜躁進立法!

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刑事法研究會執行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