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效的防逃機制 何時修?(王宗雄)

出版時間:2018/09/14

花蓮縣長傅崐萁違反《證券交易法》案件,判決8月定讞,社會矚目。最高法院援例函知地檢署說:要啟動防逃囉。負責執行的地檢署接力回應:「啟動防逃機制!」似乎是這類重大案件的樣板戲。
然而,前檢察總長顏大和也說了:所謂防逃機制,司法警察只能盯著他,卻不能做什麼事,能有什麼防逃效果?警界也不斷表示,現行的防逃機制只能遠觀「判決有罪的被告」,卻無任何強制力。徒然耗費諸多人力、物力盯哨,人跑了,社會負評卻排山倒海而來。

宣判審酌當庭羈押

實則,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重大案件的被告從偵審、乃至判決定讞後落跑的新聞屢見不鮮(最新案例是慶富案陳偉志一審棄保逃亡)。依法務部統計,2013年至2015年間,經判處3年以上有期徒刑確定而逃亡未到案執行者,合計高達3151人。日前司法革國是會議亦做成決議,應推動防逃機制修法,司法院從善如流,於今年3月1日業將修正的《刑事訴訟法》草案送請立法院審議。有關羈押的替代處分,除現行的交保、限制住居以外,增列科技監控設備、交付護照(其實,到案被告限制出境,依裁定無法出國,當然結果本來就是交付護照,不然只是在測驗移民官有無確實檢查身分?)、限制財產處分(否則被告清空國內財產,不為落跑,目的何在?)等。
另外,德國、日本、美國都規定被告有義務到庭聽判,人性考量,法院宣告重刑時,逃亡風險增高,法官宣判後即審酌是否當庭羈押被告。此次修法亦提出法院宣示判決諭知死刑、無期徒刑或逾2年有期徒刑之罪時,應依職權或檢察官聲請,重新審查被告有無羈押或為其他適當替代處分之必要,以防杜被告逃匿規避刑責。
筆者日前蒞庭一吸金百億犯罪集團案件,近3年的審理期間,被告們請齊律師團,每次開庭火花四射、動之以情說之以理,一方面說自己才是最大的被害人、一方面說自己不懂《銀行法》,都是海外公司的錯云云。然而,法院案牘勞形,最終宣判時,無一被告到庭,只剩公訴檢察官和幾名有興趣的司法線記者到庭聆判。法院雖然對主嫌重判11年、併科罰金1億元(《銀行法》違法收受存款超過1億元以上,法定刑是7年以上),但被告未到場聽判,這「11年的刑度」迴盪在空氣中。

有名無實修法延宕

被告一審遭重判,究竟是力爭無罪到底還是想要腳底抹油開溜,猶未可知。然而,依照現制,法院亦未重新審查被告有無羈押或加重替代措施必要。倘若被告之後落跑,廣大被害人無從求償、判決的刑度無從執行,責任到底算誰的?
一逃再逃的防逃機制「本來無一物」,有名無實。如今草案為落實刑罰的速追與執行,增加武器,也送進立法院半年了。責任到底算誰的?我們要再大聲呼籲立法諸公加速審議進度,防堵下一個僥倖的罪犯。

新北地檢署檢察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