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榮專欄:大法官和他們的光碟機(王子榮)

2708
出版時間:2018/09/12

你有多久沒看到「光碟片」了?更確切的說,是你家還有光碟機嗎?光碟作為20年前壟斷市場的儲存載體,隨電腦世代長大的6年級、7年級生可是非常熟悉,但對於現在的8、9年級生,可能印象就模模糊糊,後續雖然還有藍光光碟作為替代方案,但實體光碟漸漸式微是不爭的事實,尤其現在什麼都上雲端,到處都是數位匯流的技術,人手一台手機作為上網媒介,說真的要買一台光碟機恐怕還得找半天,更別說買了之後不知道要安裝在哪個孔,光碟和光碟機已經是時代的眼淚。
說來也不怕你笑,我國在俗稱智財三法中的《著作權法》中,仍堅守著光碟片的防線不輕言放棄,這樣的法律,究竟是立法者擇善固執下的不為所動,還是惡法亦法的冥頑不靈。

科技走在法律之前

怎麼講個光碟片好像事情一發不可收拾,會不會過於誇大?如果把目光看到現行《著作權法》第91條,就會發現案情並不簡單,甚至很嚴重。《著作權法》第91條規定以「重製」方法侵害《著作權法》刑責,第3項是問題所在,如果行為人想要以銷售或出租為目的,而以光碟作為重製(燒錄╱壓制)的載體的話,刑度則是最低要從6個月有期徒刑開始量處。
要知道為何常常講刑罰是最後手段性,因為有期徒刑是對人身自由最嚴苛的限制,雖然6個月是還可以易科罰金的刑度,不過稍微情節沒有這麼輕微的,可能要面臨牢獄之災,法官如果判到7個月就藥石罔效,得暫時天人永隔。
當然立法最初是有其時空背景,一方面是美國對於台灣仿冒取締不利一再緊迫盯人,國際壓力一波一波,再來國內當時仿冒光碟情況確實非常猖獗,相信不少人對於拆除前光華橋下的光華商場的「大補帖」(一片光碟內有多種的遊戲或程式)並不陌生,甚至是共同的回憶,就算不說雲端儲存好了,一個小小的隨身碟動輒64G、128G,請問誰還會要用光碟當儲存媒介,如果我現在跟別人說要去買光碟來安裝遊戲、程式,恐怕一語畢就哄堂大笑,就是和現代科技發展這麼格格不入,充滿了違和感,這樣的法律卻遲遲無法更新,有可能立委諸公還在電話嘟嘟聲的撥接上網,我們只好把目光望向清新健康又專業的大法官。
在大法官公布的待審案件清單出現一件由智慧財產法院所聲請的案件,法官對於其承審的案件認為個案中如果適用《著作權法》第91條第2項、第3項、第100條但書規定,會發生牴觸《憲法》的疑慮(諸如第7條的平等權、第8條的正當法律程序及第23條的比例原則,詳細聲請理由可上網查詢),講坦白的,用光碟的重製(燒錄╱壓製)作為侵害著作權刑度上的差別待遇,根本說不過去,如果說重製光碟對著作權的侵害如此罪大惡極,那儲存量更大的隨身碟、外接硬碟不就要唯一死刑。另外,重製光碟是非告訴乃論,就是一旦刑事程序啟動就必須走完,包括檢察官起訴後,法官必須為一定刑罰宣告,但對照一般著作財產權違法重製的犯罪,是可以讓侵權人與告訴人(權利人)和解後撤回告訴,著作財產權本質是經濟性權利,如果可以取得賠償(授權)費用而撤回告訴,不僅符合經濟市場運作的規則,也能節制刑罰權。
另外,智慧財產局作為法規主管機關,也看見了問題並提出修正的法案,認為不該有6月的最低刑度和維持非告訴乃論的設計,不過看看我們的立法院,他們認真起來連我都害怕,我們明明都能看到這些《著作權法》中種種不合理,這顆中間腰帶偏高的失投法條,大法官還不揮棒嗎?

雲林地方法院法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