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方說法】強化循環經濟治理因應洋垃圾(趙家緯)

1428
出版時間:2018/09/06

中國於今年度生效的進口廢料品質管制,引起全球廢棄物管理極大波動。以塑膠廢料為例,其於2016年時,年進口量為730萬噸,與香港合計,佔全球塑膠廢料貿易量的三分之二。此禁令生效後,中國塑膠廢料進口量驟減為零,導致其馬來西亞、泰國、越南等國的進口量大增。依據美國喬治亞大學研究團隊推估,若中國此禁令未有調整,全球又未積極推動減塑之時,2030年時將會產生約達1.11億噸的塑膠廢料處理缺口。若無法妥善處理,不僅將造成海洋廢棄物的增加,也會因為塑膠廢料未妥善回收利用,替代原生性的石化原料,造成全球增加2億噸的二氧化碳(約等同於台灣2030年的排放量)。

恪守源頭減量優先

若要避免此現象,除應積極倡議各國限制一次性塑膠產品的使用、各國仿效日本由政府補貼增設境內回收處理設施以外,目前10大塑膠廢料進口國中,荷蘭、德國、比利時與台灣等塑膠廢料回收處理體系較為健全的國家,能否在短期間銜接中國塑膠廢料的處理缺口,實為全球能否面對此波跨國廢棄物流竄的關鍵。
在媒體大篇幅的關注此議題後,環保署提出將採取調整廢塑膠及廢紙之輸入管理要件,強化進口物料品質管控,並藉由進行物料生命周期研究,說明廢料回收可帶來的環境效益,達到加強社會溝通之目的。然而若要達到環保署所稱的「台灣是循環經濟的熱點,不是世界垃圾場」,則應再搭配「恪守廢棄物管理層級」、「同步加嚴廢料進口商環境稽查」與「循環公共採購規範」等配套政策,方能讓再生效益最大化,副作用最小化。
於本次「洋垃圾」爭議中,諸多反對意見乃是認為此舉乃是讓生產商得以藉由低階回收,規避了源頭減量的責任。故應強調台灣雖增加了可再生廢料的輸入量,但仍是恪守源頭減量優先,再使用與回收次之的廢棄物管理層級(hierarchy)。如歐盟境內雖然有荷蘭、德國、比利時等廢塑料進口大國,但其面對中國的廢塑料進口禁令,則是將其作為推動吸管、攪拌棒、棉花棒等一次性塑膠用品限用政策的動力,亦研擬就此類產品課稅。
廢塑膠與廢紙輸入量的增加,令公眾憂心國內目前的資源回收體系是否能吸納此般處理量。以塑膠廢料為例,國內過往10年間最大進口量為22萬噸,而今年上半年已高過此量,故應就塑膠廢料回收產能進行盤點,方能說服公眾台灣是有能力妥善將此類廢料轉換為可用資源。除了隨意棄置,回收過程中的二次污染亦為台灣環保團體關注的議題。

健全二次料的市場

以廢紙為例,紙業表示榮成二林廠產能擴增乃是導致廢紙進口量大增之故。但依「透明足跡」所整理的資訊,該廠因違反空污、水污、廢棄物處理法規,被裁處1246萬元以上的罰款。當製程對區域性環境品質有此負面影響之時,實不利於就廢料回收的環境效益進行社會溝通。故應針對因中國廢料禁令,導致進口量大增的廠商,同步加強稽查頻率,方可建立社會信任。
除了污染隱憂以外,另一個面向乃是對於國內資源回收體系的影響。但對於塑膠廢料回收價格影響最大的因素,乃是低油價導致使用原生料的成本下降,削減回收料使用意願。因此藉由推動循環公共採購規範,建立健全的二次料市場,才可避免因原物料價格波動,對於國內資源回收鏈的影響。如聯合利華與雀巢等國際大企業,均已承諾將於2025年時將其所採用的塑膠包材中的再生料比例提升至25%,此舉均可確保不論油價走勢為何,塑膠廢料均有一定的市場價值。而荷蘭在其整體的循環經濟政策中,亦規範了2020年前循環型公共採購佔比須達到10%,藉此打造完整的二次料市場,提供打造高品質回收體系的誘因。

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