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方說法】莫忽視經濟弱勢與城鄉差距(許又方)

825
出版時間:2018/07/12

《空氣污染防制法》修法後,授權環保署可嚴加管制出廠10年以上交通工具的廢氣排放標準,以加速老舊車輛的汰換。姑先不論這個作法是否具備科學的說服力(只在意年限,卻不考慮使用里程數及保養狀況?),即就階級與城鄉差距的角度看,顯然也有思慮欠周之處。
且容筆者先講個實際的經驗。某回在花蓮市區招了部計程車回壽豐,司機問我是不是遊客?我表明是在地人。他略感驚訝地說:「那你一定是醫生或律師。」我反問他為什麼?他回答:「花蓮人大部分收入都不高,公共交通又不方便,除非高收入或萬不得已,不會搭計程車。」

台灣車價較他國貴

司機一語道出了何謂「階級與城鄉差距」,其中包含了個人所得與公共建設間的落差。以公共建設來看,若拿台北與花蓮做比較,前者有十分便捷的公共運輸系統,一般人可以輕易在短時間內藉此到達想去的地方,未必要買車;但花蓮呢?先別說有些地方根本沒有公車經過,就算有,錯過一班就往往得再等上1小時,或甚至傍晚就收班,若不自備交通工具,如何移動?
至於階級差異,對收入高的人來說,更換新車並不算難,但那些經濟較為弱勢的升斗小民呢?修訂後的《空污法》,顯然是對生活拮据者十分不友善,而偏偏這些族群又經常是老舊交通工具的高度倚賴者,而且以偏鄉住民居多。
以筆者在花蓮熟識的一位割草工人為例,他騎著一部堪稱古董級的80c.c.摩托車。我曾問他為何不換部新車?他苦笑說:「老師,我一個月才賺2萬多元,還得養老婆小孩付房租學費,新車隨便都要5、6萬元;好一點的中古車也要2、3萬元,哪來的錢?」此時我才驚覺自己是用「天龍國人」的想法在提問題,感到既慚愧且愚蠢。
準前述,淘汰老車來防制空污的立意固然無可厚非,但就客觀條件而言並不周洽。如果政府希望落實這個規範,除了逐步強化各地方的公共交通外,可能要先設法讓經濟弱勢者有較容易的方式更換新車。台灣的汽機車都不便宜,以十分受國人歡迎的豐田小車Yaris為例,台灣基本售價約56萬元台幣(國產),但在日本僅售49萬元,而且別忘了,日本的平均所得是台灣的2-3倍。至於機車,筆者一位來自印度的學生就坦言,印度生產的機車,品質不輸台灣,但售價卻便宜很多,車款相近的車,價格卻往往只有台灣的一半。看來,政府一方面想以價格抑制車輛成長,一方面卻又要求民眾盡速汰換老車,完全不考慮弱勢者的經濟負擔,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公共運輸工具不足

依此延伸,《空污法》另外授權地方政府可以設置「空氣品質維護區」,禁止特定汽機車進入的規定也必須謹慎執行,至少在花東地區,不少經濟窘困的家庭都住在風光明媚的山邊水涯,總不能禁止他們騎(開)著老舊的車輛返家或出外工作吧?
依筆者陋見,任何政策的制定固然應以全民福祉為依歸,但所謂的全民福祉,又必須優先考量弱勢族群的權益。或許有些人會批評筆者將空污置於經濟考量之後的觀點過於民粹;但認真想想,這種問題的形成,政府必須負一定的責任──長久以來,各縣市都忙著將錢撒在修築道路上,卻不願推廣公共運輸工具(等於鼓勵民眾開車),遂迫使偏鄉弱勢者只能使用老舊車輛代步。如今又修《空污法》來限制其行的權利,這樣合理嗎?

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