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能讓馬前總統一槍斃命嗎(吳景欽)

7754
出版時間:2018/07/12

2006年爆發的國民黨三中案,在2014年由特偵組簽結後又於日前由北檢偵結,並起訴包括馬前總統在內的6人。起訴書長達50多萬字,並舉出錄音與文件內容為證,直指馬前總統就是三中案的幕後指使者,離有罪之日,似只為咫尺之遙。惟北檢的胸有成竹,果真能實現?
國民黨高層賤賣中視、中廣與中影公司,最可能觸犯者,即是《證券交易法》的非常規交易與特別背信罪。而根據《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2、3款的非常規交易罪與特別背信罪,法定刑為3到10年有期徒刑,且根據同條第2項,若因而獲取財產利益超過1億元,法定刑就變成7年以上有期徒刑。凡此罪名,刑罰實相當重,僅有依據同條第5項,被告於偵查中自白或咬出其他共犯,才能獲得減刑優待。這也是馬前總統行使法律保障的緘默權時,竟被北檢指為是飾詞狡辯、相互推諉、態度不佳,並請求法院求處重刑之因。
只是此等重罪的行為主體僅限於公司的董事、監察人或經理人,故馬前總統雖於案發時擔任國民黨主席,卻僅能因此身分成為黨營事業,如中投、光華等投資公司的股東,自不在非常規交易與特別背信罪的處罰範疇。故檢察官勢必得證明馬前總統有指示這些公司高層,賤賣公司所持資產或股份之事實,才可以共同正犯或教唆犯來究責。
至於檢察官所提出的證據,自然是去年搜索、扣押所取得會議或對話的錄音光碟。而從檢方所發布的幾則譯文觀察,在在顯示馬前總統,既了解整個交易過程,更是最終的決定者,要想全身而退,似乎有其困難。惟扣得的錄音光碟有數百片之多,既可擷取對被告不利的片段,也未嘗不能從中找到對其有利的內容。故檢方公布的錄音內容,恐只能說是自我選擇的斷簡殘篇,於法庭之上,必會受到辯護方的強烈質疑與挑戰。

訴訟糾纏難證其罪

而就算能證明馬前總統對交易案具有主導地位,但還是得進一步論證,三中案的買賣過程違背交易常規,致損害公司之利益。就此爭點,檢察官特別提出了所謂「天龍八步」的手稿,其中所列的財務操作方式,正可證明三中交易的不合營業常規,致為一槍斃命的關鍵證據。只是此等文書,既無製作時間,更未顯示製作者是誰,也不符合財務記載的常規,就絕對是傳聞證據,根本不能提出於法庭,更遑論有任何證明力。
更麻煩的是,即便能證明三中買賣,就是藉由財務操作而轉來轉去的交易,但這到底有無違反營業常規,在非常規交易的法律概念極不明確,且司法實務又未能畫出一道清楚的界線下,馬前總統就肯定會在有罪、無罪間徘徊,致陷入漫漫無期的訴訟糾纏。

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