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女董蔡佩烜 翻轉老屋 拒滋養怪獸

14810
出版時間:2018/06/14
佳佳西市場旅店董事長蔡佩烜巡視老屋,繼續追求她傳達文化與故事的使命。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清.龔自珍,己亥雜詩

台南知名老屋重建範例—佳佳西市場旅店,將於月底熄燈停業,董事長蔡佩烜(烜音同選)說:「老人、貓和跳蚤」,9年前旅店所在的正興街,印象就是這般模樣。如今旅店商機盎然、旅客絡繹不絕,她卻選擇讓佳佳走入歷史。她說,這不是失敗,而是「燦爛的停格」,她在公開告別信中寫著:「當夢想之果跌入浮世滄桑,我願落塵化為春泥來護花。」

5月1日,蔡佩烜在佳佳西市場旅店官網,感性地以「燦爛的停格」為題,宣布這間由她集結志同道合股東、一手促成的翻轉老屋重建,再過61天將再度走入歷史。
她寫著:「佳佳旅住文創團隊的緣分源自傳承台灣文化與對在地歷史、記憶的永恆孺慕與眷戀。佳佳自豪的說:『我們是兼具文化品德的藝術與生活旅住的實踐家』。」
「佳佳西市場旅店」前身是「佳佳大飯店」,建於1970年代,是許多老台南人共同的回憶,看著飯店從風光走到破敗,再從蔡佩烜等接手後改裝,重新以文創旅店之姿立起,正興老街走過落寞的足跡不再,如今繁華重現。

佳佳旅店帶來老街重生,但扭蛋機的進駐也讓老街質變。

不過,就在「佳佳西市場旅店」帶領整條老街生機蓬勃,仍在頂峰之際,蔡佩烜突然發文,「希望大家對佳佳西市場所產生的燦爛與完美記憶,可以永久停格在這一個瞬間。」
這樣的結果看似意外,但走進蔡佩烜的世界,不難理解。
1976年出生於高雄的蔡佩烜,直到碩士班時進入成大建築研究所,才到台南居住;她學的是建築,加上從小對於老東西的莫名眷戀,使她自然而然、直覺愛上這個充滿舊時代記憶的城市。
在台南3年的時光,蔡佩烜說,和她過去在高雄、台中、台北實習的城市經驗都不一樣,走在路上,看到陌生人也可打招呼,「我喜歡這樣的感覺,在這裡,我感到很自在。」台南根本是一個太神奇的城市,「住在台南,你會發現巷子特別多,在這些不起眼的巷弄間臥虎藏龍,隨便一個房子,都可以講出一個故事」。

台南佳佳西市場旅店(下圖)是上世紀佳佳大飯店(上圖,蔡佩烜提供)翻新改造。

蔡佩烜說,很多人選擇住在台南,是因為想在這裡生活,他們或許在台北市某個大企業擔任重要職務,卻想要住在台南,於是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聚在一起,「想貢獻對城市的想像,也是對自己理想的實踐」。
她說,猶記得剛進入正興街時,街上有的是設計同事、老人、貓和跳蚤,大家和國寶級的老師傅、小吃店的阿嬤相處融洽,在什麼都沒有的年代過得很愜意。那時候的佳佳是很頹廢的飯店,整條街很落寞,佳佳大飯店停業後,窗戶一扇扇遭打破而被稱為鬼屋,但很多人不知道,「佳佳是台灣第一位女性開業建築師王秀蓮所設計,最後變成這樣,很可惜」。

佳佳的傾頹,「讓我看到的是年輕人的機會。」

因為進入門檻低,所以願意把人生第一桶金投入志業。「佳佳絕對沒有財團支持;所謂的財團,就是蔡佩烜及股東等等,而股東多數都是教職」。
血液裡的懷舊因子,加上建築系所的背景,蔡佩烜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討論後,決定一起籌資投入佳佳大飯店的改造。
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希望可以在改造翻新的過程中,重建這個建物的記憶,延續建物本身的故事。所以,「佳佳大飯店」改造後仍然叫做「佳佳」,建物結構也盡可能保留原貌。

佳佳旅店二樓吊燈。

「好的建築是很棒的皮相,但好的內容,才是旅人、遊子和鄰里透過這個旅館學習到的地方。」蔡佩烜說,這是為何她要做「小鳥衣衣」的文創品牌和台味的服裝,以及硬要請在地阿姨、阿嬤做衣服和鞋子,「這樣我們的團隊才會和鄰里一起成長,我們在國際上也才會是獨特的樣貌」。
請老師傅們讓老布料重生,是蔡佩烜另一個期望。她希望透過創新拼湊的設計,讓本來似已過時的花色,成為具有個人風格與特色的衣服;幾年下來,「小鳥衣衣」確實愈來愈受到各界肯定,有許多外國觀光客來到台南,指名要買「小鳥衣衣」的衣服與花布鞋。

旅店二樓的長桌從室內延伸到戶外。

不過,蔡佩烜笑著說,能有這樣的成果相當不容易,尤其是必須說服西市場裡的老裁縫們。
原來,為了吸引時下年輕人的目光,蔡佩烜的許多設計都不符合傳統老裁縫多年的原則,以西裝外套為例,她說,老裁縫們的觀念,覺得要有墊肩且不要抓腰身,衣服才會有氣勢,但現在年輕人已不這麼穿西裝,在這種觀念上溝通了很多次,最後才說服老裁縫們同意。
又如「小鳥衣衣」賣得很好的花布鞋,蔡佩烜推出了一系列的不對稱設計,但當設計圖一出來,整個西市場沒有人願意幫她製作,因為在這些師傅的觀念中,鞋子就是應該要成雙成對,後來蔡佩烜終於說服一位阿嬤幫她製作,但後來阿嬤告訴她,為了幫她做這些鞋子,被先生罰站罵了很久,「因為這雙鞋不像樣」。
「佳佳西市場旅店」、「小鳥衣衣」與在地聚落的相輔相成,成功在市場營造懷舊情懷,很快得到各界認同。蔡佩烜發現,她除了以所學改造建物外,透過旅館的經營,更可達成她想傳達懷舊故事與文化傳遞效果,所以她很快複製這個經驗,陸續開拓了其他相同的案子。

佳佳旅店二樓公共空間頗具人文特色。

只是,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當這些房子都重新活過來,價值卻悄悄有所改變。

除股東之間對於「佳佳西市場旅店」可以帶來的投資報酬率看法出現分歧,更令蔡佩烜無法言語的是,看到正興老街各式商店林立,甚至連扭蛋機及夾娃娃機也進駐,整個環境已產生質變。
蔡佩烜不願意用失敗來形容「佳佳西市場旅店」的退場。她說,9年前佳佳進來是做一件開創的事,是一個指標;9年後離開,佳佳一樣是示範和指標。在這9年中,佳佳做了很多的測試,例如投入一個和周遭鄰居、阿嬤、阿姨融入的服裝品牌;開了一個餐廳,示範了農食和美麗的餐食結合;或是嘗試出版自己的刊物。

佳佳旅店一樓裝飾。

她說:「或許佳佳已經不適合這環境,因為這裡要開始爆炸性的成長,但這些團隊受到的訓練,養分都是自己的,不會因為結束而消失。」
外界對於佳佳在頂峰時離去,還是好奇,甚且質疑。蔡佩烜僅說:「佳佳是具有文化品德的實踐家。」當佳佳的存在不再具有效果和影響力,就是該退場的時候。
她說,非常淺顯的例子就是,當時這裡可能2000元的店租讓你進駐都沒人要進,現在則是大家拿著20萬搶著進駐也擠不進來,「如果我們的離開,是可以給街區重新省思。佳佳為何一直把大廳空著,不租給高雄或其他地區來的店,而是要當給旅人休息的地方?就是因為這是我們認為這才是台南人生活的方式。」
但現在整條街上追逐的是有一小塊畸零空地就想趕快租出去,而最容易租出去的就是扭蛋機和夾娃娃機,這坪效最高,「如果我們的離開,可以給大家一個改變的機會,這就是我們團隊想要傳達的意念」。

蔡佩烜創辦的「小鳥衣衣」,花布鞋和台味衣服很受歡迎。

也許說的委婉,蔡佩烜被步步進逼,她沒怪罪任何人,只淡淡說,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去怪罪毀壞市容的東西,但這就是市場機制,「如果我們繼續把精力花在和訂房平台鬥,我就是在養成這個怪象,旅店再有文化、再有深度、再有名氣都沒有用,所謂的體驗和生活,是真的需要感受的」。
「所以如果我們只要把同事的精力都放在訂房網自動降價,就會有客戶打電話來質問『為何訂房網的價格比你們官網上的價格還低』,每天都要去追這個價格,我們就是在滋養這些怪獸。唯一不要做的就是告訴對方『我們沒辦法做』,看我們活不活得了?」蔡佩烜自問自答:「顯然我們活不了!」

「我沒辦法做到一味求降價,只為求滿租率、很薄的利潤,我做不到,因為這只是耗損團隊的心力。」
蔡佩烜坦言「結束是非常難的決定」。這件事情已經痛3年,這3年中市場變化非常大,幸好內部團隊很團結,對事情的執著一致,但環境會變化,人也會變化,會干擾彼此想法。「當你努力做一件事後,大家不感謝你,而是覺得你為何這麼多事」,蔡佩烜直言:「我們就去需要我們的地方做。」
9年來,蔡佩烜仍繼續她建築師的工作,每天早上起床後煮杯咖啡、開始畫圖,若時間許可,她會穿過彎曲的小巷弄到住家附近的鴨母寮菜市場逛逛,之後再到佳佳西市場旅店。

3000多個日子,看似一成不變的日常,只有她知道,很多事情已經改變。

選擇在整條街最生機勃勃時退場,面對附近店家鄰里不捨和慰留,她雖也捨不得,但不得不做出決定。
「當夢想之果跌入浮世滄桑,我願落塵化為春泥來護花,落塵是因自知而歸零。」蔡佩烜在公開信中這樣說著。
蔡佩烜說,她不會停止賦予老屋重生的使命,但她追求的不只是單純改造一間老屋、重建它的價值,她要追求的是一個文化或是故事的傳達,是對在地歷史、記憶的永恆孺慕與眷戀,而旅館或餐廳,是可以讓她說故事的平台,「有了過去的經驗滋養,我對於接下來的作品充滿希望」。

蔡佩烜 42歲

現職:
.佳佳西市場旅店董事長
.地家公司總監
.小鳥衣衣創辦人
學歷:成功大學建築碩士
星座:雙魚座
家庭:單身


作者:陳慜蔚
攝影:黃競鋒、梁建裕

《蘋果》推出《蘋中人》人物專版,透過精心編輯的專版,《蘋果》邀集傑出記者、外界優秀寫手、媒體人和作家,深度訪談不同領域人士,無論是對人生酸甜起伏的自剖,或對世道人情的深刻體悟,《蘋中人》以完整篇幅,請讀者一起進入受訪者的內心世界。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