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醫護人員之死 什麼才是背後的「真相」(王冠云)

1628
出版時間:2018/06/14

6月1日,就讀醫護系的女大學生瑞珊(Razan al-Najjar),一如既往的投身醫護救助行動,來回穿梭跑在前線與醫護帳篷間,搶救受傷的民眾。但就在這時,一發來自以色列狙擊槍手的子彈射中她的胸膛,純白的醫護白袍瞬間被鮮血染紅。21歲的生命,就這樣消逝。

大量志願醫護傷亡

自3月30日起,加薩民眾自發性的組織起「爭取難民返鄉權利大遊行」,每周五定期在加薩與以色列接壤的邊界柵欄邊集會抗議。除了要向以色列當局要求自1948年以色列建國後,造成超過百萬巴勒斯坦難民的返鄉居住權利,也是對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遷使館,以及以色列長期封鎖加薩走廊的怒吼。
由於集會總會遭到以色列軍隊以炮火驅散,許多醫護工作者都志願來到邊界,救助受傷民眾。遊行發起至今10周來,已有超過120位加薩民眾身亡,至少1萬3000人受輕重傷,其中傷亡者中不乏不滿18歲的青少年、身著「PRESS」背心的記者,與醫護人員。
瑞珊之死對醫護工作者造成很大打擊,也興起一波國際輿論,使得以色列當局不得不展開調查。幾天後以色列國防軍公布「調查報告」卻指稱瑞珊在一次訪問中「承認」自己是哈瑪斯政黨所派出的「人肉盾牌」;而另一小段剪輯影片更可見到瑞珊從手中投擲出一枚「炸彈」。
許多親右派媒體與錫安主義份子因此斥責瑞珊死有餘辜,美國與以色列代表在聯合國會議上更指沒有1名在加薩抗議被殺害的民眾是「無辜」的,大加讚揚以色列軍隊「謹守紀錄」,武力使用「符合比例原則」。美國也行使其安理會絕對否決權,駁回由科威特提出的「保護巴勒斯坦普通民眾免於以色列軍事行動傷害」的要求。

調查報告扭曲事實

然而,這兩段影片的實情並非如此。第一段瑞珊所說的完整句子其實是:「我是這裡的醫護人員,我在第一線救人,成為傷患者的人肉盾牌。」而第二段影片沒有秀出的則是她將無人駕駛機撒下的催淚瓦斯彈丟向遠方,避免更多傷者吸入。在這起經過剪輯的國防軍調查報導與親右新聞媒體的報導背後,不僅反映出以巴衝突的複雜性,也印證了無論在哪個時空背景或案件脈絡裡,總是習慣性的先檢討「被害者」,似乎被害者的歷史必須先是完美無瑕的一片白紙,我們才能譴責使用非法暴力的那一方?當一個女孩在志願投身救人時被無辜殺害,為什麼還要先檢討她過去是否做錯什麼、有何政治立場?被殺害的當下,她就只是在救人的醫護人員──遑論國防軍的論點皆是扭曲事實。
在此次大遊行中,的確有許多參與者是受到哈瑪斯政黨與其政治理念的號召前往集會,巴勒斯坦的政治惡鬥也的確是以巴衝突至今無解的罪魁禍首之一,但這並不代表與會的加薩民眾都是「死有餘辜」的武裝暴力份子,也不能抹滅在70年來未曾改變的事實:所有的巴勒斯坦人,仍身處以色列軍事殖民佔領的迫害下。惟有將時空背景與歷史脈絡置於眼前來考慮時,方能更正確且客觀的去理解在每一則報導中,在遙遠彼方的衝突事件。

中東特派員
作者 為中東問題研究人員

《蘋果》「國際蘋道」專欄,邀請旅居歐美、日本、南亞、中東與非洲等地區的15位特派員,書寫其所觀所思,讓讀者透過他們的雙眼,看盡國際大小事。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