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管理漏洞 不能再置之不理(洪心平)

955
出版時間:2018/06/14

花蓮安置機構發生的疑似性侵案,令人憤怒。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可能有犯罪,我感到生氣不是因發生性侵案件,而是機構對此類事件的輕忽,最後甚至要靠如電影《熔爐》中「吹哨者」的出現,才讓事件曝光。何其怠惰!

建立外部監督機制

一是服務倫理的低落:作為社會福利的工作者,不論是否為第一線,不論接觸案主是那種類型,不論提供什麼樣的服務,最高價值都是守護弱勢案主的權益。有疑似案件,無論真偽,都必須立刻通報,展開性侵害防治的調查程序。機構的聲譽,加害人的資歷背景,都比不上我們對案主的保護重要。所有曾疑見疑聞的工作人員,你們基本的服務倫理到那裡去了?拋棄最重要的工作價值和使命感,還有資格做照顧工作嗎?因此本案調查的對象不能只限於加害人,機構內的工作人員都應立即接受調查,是否有協助隱匿之情事。
二是機構外部監督機制的建立:進入機構收容的案主,可能因老化或身心障礙喪失生活自理能力,或是家族聯繫較弱無人聞問,在社會求助網中,是較為無助的群體。機構內的工作人員是案主最親近的人,但在權力關係上,案主亦是相對弱勢的依賴者。因此在機構裡案主的身心安全,不能只靠工作人員的自律和良心來維護。機構評鑑應導入第三方的申訴與查核機制,配合不定期進行受安置案主生活的查訪,發生疑似事件立刻通報,才能夠適時的維護案主的權益。

案主安全最為重要

許多機構為了保護及管理上的方便,對外界與案主的互動採封閉式的管制。然而即便是在機構居住,保有案主和外界的聯繫,增加鄰近社區的互動,對案主身心發展都是有益的。不論是那種社會服務,增進案主的福祉才是我們這些工作者存在的原因,這是最基礎的認知。擔憂機構的未來?如果無力守住保護案主的安全底線,該檢討的是自身的管理漏洞而不是去封口。作為機構管理者,我們該做的不是否認事件發生,而是建立良好的通報管道,謹慎的調查,對案家、對社會大眾誠信以對。畢竟守護案主的安全,才是機構最重要的價值。

財團法人脊髓損傷社會福利基金會副執行長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