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孫中山蔣渭水 豐富台灣(馮建三)

2246
出版時間:2018/05/03

「黃煌雄的蔣渭水進化論」(《蘋果日報》,4月27日)是中性,甚至可以是正面的標題。不是嗎?「與時俱進」是生活的樂趣,也是生機的確認。
不過,「黃」的內文卻是負面的評價。它說,過往40多年來,黃煌雄從「彰顯蔣渭水的反抗精神」、將「蔣渭水定位於台灣主體性、台灣民族主義」,至今變成「凸顯蔣氏與孫中山關聯……將蔣渭水送給了國民黨」、「與中國統戰機構合作」、「前往北京舉辦蔣渭水研討會」的「黃煌雄先生打算把蔣渭水送給誰呢?」

用「送」來表述黃煌雄前輩近半世紀努力的最新進展,讓人不解。假使有人、有國家願意接受蔣渭水與孫中山,對於台灣、對於中國,求之不得。難堪的是口惠實不至,悽慘的是陽奉陰違,表面上尊蔣崇孫,卻又作盡傷蔣害孫之事。
1925年,蔣渭水在《台灣民報》發表「五個年中的我」說:「台灣人有使命成為日華親善的媒介,以策進亞細亞民族聯盟的動機,招來世界平和的全人類之最大幸福的使命。」
如今,這個主張仍有時代意義。90多年前的日本,差不多是當前的美國。未來,不僅經貿,中美或有軍事衝突?台灣人若要扮演「美華親善的媒介」,便可參考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的見解。20年前,他在《大棋盤──全球戰略大思考》說,台灣要在國際代表自己,當由「美國非常適切地向北京重申,只有當中國更繁榮、更民主,才能完成統一……吸引台灣,融入……大中華邦聯」。這個立場對台灣有利,但不一定是美國的主流看法,台灣促請與確保美國採取這個政策,會是促進「美華親善」與自保自立的途徑。
蔣渭水在1927年引述孫文的講演,指「馬克思……是……社會病理家……不……是……社會生理家」。其後,蔣氏激進化,在1931年的論述已有差異,他說「4年前實行的理論4年後未必可實行」,他並據此反駁「克良君」(批評蔣是「資本主義的代辯人」),進而表示「三民主義與馬克思主義是好朋友」。

可作為兩岸的連結

三民主義與馬克思主義不同,仍是朋友的原因之一,就在4、50歲以上的國人,不少都還可以琅琅上口,背誦孫中山「平均地權、漲價歸公」的主張。但實際情況呢?地租地價太高,不僅超量榨取你我的勞動所得,對於各行各業的商品生產或服務提供,都是成本的增加,以及利潤的非分襲奪。顯然,台灣的土地政策背離孫文主義,已經很久,於今為甚。
很早以前,國民黨的主流已經背離創黨人的理念;民進黨創立之初未必沒有理念、即便不奉孫中山之名,現在卻可能複製日本的經驗。東瀛的最大反對黨「民進黨」,上周與「希望之黨」合併後,更名「國民黨」。這會是台灣民進黨接下來,或已經變質的內涵嗎?果真如此,黃煌雄倡議蔣渭水與孫中山作為兩岸的連結,即便不是雄圖大業,也是沒有心死的奮鬥,縱使無法成功,也不應該遭受責難。

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