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爸 靠媽 政壇世襲化

全台38名政二代 首披戰袍拼接班

出版時間:2018/04/09

2018 九合一選舉專刊
【綜合報導】「若接到民調電話,記得要說唯一支持余筱萍!」昨晚在台北市西本願寺廣場上舉辦的造勢音樂會,擠進逾千民眾聆聽免費演唱會,舞台上背板印著民進黨前立委余天和女兒余筱萍的合照,兩人名字印得一樣大,讓人搞不清到底誰要選。當台上主持人提醒接到電話要說唯一支持余筱萍時,才恍然「原來是余天的女兒選舉」。

年底九合一選戰起步,參選人看板林立,但藍綠各陣營有些參選人的看板,不是誰誰誰的女兒,就是某某人的兒子,政二代參選成風,政壇儼然世襲化。新竹前縣長鄭永金的兒子鄭朝方將代表綠營參選新竹縣長,台中議會「老議長」張宏年的兒子張彥彤也代表國民黨參選,最有名的政二代則是前總統陳水扁兒子陳致中,這次捲土重來參選高巿議員,初選勇奪該選區第一名。

高雄市議員陳粹鑾的女兒鄭安秝(上圖)年僅24歲、最年輕;陳致中在臉書po與父親阿扁合照。翻攝臉書
高雄市議員陳粹鑾的女兒鄭安秝(上圖)年僅24歲、最年輕;陳致中在臉書po與父親阿扁合照。翻攝臉書

「參政權個人自由」

每次選舉都不乏政二代出征,這次引起外界高度注意,是因投入台北巿內湖南港區議員選戰的游淑慧在臉書上貼出余筱萍等人的靠爸、靠媽看板照,怒斥綠營政治人物以「政二代」為唯一競選訴求,令人不齒。游還批,一般年輕人苦無機會出頭,但綠營政治人物以「政二代」為看板上唯一競選訴求,「難道沒有別的方式讓人認識你嗎?」
面對游淑慧批判,民進黨人士解釋,政二代非特定政黨或台灣獨有,美國也有布希、甘迺迪家族等政治世家,政治人物就是個職業,就像商業家族、醫師家族,孩子從小在政治環境中耳濡目染,有時就會產生興趣。國民黨組發會主委李哲華說,參政權是每個人的自由,國民黨對政二代,並無其他限制。
據《蘋果》調查,今年年底選舉中,首次投入選戰的政二代共有38名,藍綠都有。不過,一般年輕人參選,光是中選會和政黨保證金數十萬元的「門票」,就很難出手。不具名北市資深議員說,選舉最重要是看人脈及資源,北市議員選舉要花600萬至1200萬元不等,政二代若有上一輩協助,曝光機會高,花費可減少許多。


獻金贊助都更好找

台中綠營樁腳分析,選市議員至少600萬元起跳,山線海線選舉期間天天煮流水席提供支持者泡茶便飯,甚至花費千萬以上,但政二代因提到名人爸媽就可讓人印象深刻,再加上上一代累積豐厚政商關係,不但擁有票源,在選舉募款時也容易有政治獻金的關愛,甚至掛看板的文宣費用等都可能得到免費的「友情贊助」。
但也有地方人士認為,政二代在現今民眾眼中多半帶有世襲、權力壟斷等負面印象,並未加分,唯一的好處是政二代在長輩帶領下,對地方熟悉度高,且組織動員能力比一般參選人強。




余天:只能靠我啊

余天和余筱萍昨晚受訪,當記者提到「靠爸」兩字時,余天反駁:「不要再講靠爸了啦!她只能靠我啊,還能靠誰呢?」獲得民進黨徵召的鄭朝方則引起新竹縣綠營人士前縣長林光華等人反彈,今將北上到民進黨中央抗議。對有個「政爸爸」,鄭說,出身政治家庭,從小就被放大檢視,身上背著壓力。

余筱萍(左)昨音樂會造勢,余天夫妻上台助選。周永受攝
余筱萍(左)昨音樂會造勢,余天夫妻上台助選。周永受攝

選一次議員 小資族得不吃不喝9年

以代表民進黨參選高雄市市議員為例,除要繳交中選會20萬元保證金外,還要交給民進黨50萬元取得參選門檻,加上辦公室租金、文宣以及人事費用,至少需要325萬元,月領3萬小資族要不吃不喝9年才負擔得起。即使代表不需保證金的時代力量或是親民黨參選,也要至少7年不吃不喝才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