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不迎合輿論就是可貴?(許又方)

2838
出版時間:2018/03/14

已婚前法官陳鴻斌涉嫌性騷擾女助理,原先職務法庭判決免除其法官職務,當事人提請再議後,獲得保留職務但罰俸1年的處分,引發輿論譁然。該案受命法官陳志祥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強調,法官可貴之處在於不必迎合輿論,且認為涉案的法官只是「試圖發展婚外情」未遂,並非利用職權性騷擾助理,還說原本的判決認定涉案人利用法官職權性騷擾有8件犯罪事實,但再審後發現其中5件不成立,所以才減輕懲戒。
陳志祥法官的說詞乍聽之下不無道理,但仔細辨析卻頗令人納悶。首先,說法官不應迎合輿論判案,這是對的;但法官不「迎合」輿論,未必就是「可貴」、「準確」,有時反而「可疑」。不勞筆者費言,輿論中不乏具法律專業人士的見解,都已不約而同指出本案改判不合情理之處,這些意見難道不及法官個人心證來得「可貴」?姑先不提重審結果與第一審判決之間已經存在的法律歧見,光就陪席法官謝靜慧事後退出職務法庭來看,即可知即便同庭法官,對本案的改判也是心存疑慮與不滿的。換言之,這個改判連法律人自己都看不過去,難道不「可疑」?
其實,很多案件都只需要「常識」便可判斷是非,法官未必比輿論高明。一般而言,法官判案,除看犯罪「結果」外,也必須考量「動機」,因此同樣是殺人,出於自衛或蓄意,罪刑便有極大差距。以本案為例,原判決認定性擾騷為事實(結果),所以重判免職;但改判卻認為涉案人只是「試圖發展婚外情」,顯然將重點放在「動機」,意圖淡化性騷擾的行徑,以為嫌疑人開脫。

發展婚外情成藉口

然而,承辦的法官陳志祥又強調,涉案人雖然想發展婚外情,「但未成功」,所以沒有嚴重到必須剝奪其法官職務。這樣一來,又回到「結果論」(行動未成功),宛如意圖殺人卻未遂般,所以可獲輕判。換言之,受命重審的法官可以依其心證自由採行「結果論」或「動機論」,這種用常識即可看出的伎倆,又比尋常輿論高明(高貴)到哪去?難道不可疑?
筆者好奇的是,陳志祥法官何以確定涉案人只是「試圖發展婚外情」?難道不是從當事人行為所做的判斷?如果強摟、強吻都不構成利用職務性騷擾下屬的話,那麼未來台灣男人只要涉嫌性騷擾,都可宣稱自己只是「試圖發展婚外情未果」,就可以獲得輕判嘍?

東華大學教授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