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司法官有性騷特權嗎?

7446
出版時間:2018/03/14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已婚前法官陳鴻斌,自2012年起對女助理性騷擾,監察院認定他藉權勢性騷擾,將他彈劾,職務法庭原判免去陳鴻斌法官職,但陳聲請再審成功,在三八婦女節當天,再審庭逆轉之前判決,撤銷免職,只輕判陳鴻斌罰薪一年約216萬元,得保留每月18萬元的退休金。判決一出,各界鳴鼓而攻,批判法院「官官相護」、「把民眾當白癡」。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承認此案「判決不符社會期待」。也有法官表示「司法不能迎合、討好社會」。這道兩難題就像新聞自由與國家安全孰重孰輕一樣,公婆各有各的理。問題在判決需要考量社會期待嗎?許多判決都不符合社會期待,後來證明是對的,不能國人皆曰可殺就殺之。
至於「司法判決不能迎合社會」,很對啊。判決千萬不能揣測社會期待,那是中國以前搞「人民公審大會」的模式,獨立的司法系統若根據法理和證據判案,就無須在意是否迎合社會。習近平禁止中國討論司法獨立等民主議題,部分理由就是獨立的司法所作的判決將脫出共產黨的控制,對當權者鞏固權威不利。

職務法庭改革聲起

批評此案的社會人士很多,很特別的是連司法圈內都有不少反對者。
「法官改革司法連線」的近30名法官前天聯名投書《蘋果》,直指職務法庭此次已在司法界引起公憤,改革職務法庭的呼聲此起彼落,將成為司法改革的熱鬧一景。
輕判陳鴻斌的法官林文舟,在另外一個類似的案子中判決某高中老師涉及性騷擾予以解聘。但對陳鴻斌一案的輕判理由是:「陳鴻斌並無不良素行,一直適任法官,並無不適任法官之情形存在。其前述三項言行不檢,尚未達到不適任法官的程度。」只能說那位高中老師倒楣,而陳法官朝中有人好性騷。

司法官信任度倒數

事實部分兩人差不多,但法曹雙重標準,陳只須罰錢,連退休俸都保留,看起來,法官有性騷擾的特權。
鄧鴻源教授在投書中譏諷說,台灣有性騷擾法官、有收紅包法官,還有當黨的打手迫害政敵的打手法官,難怪去年5月「2017台灣社會信任調查」顯示,司法官信任度倒數第二,只比記者好一點點。
司法改革時可以提出所有法界的問題與困難;再不改革即將上映「官逼民反」的大戲了。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相關新聞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