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台灣觀光業還在初階段

6733
出版時間:2018/02/12

交通部長賀陳旦上個月針對台灣觀光人次大幅下滑,回應說不該以人數為衡量標準,要看產值。他不知道只看產值正是觀光旅遊最受非議之處。
如果我們深入調查觀光業的政策和政治學後,會發現它像八爪章魚,觸手伸進生活的許多面向,包括海岸開發、環境破壞、雛妓、宗教遺跡管理、瀕危鳥類以及原住民的生存等。
從觀光旅遊的歷史可發現,人類的旅遊觀念不斷改變。強權第一次把觀光法治化是1925年,當時觀光被看成交通議題。1934年觀光變成宣傳或公共議題,聚焦於推廣旅遊的地點與方式。

環保與經濟難平衡

二戰後觀光提升至政府層次,各國都需旅遊機構協調。1960年代噴射客機時代來臨,使觀光業蓬勃發展,然後出現低票價和廉價班機;歐洲放寬護照限制,開始把觀光看成重要經濟引擎。
1967年聯合國高唱「觀光──通往和平的護照」的口號,賦予觀光更崇高的目標;開放國界,追求更理想的國際關係。觀光客人數也從二戰結束後的2500萬人次,快速飆高到1975年的2億2200萬人次。電腦普及後,訂位買票更方便,加以全球化的催動,現在旅遊觀光已成為家常便飯;而觀光業的整體經濟效應,將觀光產業定義為供應及消費:運輸、住宿、飲食和娛樂。2007年該產業對世界經濟貢獻了7兆美元,提供了2億5000萬個相關工作機會,超過所有的產業。
然而,在光鮮亮麗的觀光行程外,社會公益、生態環境、經濟流動、貧富不均等醜陋事實,也是銅板的另一面。由於觀光的產值極高,國家不能為了環保禁止觀光,這兩難其實來自環保與經濟發展的矛盾。現代國家已在兩者中求取平衡點,在生態吃緊的地方建立禁區,以保護生態區域免於觀光客破壞。

品質低劣回頭客少

台灣的觀光業缺少古蹟的元素,在新的文創產業方面還不成熟,顯得草率、淺薄和品質低端;景點住宿又特別昂貴,在在無法使觀光客有再回來的欲望。沒有回頭客,這產業靠一陣風,很難持久。
現在的國內外觀光客,已從第一階段──初次造訪的廟宇、宮殿、著名景點等畢業了,他們亟欲進入深度旅遊的境界,看美術館、展覽會、設計中心、音樂會、大學以及吃高端的美食等。台灣觀光業只能滿足初級旅遊,尚未進入深度旅遊的範疇,這將在不久未來陷入來客大減的困境。政府觀光部門應及早綢繆對策。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