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真相時代的仇恨政治與媒體責任(蔡蕙如)

更新時間: 2019/12/31 05:00

「知識份子、媒體,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周日總統辯論會上,這句對現場提問媒體的怒吼,展現了台灣仇恨政治與媒體生態的幾個困境。第一,長久以來媒體立場的對立、新聞自由與社會責任失衡是結構性因素。第二,政治人物激化仇恨情緒與對立語言的操作,在後真相時代下形成反真相的狀態。最後,閱聽人在假資訊與謠言四起的媒介使用中,如何對新聞資訊有明確的判準。
回到歷史脈絡,媒體立場的對立、新聞自由與社會責任失衡的發展,源自媒體產業市場的不均衡╱不自由發展。從戒嚴時期黨國機器控制老三台,扶植兩大報的時代,壟斷台灣媒體市場數十載,然而人民渴求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的過程,在戒嚴後迅速地開放媒體市場,看似自由市場會帶來新聞自由,但其實加深政治言論的激化與對立,更不用說90年代以來有線電視頻道混亂惡鬥,各黨派政商利益掛鉤,一方面嚴重影響台灣發展完善公共媒體體制的時機;另一方面黨國資本的媒體所有權(三中黨權),也在此過程中被輕易脫手轉賣。
除了媒體所有權所可能影響的媒體言論表現,主流媒體也有腥羶色與八卦新聞報導,和政治與商品置入性行銷等問題。然而這些媒體問題與現象,在民主社會體制下,透過法律規範與公民社會、傳播學者與NGO組織的監督與推動,促成了一系列的改革與合作,這是台灣民主社會與新聞媒體發展的荊棘路,無論是學界或媒體界或民間團體,對於媒體之於社會的責任與期待,是持續不斷溝通與互動的過程。有鑑於2004年總統大選電視媒體開票灌票所造成的社會動盪與對立,上周才有民間團體召開記者會呼籲主流媒體應對於本次總統大選開票過程遵守規範,這是民主社會大眾媒體,持續被監督與自律的動態關係。

錯誤資訊誤導視聽

理性對話促成進步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