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運人士葉寶琳:誰葬送香港執法者的尊嚴

出版時間:2019/08/26 00:01

葉寶琳/香港社運人士

在整場反送中運動,警隊作法為人詬病:在運動初期,警員已常被批評不佩戴委任證、以水平角度向群眾射發催淚彈等問題,但警隊今天依然故我。

7月21日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令市民對警隊信任破產。8月11日,在連綿各區的快閃示威中,更出現布袋彈射中少女眼、太古站近距離射擊群眾、警察假扮示威者作出拘捕、在葵芳地鐵站內射催淚彈等事件……那天的香港猶如戰場。

中國國務院港澳辦和特首林鄭月娥多次發言表示支持警察工作,固然令警察濫權行為變本加厲,但筆者相信更深層次是警隊內部文化的問題。

在執行職務時,由上而下的指令不可能促成普遍性的濫權,即使上司叫前線警員用警棍,往頭部大力打還是往四肢輕打;上司指示放催淚彈,前線警員是向人群中間發射,還是向空曠的地方擲,相信也可以憑自己良心行事,可是我們見到的是普遍地濫權的情況,明顯地,這不是個別警員的情況,整個警隊文化令成員內聚,變成自己都認同了這文化。

是有什麼推力讓警隊面對這麼多批評依然故我呢?如果我們相信警察都是普通人,會有好有壞有良知,警隊內部可有任何張力?

當討論警隊文化,筆者想到在雨傘運動後的2015年,透過一份雜誌的邀請,和一位現役警員對話,他說到警察要把自己的political self(政治自我)放下,讓professional self(專業自我)上場,而professional self非是人權,也非是公平,而是紀律部隊必須執行上司指派的任務,他說「In the time of war, law is silent.(在戰時,法律是沉默的。)」

即使警員是在武器和法例保護下,他也對警察濫權特別包容,他指警察常被罵黑警,情緒難免失控。警隊文化就是要求所有成員單一化,「即或警察內部有不同意的,但作為紀律部隊,必須要同一陣線同一口徑,不能自己畫一條線。」時至今日,一言堂情況更嚴重,下班後的警員並不容許有個人意見,同袍間都會互相監察,甚至「起底」,令他們不論工作時或在網上,都不敢發表對社會事年的看法。

要在警隊內部了解他們的矛盾實在不容易,不過透過警察家屬或可略知一二。7月21日元朗恐襲事件後,有一群警察家屬組成「警員親屬連線」,並於昨(25)日下午舉行集會。筆者曾訪問其中成員,她說警隊有幾個根深的價值觀,第一是他們相信所有警員是在執行法律,拘捕「犯法」的示威者是天公地道的,而執行上級命令更是金科玉律,甚至比遵守《警察通例》、不濫權的原則更重要。

當然,逾3萬人的警隊,不會全部一模一樣的,當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就元朗事件向市民致歉時,會有警察在網上發表「張建宗不代表我」,但也會有對自己成為政治工具感到無奈的警員。這位警員家屬提到,示威者常用到一句「前線在受氣,高層嘆冷氣」挺能反映前線警員的心聲,警員即使不會同情示威者,但都同意政治事件應政治解決,希望特首盡快解決事件。

事實上,不要說是處理示威活動有困難,今天的警員連執行一般任務都受市民挑戰,簡單如街上對路人查身分證,警員也不時會被要求出示委任證。警隊不幸地已成政治工具,高層也樂於濫發催淚彈、濫捕示威者,也每天進行記者會,轉移社會對政府的壓力,葬送執法者的尊嚴與公義。

市民對警察已沒有信任,甚至有市民提出組成自衛隊。特首林鄭月娥說要建立對話平台,我想,第一步必然是重建警隊,追究警隊濫權責任。

在不公不義、不平不等,沒有公義(Justice)的社會,又何來和平(Peace)?港人怎能和諧共處?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