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專欄:「金融詛咒」蠢蠢欲動

出版時間:2019/08/19 00:03

吳惠林/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進入21世紀之後,貧富懸殊惡化的速度加快。勞資對立、庶民vs.權貴的階級鬥爭更成為政客們在選舉時最好用的訴求,而期待強而有力的政府主持公道,利用政策工具來消弭這種現象,就是最標準的答案。不過,這可能是治絲益棼、甚至是通往地獄之路的「飲鴆止渴」做法,因為疹斷錯誤、抓錯了藥。那麼,癥結究竟在哪呢?

其實,早在「五鬼搬運法」這一名詞出現時,就已抓到了病根,那是已故的蔣碩傑院士在1982年7月18至20日,於《中央日報》發表的「紓解工商業困境及恢復景氣途徑之商榷」一文中提出的,蔣先生是這樣寫的:「假使有人既不從事生產或服務,又不肯以適當的代價向人告貸,而私自製造一批貨幣,拿到市場上來購買商品。就等於憑空將別人的生產成果攫奪一份去了一樣。這不和竊盜行為一樣嗎?而這種竊盜行為是神秘而不露痕跡的。它能不啟人門戶,不破人箱籠,而叫人失去財物。吾人不妨戲稱之為『五鬼搬運法』。」

蔣先生又說:「但如果銀行擅自增製新貨幣(此處新貨幣並不單指鈔票、硬幣而言,應包括銀行活期支票存款在內)以之貸放借款人的話,那就等於銀行幫助借款人施展『五鬼搬運法』去搬運別人財物來供他們使用。」

蔣先生更直白的說,「五鬼搬運法就是金融赤字」,就是金融機構以各種方式將錢搬給少數有權勢者。金融機構原本該扮演「金融中介」角色,也就是右手接受民間的存款,左手再將這些存款貸放給從事「實質生產」的業者,而且要盡心盡力找到既有誠信又有能力,亦即生產力高的業者。

不過,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的教訓,並沒讓金融業走回正軌,且在衍生性金融繼續創新下,金融業掌控的權力更大。《時代》專欄作家拉娜福洛荷(Rana Foroohar)在2016年出版的《大掠奪》(Makers and Takers)書中告訴我們,金融業掌控的權力大到不成比例,它代表7%的經濟產值,但拿走了大約25%的企業獲利,而且只創造4%的工作,但它塑造政府官員、監管機構、執行長,甚至很多消費者的想法和心態的能力更為強大。金融業已經成為經濟成長的阻力,而不是催化劑。

今天,在美國,是金融家在對企業發號施令,在金融市場創造財富已變成目的,而非把金融市場當成工具,以達成共享經濟繁榮的目的。金融思維已在美國企業根深柢固,即使最大和最有前景的公司也開始運作得像銀行。金融體系已無法對實體經濟發揮作用,只對其本身產生功用。這是一種經濟疾病,以「金融化」(financialization)這個名詞來稱呼,意謂著華爾街和它的思維,已滲透到各行各業。這種非常重視短期又高風險的想法,在2008年幾乎翻覆了全球經濟,現在還拉大了貧富差距,阻礙了經濟成長。

「金融化」現象只在美國發生嗎?當然不是,它已成為另一種「全球化」。英國作家尼可拉斯謝森(Nicholas Shaxson)在2018年10月出版的這本《金融詛咒》(The finance curse:How global finance is making us all poor)告訴我們,1970年代正式浮上檯面的「金融化現象」,如今已緩慢、安靜地不知不覺影響了你我,它經由金融、保險、房地產這三大火紅產業,在規模與權力上的大幅擴張。

在金融化時代,金融不再擔當傳統上服務社會並創造財富的角色,轉而從經濟體其他地方榨取財富,不但利潤更高,金融業也因而獲得龐大的政治權力、設定法令規章,甚至形塑整個社會以滿足自身需求。結果就是經濟成長放緩、貧富差距擴大、市場缺乏效率、公共服務受創、貪腐更嚴重,其他經濟部門被掏空、民主和社會整體受害,「金融詛咒」就出現了。

台灣是否也陷入「金融詛咒」黑洞?或該如何防範、化解?讀這本書或會讓我們清楚、明白。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吳惠林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