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人員心聲:國安積弊 不在個人在結構

出版時間:2019/07/24 00:05

江光易/國家情報工作人員

幾個月前,我針對國安局積習弊病寫了《情蒐變調是時候改革國安局了》一文,因當時尚無重大醜聞被揭露,高層對此不甚重視,也不足為奇;幾個月後,國安局真的出事了,連局長都跟著下台,不得不再次談談國安局要如何斷尾求生。

在我看來,本起走私香菸事件,問題不在特定個人,而在整體結構。什麼是國安局的結構?最核心的,是佔大多數的軍人,外圍是少量警政體系出身者,以及極少量文官考試晉用者。

而在軍人階層中,又有來自各軍種不同的勢力,同一系統(如政戰、憲兵等)內,在期別倫理下,後進者對於資深者的行為不敢過問,造成了弊端易滋;不同系統間,就算談不上壁壘分明,至少也是門戶有別,造成了檢舉橫生。而這些人通常是在軍旅生涯的中途,才出於各種原因調任國安局,欠缺對整體的認同感,更重視個人或小團體利益。 

這樣的人員選拔制度,在冷戰時期,尚可運作得當,放在今時今日,便顯得格格不入。冷戰時期,國際關係的主軸及各別國家首要關心的議題,是戰爭與衝突,國家安全等同於軍事安全,由軍人主導國安局,適得其所。然而在後冷戰時期,安全的內涵發生極大質變,無論是氣候變遷、環境保護、人口老化等議題,都可能影響國家發展,繼續由軍人主導一切,就顯得外行。 

對此,國安局的對策是:將不熟悉的領域,交由海巡署、移民署、調查局等單位分工,自己負責統合協調,扮演起「發包中心」的角色。於是乎,這些位居國安體系頂端的軍人們,挾預算分配權以令各單位,平常的重責大任是與各單位開會(交際應酬?)以便工作分派,本身則因20年的任職年限轉眼即至,無心也毋須持續精進,反正位居高位者,還可轉任退輔機構;身懷絕藝的特勤人員,仍可續任私人保鑣;就算一般人員,也可月退領到死。 

要扭轉這種態勢,或可從兩方面下手:延長現職人員退休年限、人員晉用管道多元化。國防部設定久任同職無法升等必須退休的規定,係為維持部隊戰力,然而國安局負責的情報工作,與一般軍人畢竟不同,年限上有調整空間,否則試想:一位在部隊待了10年轉任國安局者,再過10年便可退休,這段期間自會以謀後路為主要考量。

多元化的用人渠道,可發揮鯰魚效應,一則讓軍人感受到競爭,另則在封閉體系注入新血,打破既有山頭,建構國安人員的整體意識。

要在守舊的軍事、情報機關打破窠臼並不容易,但如果連國防部在「洪仲丘案」後都能戮力改革,國安局實沒有理由繼續沉睡。期待本次局長的請辭,不止是為了止血,更是一次全新的自我審視。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