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香港白衣人血洗元朗】中大葉國豪:解讀中聯辦衝擊——反送中3轉折點

出版時間:2019/07/23 00:01

葉國豪/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客席講師

民間人權陣線(民陣)在7月21日發起針對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第六次遊行,據主辦單位稱共有43萬市民參與。稍後卻發生群眾包圍西環中聯辦的衝突事件,示威者以噴漆塗污中國國徽與中聯辦門牌和外牆(如「中共亂港」等字句),警察在夜間施放多輪催淚彈驅散,示威者似流水,催淚彈發射就後退散去,隨後又迅速重整集合,部分手持鐵棍與自製防具並丟擲雨傘等雜物回擊,更有人拆下路牌與街道欄杆作為路障以抵擋清場,警察繼「612」金鐘鎮壓後再次開槍,這次衝突影響深遠值得重視。

自6月9日百萬人遊行以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抗爭經歷了大大小小多次示威與衝突,有認為是「自由之夏」,亦有認為是「6月騷動」。然而在時序上卻可以分為三個轉折點:首先是「612」金鐘鎮壓中,警方共發射150枚催淚彈並首次射擊橡膠子彈,最後至少造成72人受傷,政府初期定性事件為公然有組織暴動(後來否認)。

其次是「71」遊行後進佔立法會的事件,示威者在與警察完全沒有正面衝突的情況下佔據立法會約3個小時後自行撤出,特區政府刻意營造示威者「破壞民主與法治」的負面形象,顯然企圖爭奪民意的支持。然而民意在「71」遊行後並沒有清晰的逆轉,大多數市民與主流傳媒仍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與「撤回」修例;現在「721」中聯辦衝突被特區政府批評是公然挑戰國家主權與「一國兩制」的底線的行動,示威者劍指在特區政府背後的北京,這毋寧是一場遲早要來的對抗。

早在「71」遊行前筆者即非常擔心示威者會第三次包圍灣仔的警察總部,或是衝擊中聯辦,一方面香港的警民關係已經臨近崩潰,對警隊滿意度跌至4年新低,也是所有紀律部隊中最低的;另一方面,自2010年以來「71」遊行後,示威遊行包圍衝擊中聯辦的事件並不罕見,早前市民有意地沒有將焦點指向此次修法的幕後支持者北京,降低了對抗的風險。

然而7月20日建制派動員10多萬人參與「守護香港」大集會,警方更在香港民族陣線處檢獲烈性炸藥與懷疑燃燒彈,無疑地升高了對抗與緊張的氣氛。筆者不確定是次衝擊中聯辦的考量為何?是不是有計劃的衝擊?

示威遊行中當然存在「鬼」(故意惹起事端者),但是我相信確實有年輕一代認為在北京治理下是絕無出路的,可以確定的是此行動在示威者內部曾存在質疑與爭議,擔心給予北京介入的藉口,失去國際的支持,而示威者顯然已經失去耐心,忍受不了政府官員無能推搪、無人問責的荒謬現象;再次開槍則更強化了示威者眼中香港警察成為保護北京政權的代理人印象。

同樣值得關注的是「721」深夜,有疑似黑社會與鄉事勢力人士身著白衣、手繫紅布條為記,持藤條與鐵管衝進新界西的元朗地鐵站等地無差別的追打路人(特別是身著黑衣可能參加完遊行的人士),造成最少45位市民受傷,警方經報案於兇徒散去後才慢慢來到,甚至目睹暴力而不制止,最後竟然未拘捕任何人。

整個情況血腥而荒謬如同恐怖襲擊,有指這是「警黑合作」,特區政府藉由黑社會恫嚇遊行市民,或刻意製造民眾內鬥,事件已經引發極大民怨,非常有可能成為下一波圍堵或衝突的導火線。

「721」中聯辦衝突凸顯整個香港的政治體制存在結構性的缺陷,北京主權下的香港難以做到真正的問責政治。事實上中聯辦自5月11日以來多次的介入與動員,亦激化了香港社會內部的對抗,其針對民情民意的掌握與分析顯然與現實存有相當落差。

衝突勢必會激起北京更大的反彈,在姿態上中聯辦與港澳辦已經表示嚴厲譴責,隨著示威者行動的進一步激化,整個反《逃犯條例》修訂的對抗將會進一步上升;然而在治港思維與布局上,可以預期特首林鄭月娥仍不會下台(就算想辭也辭不了)、解放軍駐港部隊將保持高度警戒但不會出動,由於考量商界利益與地區民意反對,香港應該不會採取局部甚或全部戒嚴,中港關係的深層次不信任將進一步惡化。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