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香港白衣人血洗元朗】理大蕭裕均:城管化未來——試管式催生親中組織

出版時間:2019/07/23 00:00

蕭裕均/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

7月21日,香港經歷了驚心動魄的一夜。這邊廂,在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遊行後,港警在中環再次向示威者發射多枚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另邊廂,晚上11時許,在元朗西鐵站,上百名身穿白衣、手持木棍的人士在車站大堂、月台和車廂內追打和圍毆巿民、記者和立法會議員。這兩件差不多同時間發生的事件,在多間香港媒體網上直播報導下,香港巿民和國際社會很難避免會聯想港府和警方正全方位與香港地區黑勢力溝通和合作,反擊過去兩個月來的「反送中運動」。其實,香港社會運動的走向、公民社會的發展,或多或少也能從昨晚事件中略窺一二。

港府與地區黑勢力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已不是第一天被香港巿民所知道。昨晚在元朗西鐵站內港警和白衣人士像拍戲般「前後腳」出現,及之後港警以「負責刑事的警員並沒有見到有人手持攻擊性武器」為由,而沒有拘捕任何白衫人士,便更令人深信當中是經過精心策劃的。然而,雖然這樣的警黑合作已夠令香港巿民心寒,但正所謂更壞還未出現。

大家都知道,現在指揮著香港政府處理反送中運動的,已不再是林鄭月娥和她的團隊,而是背後的北京政府。過去兩個月來不同的撐警和撐政府集會,藉中共在港的親中網絡進行動員便可見一斑。這次元朗的事件,除了要在短期內對過去半個月在上水、沙田等區的地區示威以陣地戰形式進行反擊外,亦或多或少顯示了中共對香港未來長遠地區治理的手段的一些端倪。

雖然有人認為中共未來會以管治新疆的手法來管治香港,但這種手法的機會不高。一方面成本十分高昂,而且在香港這國際大都會上施行必然會有強烈的本地和國際反彈。另一個更有可能的手法,相信是現時大陸大部分城巿的治理模式,即以公安和城管的緊密合作和對巿民的網格式監控作為主要的維穩手段。假若中共能把這套治理模式移植到香港,並輔以科技手段(如人臉辨識)和社會信用系統,便能更有效地制度化和細密地監控中共視為「異見份子」的行動。而要使這模式有效實施,中共便需要香港各區不同的黑勢力和鄉紳的支持。

另一方面,由於現時發動大型反政府運動的骨幹成員均來自香港公民社會中不同大小的非政府團體。不難想像,監控(或操控)香港的非政府團體亦相信是中共的未來一大方向。然而,由於香港自1960年代由居民運動發展出來的公民社會都有很大的自主空間。而且,香港一些專業界別(如社工)亦和內地的不同,承傳著很強的批判價值觀。如果中共要硬把現時在內地操控社工組織的手法——即要社工組織進行「黨建」和改名換姓統一為「黨群服務中心」,以及要求所有社工組織內建立中共黨支部,換來的肯定是香港公民社會更大的反抗。

然而,中共現時最得力的便正是由香港殖民地年代發展並持之有效的各種「中央系統」。雖然中共並不能短期內對香港的非政府團體進行「黨建」,但卻可以利用現時香港政府向不同團體發放資助的系統,陰乾「異見團體」,並同時「試管式」的直接催生親中共和親政府團體,從而根本上改變香港公民社會的組成。

此外,自幾年前的雨傘運動開始,中共亦把香港的高等教育界視為「勾結外國勢力」以及鼓動群眾催生反政府運動的溫床。一些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學者均被中共和親中陣營視為眼中釘。除現時明目張膽地把香港學者和學生以不同罪名關進監獄外,中共未來很大機會利用現時港府向公立和私立大學的撥款和研究資助機制,以不同的藉口阻礙不受中共歡迎的研究題目(例如香港社運研究、港府民望調查、內地的維穩研究等)和課程的展開。果真如此,情況就如同現時內地的大學一樣,所有研究題目以及教學內容都需由大學校內的黨支部審查才可展開。

其實,由於「中國」在香港學界的研究題目上佔很大比例,很多香港的大學和內地的大學都有不同形式的研究和教學合作。現時香港學者要在內地進行研究,便一定要在內地「落戶」到內地的合作夥伴,並要把研究提案和內容交給該大學的黨支部審查方可展開。故此,很大程度上內地的一套系統已經逐漸改變著香港已有的系統。

現時,我們雖然很難確定北京當局會什麼時候和香港政府聯手,把現時內地一套的治理模式在香港全盤展開,但依仗地區勢力、改變現時香港公民社會,以及限制學術自由必定是大方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