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佳和:警察國家?台港集遊的危險市民

出版時間:2019/07/21 00:00

林佳和/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義大利哲學家阿岡本(Giorgio Agamben),談到當代政治:政治核心之謎,不在主權,而在政府,不在上帝,而在天使,不在君主,而在部長,不在法律,而在警察。戰後耳熟能詳的「免於恐懼的自由」,人民強烈企求「安全」,恐怖主義攻擊威脅自是首當其衝。這是一個國家理論「安全國」時代,警察,順勢成為主角,只是沒有料到,集會遊行群眾,竟成為政府眼中危險的市民(Dangerous Citizens)。

看看香港反送中運動:6月16日《蘋果新聞網》報導,香港警方回應:「有嚴謹的武力使用守則,所使用的武力必定是為完成合法任務而須使用的最低武力。警務人員在使用武力前,會在情況許可下向對方發出警告,示意將使用武力;並會在實際可行的情況下,讓有關人士有機會遵守警方的指令。」很好,標準的警察法職權發動原則,合法性、便宜性、危害評估預測、比例原則。

實踐呢?7月17日香港「社工復興運動」成員曾醒祥,在《蘋果日報》「蘋論陣線」投書提到:「警方驅趕馬路示威者時,卻是拿著胡椒噴霧瘋狂噴射。在我身邊一個中年人倒下了,他和我一樣是眼睛中椒,需要立即拿鹽水清洗。另外有兩名大哭的女學生,她們哭,除了是皮膚灼痛,還因為接受不了警察的瘋狂。」

香港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也說:「其中一場最荒謬的警方清場的行動,竟然是闖進沙田新城市廣場內,推進、搜捕、圍堵示威者,廣場裡大部分人士都是普通市民,他們大多是剛吃完飯、看完電影,經過廣場大堂時,就遇上警方粗暴的驅趕行動,在媒體所拍攝的一些照片當中,我們看見全副武裝的警員以警棍指向市民,有小孩被嚇呆、有老人家哭崩,一時間廣場變戰場,混亂得非筆墨所能形容。」(7月18日《蘋果日報》「蘋論陣線」)。

民權領袖金恩(Martin Luther King)指示抗議者說:「基於高度政治與倫理動機,刻意違反不正義不人道之法律,應屬正當,但行動者應符合下列標準:不使用暴力,願意對話,尊重對手,忍受刑罰。」這不意謂著,國家機器對和平抗議者施以法律制裁,就因而會感到困難或障礙。相反的,由警察以違法之名加以干預介入,不但所在多有,手段甚至越形激烈。社會抗議者,竟淪為「社會恐怖份子」,在號稱「全球警察國家」時代中,搭上國家與社會安全焦慮的列車,成為新的危險市民。

讓我們談談法律:警察法適用上,「判斷危害可能導致損害」預測,非常關鍵,要保護法益,阻止其他不利影響,重點在於認定可能產生的「損害」、「危害」。在判斷上,單純的干擾,一般預測不致有損害,對保護法益的影響不深,就不可以發動強度如此之高的香港警察干預。一般警察任務,都會描述「普遍的不侵擾義務」,如果集會遊行是人民享有的《憲法》權利,如和平集會,則在「合法行為、行使自由權,非為侵擾」要件,應排除危害防止法上的責任成立。

再者,在社會抗議中,侵擾者為多數時,警察有相當裁量,在合目的性裁量拘束下,如果採取「全部排除侵擾者或潛在侵擾者」,事前封阻進入一定處所與空間的通道,即有違法裁量之嫌。執法上大量出現的管束:拘束人身自由,限制行動,短時間的預防性限制與剝奪自由,其實都有問題。以集會遊行而言,重點在於具體情狀的預測,必須回到危害成立的判斷,單純「違反《集會遊行法》的意圖」,不足以合理化警察的管束干預,除非有更清楚的行為,更重要的,必須符合比例原則。

2014年太陽花學運「323佔領行政院」行動,警方強制驅離暴力濺血案,台北地方法院7月18日宣判。判決中說到:北市警局在驅離過程中,有少數員警因「情緒控管失當」或「殘留把人民當作敵人的威權思維」,違反比例原則使用暴力,以肢體或警械毆擊陳抗民眾,構成「不人道的處遇或懲罰」,違反《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警察職權行使法》、《警械使用條例》,應查明真相並究責。

姑不論對判決當時警察局長無罪的評價如何,至少這一段值得肯定:不是警察絕對不能處理群眾運動,而是必須依法行事,守住法治國原則立下之規則與界限,更不能基於政治之需求而任意逾越濫權,否則,強調秩序,只會通往最終的非民主;台灣與香港,兩相比照,焉能不慎矣。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