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潔平專欄:六月風暴,北京會如何回應?

出版時間:2019/07/20 00:04

張潔平/Matters項目發起人

初夏香港,史無前例的運動轟轟烈烈,已經很難用「反送中」來命名。有媒體稱之為「逆權運動」,有媒體稱之為「六月風暴」。和運動本身的無大台特性一樣,至今我們都無法像「佔中」「雨傘」「旺角」這樣,去命名這場運動。這一方面反映以一套論述去涵蓋這場運動的困難,一方面也說明,運動的邊界還未真正出現,令它爆發的多重原因,以及它難以預測的未來走向,令當下的人們很難單純用某個象徵物、某種精神、某個訴求、或者某個時空維度去描述它。

許多人都談過了,遍地開花的反抗,絕非來自單一的對《逃犯條例》的怒氣。《逃犯條例》只是一個催化劑,勾起了香港人心中對共產黨淵源已久、並在近年顯著加深的恐懼。考慮到香港是一個主要人口來自難民輸入的「逃犯城市」,這幾乎是香港之所以為香港的性格底色,也是主權移交的安排不得不以「一國兩制」的創新方案來進行的原因。恐懼之盒打開,一發不可收拾。儘管林鄭政府做了幾次「道歉」,並以「壽終正寢」來形容《逃犯條例》的修訂。

但無論林鄭也好,民間也好,都應該很清楚知道,這不是一個真實面對問題、有誠意重建信心的回應。無論林鄭也好,民間也好,也顯然知道,這樣的回應,形同傀儡的香港政府是無法給出的。球在北京腳下。而過去一個多月的僵持,可以看出,北京並未想好,球該在什麼時候,往哪個方向,踢下去。

北京治理香港的策略並非一成不變。在過去20年,經歷了幾次重大方向性的調整。1997回歸伊始,「不干預」是治港主旋律,那年代港官入京,北京的官員是迴避與港官見面的,在全世界都狐疑地看著一國兩制新政時,北京尤為嚴格地展演「井水不犯河水」的誠意。2003年爆發首次、也是50萬人上街的71大遊行,北京回應的方式除了開闢自由行扶持香港經濟、更換特首之外,也將治港策略由「不干預」轉向「有所為」──以港澳辦、中聯辦為核心的北京治港(澳)系統也在這一時期有了長足發展,在香港積極培植自己的力量,但並不顯山露水。

2012年之前,胡溫時代的北京政府,都還在這個以統一戰線為基本框架、以香港「繁榮穩定」為目標的策略下治港,包括2007年一度提出,讓香港在2017年可以實現普選特首,2020年實現普選行政長官。情勢改變是從2012年開始,那一年,習近平上台,中國政治趨向保守路徑,同時,回歸後世代在香港發起反對國民教育的運動,14歲的黃之鋒帶領中學生世代登上檯面,珍視本土價值的香港年輕一代對撞國族立場空前強硬的中國新元首,香港問題,很快脫離了「繁榮穩定」「統一戰線」的框架,提升到了「國家安全」「防止成為顛覆基地」的層次,北京治港策略也空前政治化了。

而後的雨傘運動、旺角事件、普選方案被拒、反對派政治力量被強勢清洗,對北京而言,都在這個框架裡去回應。在民間感受到的,無疑是政治氣旋越來越高壓,一國壓倒兩制,香港獨特的言論自由、司法獨立都受到強烈的威脅。一直到2019年的6月。六月風暴並未改變這一局面,但人們發現,北京並未向過去7年的慣常高壓方式來給予回擊。

抽離一點看國際大環境,最重要的變量應是中美貿易戰,在全球化的逆流裡中國遭到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性圍堵,這一局勢與5年前中國的國際環境截然不同,香港在其中的角色,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中國不能失去香港作為一盤僵局中的一眼活棋,就像過去幾十年中,數次中國被國際圍堵時香港所扮演的角色那樣;中國更不能允許香港在這時候成為西方勢力攻擊中國的把柄/前線。當牌桌變了,也就是重新洗牌的時刻。我想這是為什麼,香港局勢可以在當下僵持這麼久、甚至是進退都很難的原因。

對於尚未有清晰新策略的北京來說,眼下做的,無非是阻止局勢惡化,但又不能給予任何實質性讓步。所以條例不會「撤回」,只會「壽終正寢」──因為法案可以遭遇困難推不下去,但不能承認一開始是錯的。林鄭不會下台──如不少報章曝光的那樣,因為需要看住這個爛攤子。警隊也不會被獨立調查──對北京來說,警隊作為統治的基礎暴力機器,保住警隊,比保住林鄭更重要。

北京最終會怎樣回應,不得而知。歷史中的人們,只能牢牢相信,歷史是靠每一個人的努力去創造的。正如眼下這個時刻,當國際局勢變幻,牌桌重整,北京治港策略出現空窗期,香港自己的天花板,要靠今天的每一點不計得失的行動去撐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張潔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