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陳雪專欄:我的迷信史

出版時間:2019/07/19 00:11

陳雪/小說家

還記得2008年剛生病,那時還不知病名,只是中醫西醫到處求診,有一次在中醫診所等針灸時,隨手翻閱雜誌,看到星座運勢,赫然寫著雙子座要注意身體健康,可能會有關節肌肉等等問題,當時我感覺天啊這根本就是我的日記,從此迷上星座運勢,那時看的是網路版的蘇珊大嬸、周刊版的瑪法達,幾乎每周必追。

那時最怕的就是水逆時期,我還會仔細把水逆的時間寫在記事本上,蘇珊大嬸說什麼時期不宜簽約,什麼期間適合談判,瑪法達怎麼詮釋這一周的愛情運勢,我都記在心上,等著兌現。可偏偏水逆這一事無法預料,就曾經幾次碰上要簽比較複雜的出版合約時,明明很努力避過水逆期間,可是合同來來往往需要時間,怎麼閃避都閃不了,最後恰好就落在大師們說的不宜簽約期。

風靡星座運勢的日子維持了好一陣子,後來有過一段暢快的時光,逐漸也就忘了去查看,我赫然發現日子過得順遂時,甚麼風水、八字、塔羅牌、星座運勢都不會讓你煩心,人是在心有煩憂時才會尋求運勢與命理的幫助。

2015年因為身體檢查出了異常,有罹癌的陰影,等待檢查報告時,我突然又開始迷信,朋友介紹我去綁紅線,一條一千二,為求安心,一向小氣的我卻闊氣地綁了兩條,事後也覺得不可思議,手上綁著紅線去看報告,結果還是異常。接下來切片檢查,等待開刀,手術結果出爐結果是不幸中的大幸,也不知紅線到底有沒有幫助。

手術過後,因有長輩跟我說,你最好戴一些能量比較強的東西。那一陣子我就到處找啊,水晶、蜜蠟、檜木、玉鐲,還翻找出媽媽在我二十歲那年送我的玉質項鍊,手上頸上披披掛掛,就怕能量不夠似地。

但那一陣子倒是不愛看星座運勢了,感覺與其看運勢,不如消災解厄。

一切迷信的儀式,終於在2018年過後逐漸平靜了下來,身體每年定期檢查,每次過關都在心裡歡呼,又過了一劫。偶爾朋友傳來唐國師的星座運勢,我也會覺得媽呀這簡直是我的周記,感覺好神。碰上水逆期間,每個朋友都大呼倒楣,衰事不斷,我心中篤定,一切都是命,反正發生錯事,都有水逆來擋。有一回因為上瑜伽課把手上頸上的配飾都拿下來,覺得好輕鬆,也就沒再戴上了。

我逐漸感覺這一切迷信、儀式、預言,都像是心理治療,是一種溫柔地提醒與陪伴,信也好,不信也好,都可以調整,最重要的是,無論發生什麼事,幸與不幸,最後都還是要靠著自己堅強地走過去,不卑不亢,不盲目也不依賴,這些來自各方的訊息,最後還是要回到自己心裡去釐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陳雪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