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之專欄:警惕「國家」的幽靈!

出版時間:2019/07/18 00:05

杭之/政論家、國安會前副秘書長

國民黨總統初選的過程中,幾位參選人卯足了勁畫遠景,說自己才能帶台灣走向希望。選舉開漂亮的支票,正常。但是,支票是要兌現的,怎麼兌現,至少得交代一下。

兩張支票值得說一說。一張是「兒童從出生到6歲,國家幫你養」,另一張是65歲以上年長者國家養。分別由兩位競爭激烈的參選人提出。怎麼養?養到什麼程度?都沒講。財源規劃,也沒講。一位講大話已經跳了幾次票,一位說他很會經營,要設基金,錢不是問題,必要時不惜散盡家財,自己先墊。(倒沒說要不要還?)看得出來,至少在講這政見時,應是信口說說。

但這是嚴肅問題。像育兒、照顧高齡者等,都是這個激烈變遷的社會迫切要面對的問題(還有更多)。現實在逼問,當政的政府要怎麼應對?我們的社會安全制度足以應付嗎?人民對這種現實的不滿、無奈,形成一種不易覺察得出來的感覺。這無形的感覺正是民粹主義滋長的土壤。在這土壤上,如果有人撒下希望的種子,即使是空心的,人民也會歡呼。就像「發大財」,「國家幫你養」就是一種希望的承諾,即使知道那可能是空心的。這不就是《禮運大同篇》「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境界嗎?然而,這境界高則高矣,但現代意義之制度性的路徑方案在哪?

看一個關鍵性的概念,國家。「國家」(state)是一個多歧義的概念,它可以是國家主義意義下的權力體,也可以是一個資本主義體系下多元民主的組織結構。在國家主義意義下,集體主義的「人民公社」「集體農場」等是極端的形式。在這脈絡下,權力朝一元化集中,國家機器不同程度地支配著「社會」,「把工農商學兵合在一起,便於領導」。

「國家替你養」可能就是一個路徑,比如要經營基金以取得財源,國家資本主義的要素就會進來,那種情形下,資本體系、社會體系、政治 - 行政體系很容易一元化集中發展。

如果「國家」是指資本主義社會下多元民主的組織結構,國家機器、資本主義生產機制、黨派民主三者構成一個三角關係,經濟體系之資本積累(accumulation)與社會體系之正當性(legitimation)之間有著內在的矛盾,干預性的政治 - 行政體系必須調和這矛盾,尋求動態平衡。國家政策之形成的動力是調和積累與正當性的具體困難而決定的。

這就可以看到,在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中,具有運作可行性的方案,不只是「意念」的展開,而是一個複雜的政治過程形成的。以育兒、照顧高齡者,甚至更廣的範疇,18世紀,甚至更早,「國家有責任給全民提供安全的生活手段、飲食、合適的衣服和對健康無害的生活方式」這一類的主張就一直存在,除各種福利方案,甚至有主張無條件發放「全民基本收入」的。但這一類理想,往往不止於「意念」,而是秉持漸進主義原則,在複雜的系統中尋求有建設性的可行方案,甚至進入政治過程,尋求政治正當性的支持。

從很多歷史經驗看,民粹主義往往以「國家」「人民」為名,衝擊現有體制,但沒法提供可運作性的改革方案來尋求問題的解決。這種情形下,最方便的法門是:「國家來……」。「國家」的幽靈從來沒有遠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杭之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